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心魔(第一更)
    可是,当年所有的决定都是扼杀,连主上也亲自参与了其中,而今下,却显然不同于当年,这更像是……更像是主上要故意挑出来。可主上为何要故意挑出来?当真要再来一次仙魔大战吗?但,但很有可能林苏青会成为那个“魔”啊!

    狗子甩了甩毛绒脑袋,强迫着自己不要再去胡思乱想。一切既然是主上的局,那它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于是它干脆显身,跳上了广场,直奔林苏青那边而去。

    “咦?狗子?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夕夜一眼便看见了狗子。

    狗子横了他一眼,疾言厉色道:“别废话,盯紧林苏青,千万要盯紧了!”

    夕夜错愕,旋即大惊道:“你知道这里头的玄机?”

    “废话,这试魔石还是本大人当年亲手搬来的呢,你说呢?!”狗子斜了他一眼,懒得多搭理。

    狗子个矮,可夕夜有许多疑问要询它,便不计干戈,当即蹲下来连连发问道:“试魔石?大家不是都谈魔色变吗?怎的三清墟还主动以‘魔’字题名?三清墟为何会与‘魔’扯上关系?”

    “这不是与魔扯关系,这是用来测试你们的心魔的法器。”狗子瞟了他一眼,之后眼神再也没有离开过林苏青。

    “心魔……?”夕夜喃喃的重复,如坐云雾,“心魔……”

    “如果有心魔、或是有无从化解的执念,这块石头便会以你的灵力的强度为依据,倘来测试者的灵力很强,但是有心魔有执念的话,恐怕今后将会因执念而成为祸患,那么,这块石头,也是法器,便会令该测试者在不知不觉里魂飞魄散。”

    狗子舔了舔鼻子,补充道:“其次就是用以预防有魔族蒙混入考三清墟。魔族特性使然,或多或少都有些执念和心魔,一测便知。”

    “魂飞魄散……”

    “嗯啊,不过在现实里就跟睡沉了似的,留有呼吸,但只是一块死肉,再也醒不来了。”

    夕夜想了想,登时暴跳如雷:“他大爷的!”

    远处的洛洛闻之太阳穴一跳,少主这是……几时学去了追风神君的粗话了……

    “三清墟这帮老贼居然想要了我的命!”夕夜一嗓门儿咆得惊天响。

    震得狗子耳朵眼儿疼,它拧着脸呵道:“你嚷什么嚷!心魔是你的,也是你自己要来试的,谁也没逼着你,死了也算你自己作的。与三清墟老贼,哦不,与三清墟的尊者们何干!”

    夕夜愤愤不平,还要继续发作,却在晃眼之间,他察觉此时的狗子与平日有大不同。

    他连忙又蹲下去问道:“你今日看起为何如此紧张?你的毛都炸起来了。”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叫你看着林苏青你看着就是了,你别忘了你俩可是约过死了也要拉着对方垫背的!”同生共死的凛然大义,被它一句话说成了巨奸大猾居心叵测。

    随即夕夜一诧:“难道小青青有心魔?”

    “不然呢?他的心魔可了不得。”狗子没好气的翻了他一记白眼。

    “啊?点火都懒得多添一根柴的小青青居然有心魔?”夕夜一愣,兀自一琢磨,登时若茅塞顿开,“哦!我知道了!”

    他一个猛子站起来,一拳锤在自己的另一只手的掌心,若恍然大悟道:“难怪那帮老贼会给小青青特例,他大爷的!居然还想要了小青青的命?!”

    旋即他又狐疑:“嗯……不对呀,要我的命倒是情有可原、有理可循,他们要小青青的命作甚?

    “诶追风大人。”他复而蹲下去,每逢有求之时就变得十分恭敬,他小心翼翼地问向狗子,“追风大人,三清墟为何想要小青青的命?”

    夕夜的问题实在太多了,狗子现在哪有闲心思与他磨牙,遂拧着豆子眉头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怕不是三清墟要他的命。”

    “那是谁?”

    “谁打的招呼就是谁。”

    “谁打的招呼?是谁?我认识吗?我听说过不?是不是很厉害的……”

    “唉你能不能闭嘴!!!”

    狗子勃然大怒,露出两排尖牙和牙花子肉,吓得夕夜登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咬着指尖噤了声。刚刚那一口牙还挺可怖的……

    看着眼前的林苏青,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狗子的心中万分焦灼:“林苏青,这个选择你可一定要想清楚啊。”

    夕夜也循着看去,他不知林苏青有着怎样的心魔,但他知道那块石头里的世界很危险,不禁也揪紧了心。

    ……

    然而,林苏青到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

    当他往玄色的石碑里缓缓注入灵力时,不知何时,他突然失去了意识,随即像是猛地睡醒,乍然一睁眼,却在睁开的刹那,背后仿佛有谁推了他一把,他当场失去重心往前一跌,好在及时控制住平衡,只踉跄了几步,而没有真的跌下去。

    当站定时,把脚踩实后,他看见脚尖踩到了一点水,抬头一看原来,自己正立在一片偌大的湖泊边上。

    回过头,身后除了空旷无垠的绿草地,和远在天边的层峦迭嶂,便什么也没有,连只脚印也没有。

    他心有疑虑,猜想着,大约是入了那块玄色石碑的幻境吧。便暂时放下忐忑,复而转身重心看向面前的湖泊,想从中寻找出蛛丝马迹,好提前破了这幻境。

    湖水蓝幽幽的,看不见前方的尽头,没有风,所以静得像一面镜子。他后退了一些,站在了山丘上,从高出往湖泊上看去,湖水依然不见风波,安静的倒影着丽日晴空,蓝天白云,还有周围的远山近树。

    他沿着湖边往前走了走,看见湖边停泊着一艘破旧的小船。一半停泊在水里,一半停靠在岸上。

    小船的桅杆倒下了,折成了两半,一半立在船上,一半插在湖水中。

    水中的那一半桅杆,被头发一样的丝丝缕缕的水草缠绕着,有密集的苔藓顺着杆子一路爬到了船,还生了长长的野草,冒着一簇簇腐菌。

    船桨也断了,折在岸边的草地上,已经腐朽,仿佛风一吹就要飞扬成灰。

    这里很陌生,他确定自己从来也没有来过。不过,这里却令他紧张不起来,并且很喜欢。

    水天共一线的湖泊使他感到心旷神怡,一派平静的原野令他分外的安详。这里的静谧,令他尤为清静。如若当真有与世隔绝的地方,那么他认为这里应该就是了。

    青山绿树,百花争妍,彩蝶飞舞,鸟语花香。一切自然的东西都在,却又将一切显得空旷,连心都因此而格外澄明了,

    这里的一切令人不由自主的就放松了下来。

    林苏青正想着,他会遇到谁,谁会来带走他。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杵着一根齐腰高的木棍,一步一瘸,步履蹒跚的向他的方向走来。

    那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