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要赢你(第二更)
    除了那些嘴里细碎的,还有一些耳聪目明的,他们看了出来那名少年是有些真本事的,比如方才徒手握住了幽梦的魇血鞭;比如他方才御箭飞上了高台,而那一箭是他的力量所化;比如,他落下时,那高台纹丝不动,半点的倾斜或震颤都没有。

    要稳住那高台,且要在落脚时不令它晃动,不仅是稳扎身体和腿脚而已,还牵扯着精、气、神,呼吸会影响、心脏跳动的速度会影响、就连血液的流动也会有影响。

    有些学子脸色微变,这等稳固的基底,绝不是轻易练成的,那少年绝对不一般。

    “你是天武院的。”夕夜突然冲对面的男子说道。

    那男子冷哼一声,看向夕夜的神情满是蔑视,道:“哼,张狂!毛都没长齐的小畜生,也敢来此造次!”

    夕夜偏过脸来看了他两眼,忽然笑道:“啊呀,初次见面你就这般了解我呀,是的没错~我就是张狂~张狂是我的小名~”

    说完,他似逗弄宠物似的冲那人招招手,龇牙笑道:“来呀~来呀~我要赢你~”

    “哼,你有何资格与我比试?!”那男子却并不应夕夜的挑衅,在他看来,夕夜身上任何徽章也无,不过是个连三清墟的普通弟子都不是的杂碎罢了。

    “嗯嗯,你说得有道理。”夕夜闭着眼睛笑着点点头。

    俄尔他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那人,继续道:“我听说三清墟的考试规矩~例来都是以武试为主,文试为辅,根据综合成绩排榜,录取当届规定的名额数目,录满为止。是不是呀?”

    他挠了挠后脑勺,又道:“其中天武院,与天修院比较特殊,天武院尚武术,天修院尚法术,优秀者可以免考文试。是不是呀?”

    “年岁虽小,见识倒不少。”对面天武院的男子眯着的眼睛全是轻蔑之色。如他这般一试便过,免考文试的学子,有他骄傲的资格。

    “多谢夸奖~那我还知道~”夕夜指着对面的男子,一脸坏笑道,“赢了你,我就可以取代你的名额,至于你嘛~就要出局啦~那我是不是就有资格了呀?”

    “你!”气得那男子满脸涨得青紫。

    夕夜得逞,还不怀好意的往前凑了几步,在那男子跟前晃悠:“快夸我~快继续夸我嘛~哎呦~夸我嘛~”

    “无耻小儿!”那男子当即一拳打出,怎料夕夜一闪,瞬间灵巧的闪到了他的身后,那男子甚高甚壮,夕夜站直了头顶也不到他的背心高。

    但是夕夜不在意这种差距,他戳了戳男子的后背心,笑嘻嘻道:“你的脖子露出来咯,只要我一刀~”

    话没说完,那男子回身又是一拳打出!令在场所有顿时屏住了呼吸天武院的学子,虽然不擅长术法,可是他们的拳头之威武,其力道一拳可以锤穿一座巨山!然而那名少年竟敢与其贴身近战!怎叫人不心惊,并且,那一拳又被那少年轻易地躲过了,委实精彩!

    只见那男子一拳打出后,夕夜突然出现在他的臂下,伸出食指错了戳他的腰腹部,道:“唉呀,你的腹部露出来咯~只要我一刀~”

    呵啊!!

    那男子怒火中烧,忍无可忍!只听一声暴吼,便见他一把擒住了夕夜的肩膀,作势要将他撕裂!

    “夕夜!”林苏青与洛洛看得心惊肉跳,生怕他继续胡闹伤到了自己。

    显然,那男子遭遇了阻碍,任他咬牙切齿,屏气凝神满脸憋的紫红,双臂更是经脉暴露,可就是如何也撕不开夕夜。

    而这时,听见林苏青与洛洛的呼喊声的夕夜,忽然扭过头来冲他们作了一个无辜的鬼脸,急死人!气死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玩闹!

    “不许胡闹!”林苏青当即忍不住斥责他。

    “哦。”夕夜怪听林苏青的话,当即就收了鬼脸,谁知他随即便又扭回去,对着面前的男子龇着牙诡笑道:“嘻嘻不好意思哦,该我啦~”

    说时迟那时快,他登时一拳冲着那男子的肚腹打去!旋即如星火般撤到了那男子的身后,霎时那男子大喷鲜血,姿势却还保持着方才捉住夕夜两边肩膀的姿势!

    “那少年是谁?”

    底下顿时一片哗然,就连天武院的掌院先生孔戮也不禁怔住了,但与学子不同,他猜到了那是谁如此年幼,却有如此强大的修为,而且这一拳所爆发出来的力量……都不可能是后天修成的!

    紧接着,便见夕夜抬脚一脚踹在那魁梧壮硕的男子的……的屁股上?!众人看得一惊,就在大家惊怔之时,那男子竟被猛地一脚踹飞了圆台,直向台下跌去!

    呼啦!成群的观众似鸟惊鱼散般溃散,眼见着那男子即将跌到地面,谁也没有动意要去接住他!

    如此之高,掉下来恐怕不残也废了!

    咻!

    一道带着淡青色辉光的箭直射下来!

    四下当场震愕,怎想那少年如此狠毒,赢了比赛还要取那男子性命?!

    这时,天武院的掌院先生眉头一拧,正要出手去救,大家都在惊奇以飞箭的速度与那男子坠落的速度,孔戮先生究竟要先折箭,还是要先救人!如果救人,那箭就会射到孔戮先生身上,如果折箭,男子就会当场摔在地上!

    然而那飞箭仿佛通着灵性,刚见孔戮先生起势要出手,它便速度更快,快得看不见箭在何处!救人还是折箭?!大家屏住呼吸,看得是惊心动魄。

    仅仅一瞬间的犹豫,而那男子已经距离地面不足一丈距离!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那飞箭乍然出现在了那男子身下,意料之外,飞箭提速居然是为了托住了那名男子,全场一愣,这是唱哪出?

    但当大家都以为那飞箭要托着那名重伤的男子缓缓落地时,飞箭突然消失咚!男子从一丈高的距离摔到了地上。

    “怎么样~刺不刺激?开不开心?好不好玩呀?~”夕夜坐在圆台边缘,抱着膀子荡着双脚,乐不可支的看着底下一众人等,看着他们惊愣呆住的神情,他便笑得更加开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