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狗子的担忧
    他皱着眉头,因为自己形容不清楚方才的体验而生起了自己的气来。不过,虽然说不清楚说不明白,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块石碑有问题,并且那块石碑让他看见的一切都有问题。

    “唉呀我说不清楚,反正你别去就是!”

    林苏青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回答他:“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想表达的意思。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林苏青安然笑笑,算是给了夕夜一个安慰,“我去了。”

    “嗯……对了。”林苏青忽然又道,“你若实在担心,便仔细观察我的神色吧,倘若看见我双目失神,变得空洞晦暗,切记那时候一定要叫‘醒’我,可能因为你叫,我就回来了。”

    “嗯!”夕夜重重地点了一记头,宛如接下了天大的重任,因为他方才正是因为林苏青的呼唤,他才能及时从昏昏沉沉之中回过神来。

    林苏青多看了夕夜一眼,便重新撸起外罩的纱衣的袖子,伸手探向那块玄色石碑,动作缓缓地,在即将接触到石碑时,微微一顿,在中指的指尖刚传来那石碑的冰凉触感时,他猛地一收。

    我会看见什么……林苏青心道。

    罢了,迟早是要按下去的。他把心一横,按了下去。他闭上眼睛,将紧张的心跳平复下来,而后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缓缓的将自己的灵力注入进去。

    是的,现在的林苏青其实是有灵力的。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将自己的灵力外露。

    只可惜在夕夜的眼中,以及隔着环湖之外的洛洛的眼中,在林苏青将手按下去以后,那块石碑一点变化也没有。

    仿佛林苏青没有注入任何,仿佛他只是平常的按在上面,抑或是他用力了,只因为他的确没有灵力,所以石碑起不了变化。

    与此同时,隐匿在环湖之中的一朵睡莲上的狗子,也在悄悄的观察着。它悄然地冒出一双眼睛正锁定着广场之上三清墟正殿之前,那块玄色石碑边上的林苏青。

    就在林苏青按上那块石碑,注入力量之后,它当场就震惊了!

    我的亲娘诶,不会吧?

    可、可可可可是这回是它亲眼所见啊!

    “原来……林苏青他是……”

    它原以为只是天命判林苏青一个祸患的宿命,哪里料想苏青居然是他……那可真的会是祸患了……

    狗子惊愕得浑身都僵了,连舌头都僵了,这件事实在太大,大得它实在太难以置信!

    难道……难道当年的一切都不过是主上布下的一个局?那主上现在正布下的又是什么局?

    原来……原来白泽神尊反复唠叨的主上曾欠他一个恩情……是真的欠?那不问世事的白泽神尊现在不是在与主上一起布这个新局吗?

    不会吧……当真要如此吗……

    那主上为何不告诉我?狗子既惊愕又怨忿,可转念一想……难道主上着我一直跟着林苏青,就是让我自己发现林苏青的真实身份?

    唔……对!应当就是为了让我自己发现吧……毕竟……毕竟这是谁也不能说、谁也不能提的事……

    狗子望了望天上,想着——千里眼与顺风耳应该没这本事发现吧?

    “罢了罢了!若是被巡逻的三只眼发现了林苏青的秘密,那怕是又要闹上一通了。”

    接着它爪爪一抬,在林苏青与那石碑之上罩下去一道法阵。

    而后心中无奈道:“原本不想被三清墟的那些老家伙发现我来了的,林苏青这蠢蛋,你欠着本大人你知不知道!”

    在场所有,除了狗子,以及三清墟的那些尊者们,怕是谁也没有看出林苏青的灵力。

    然而看出了林苏青灵力的,八成已然猜出了林苏青的身份。

    今下,知晓林苏青身份的越来越多了,狗子实在想不明白,主上究竟要布一个怎样的局。

    若是想保护林苏青,一辈子不让他出丹穴山不就好了吗?这样将他放在天帝的眼皮子底下,不就等于随时在他的脖子上架着一把铡刀吗……

    何况……还突然冒出个夕夜……

    就是不确定妖界的祈帝有没有知道些什么……不!

    狗子浑身一震,它这才明白过来,赟王临走前撂的那句话的意思!

    那……那也就是说……妖界的祈帝和赟王也知道了?!!

    那么……那么魔界会不会也已经知道了?

    魔界如果也知道的话……

    狗子冷不丁的一颤,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它是越想越糊涂了。

    “主上啊主上,您到底要做什么呀!”

    急得它欲哭无泪,只能连忙在心中嘀咕:“山苍子啊山苍子,我追风凭生没求过谁,就求你捉恶鬼的动作能快一点啊,你他大爷的千万别成天沉迷于女鬼和仙女呀,眉来眼去卿卿我我要不得!你可千万要快一点把那些恶鬼捉尽,帮我恢复正身啊!山苍子,你他大爷的可千万别耽误了,真真是要大事不好了……”

    狗子恨不得立刻起来拜一拜了。

    怎的今日才让它知道根底,若是能早一些知道,它一定提前去偷了山苍子的所有宝贝,威胁他尽快将那些恶鬼捉干净。

    狗子这厢心情复杂得厉害,既震惊,又慌乱,还担心,且焦灼。一身火气冒上来,将环湖的水烫得沸腾,湖水烫开了直翻滚。

    而在石碑前的林苏青,却依然心如镜湖,波澜不惊,缓缓的、轻轻的往那块玄色的石碑内注入自己灵力,似涓涓细流,无声无息。

    在一旁守着的夕夜,满心疑惑,道:“小青青,你倒是往里注啊。”又不敢太催促,说了一嘴便只是一头雾水的看着。

    之所以很难看出林苏青的灵力,是因为他的灵力无色无形无状。如水多端,在圆则圆,在方则方。是以百态存于百态,并以百态顺应百态。因此他的灵力极难被注意,更极难被发现。

    这原本是白泽神尊所独有的灵力。

    但是后来,因为那件事,还有一位可能也具备有这样的能力。那就是当年被白泽神尊与天之四灵四位神尊齐力下过封印的那一位……

    倘若,林苏青当真是……那么,他的灵力与白泽神尊相似也就不奇怪了,因为如果当年之事当真是主上布的局……既然主上现在要保下林苏青,那白泽神尊亲自教授林苏青便也不奇怪了。

    而假使林苏青当真是的话,由于他体内承应着五方不同的灵力,想学其一,当然可以达成。

    难怪消失了成百上千年的白泽神尊突然冒出来要主动帮扶林苏青;难怪林苏青从昆仑山的典藏楼出来以后,便如同换个了个人似的;难怪他会幻术……

    狗子讶然,林苏青身上到底还有着多少它不知道的事情?!

    难道……难道当年预测之事,果真要发生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