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局中局,阵中阵(第二更)
    ,!

    与之对立的二太子不以为然道:“你怎知你通过了测验?难道不是因为你自私自利,一心只为了自己能够通过测验,为了自己能够活命?”

    二太子的嘴角挂着讥讽:“不是你经受住了考验,是你本身不忠不孝。”

    “呵呵。”这回换作是林苏青冷笑了,“果真如此吗?”

    “不然呢?”那位二太子问道。

    “看来我错了,原来诸位并非三清墟的尊者,只是普通的‘监考官’罢了。”林苏青付之一笑,“你们怕是太过依赖那块天石,以及尊者们的阵法,而自己并没有认真的监察吧。”

    林苏青微微一笑,身形突然消失,现身在湖泊边上,手里依然捧着树叶卷成的卷,里面所盛着的清澈的湖水,也是一滴也为洒落,仿佛是刚刚打好净水,刚刚转身而已。

    “需要学生阐述吗?”林苏青认真说道。

    那位“二太子”眉头一紧,有些不信:“阵中阵,局中局?”

    “倘若不是‘我娘’因为第一个幻阵的结束而消失了的话,她现在应该安然无恙的坐在那里。”林苏青抬手一指,先前他的“娘”坐过的小凳子顿时消散,旋即在它的边上十步开远的地方又显了出来,还是那把破旧的小凳子,但是事情变了样。

    “学生林苏青献丑了。”林苏青捧手向那位“二太子”揖了一礼。

    原来,从他扶着他的“娘”坐下的起,他就布下了一个幻阵,而之后的一切,都是在他的幻境之中发生的,也就是说,无论是“二太子”持剑杀了他的“娘”,还是之后的一切,是三清墟的幻阵,也是他的幻阵,并且,三清墟的幻阵是在他的幻阵之中。

    换言之,他自始至终其实都立在湖边上似个局外人似的旁观?

    “二太子”惊讶了,失口问道:“那第二个幻阵你是如何堪破的?”

    林苏青笑了笑道:“至于堪破第二个阵法,学生方才已经说过了,是诸位不了解子隐圣君。”

    林苏青将手中树叶卷成的“杯子”朝湖里抛去,树叶散开,湖水归于湖泊之中,树叶落下平铺在湖面上,漾开层层涟漪,且随着涟漪轻轻的飘动着。

    “原本学生还疑惑三清墟的尊者们竟然不了解“子隐圣君”,不过既然不是尊者们,那学生便不奇怪了。”

    他离开湖边上前几步,这才与“二太子”近了一些,隔着约莫五步的距离,面对面而立。

    “诸位恐怕不曾亲身见识过子隐圣君。”他继续说道,“虽然子隐圣君性情清冷,不易亲近,但他绝不孤高,更不狂狷。唯有真正与他有过往来,才能得见,他其实十分平易近人。”

    林苏青负手而立,一点浩然之气荡在胸中:“连山野里的酗子,都能有幸沐其神辉,敢问这样的子隐圣君,又何以会如此残暴嗜杀?”

    “呵。”被揭穿的幻象“二太子”冷哼道,“你可知子隐圣君只身屠杀魔界之事?”

    “那学生反问诸位,既是能只身屠杀魔界,今下却仅仅杀一名老弱妇人,何以提剑这样大张旗鼓?真正的子隐圣君就是要取诸位的性命,恐怕也只是弹指一挥间的小事吧?”

    林苏青说着,自嘲的笑了笑:“何况是杀区区一个我呢?”

    而后他抬眸看着那位“二太子”,又道:“所以打一开始就已经露出了破绽,而后更是破绽百出。因为——在‘你’的眼中,出现了真正的子隐圣君绝不会出现的眼神。”

    “林苏青,你很奸猾。”那位“二太子”如是评价道。

    “多谢夸奖,不过拙劣狡狯耳。”林苏青顺势便认下了,他承认他的狡猾,客观来想,何尝不是在承认他的智慧?

    那位“二太子”道:“看来你的愤怒与仇恨也都只是戏子作态。”

    这句话林苏青并不认可,于是解释道:“布局设阵是戏,真情实感的确是真。诸位修为甚高,忘情而至公。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自然无法理解。”

    一句话噎得那位“二太子”看他的神色更为厌嫌。而林苏青并不在意,他向那位“二太子”再揖了一礼,假装恍然想起,语气确实不紧不慢,道:“哦学生险些失礼了,差点忘记——还要多谢诸位提点。”

    那位“二太子”的眸光微动,不露情绪,单神色看起来有些异样。当然,这异样林苏青看懂了。

    他俯首揖着礼,只抬起眼眸看向那位“二太子”,饶有意味道:“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学生都心怀感谢。”

    是那一句——“其实你的娘亲早就死了,正是我亲手所杀。方才死的那个,并非你的亲娘。”

    他起初以为是故意要挑燃他的怒火,使他失控,可是后来的那一句——“还是说你是知道养了你几十年的老妇人并非你的亲娘……”

    当时的他假装没有在意这两句话,可其实全都捕捉到了心里,换言之,这也便是将计就计的目的。

    原先他已经猜到了几分,只是一直无法佐证,今下也许可以算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尽管早已为自己做过许多次理准备,可是当真相扑面而来时,他还是没能做到平静。原以为自己能够承受,却还是感觉措手不及。

    方才的愤怒,又何尝不是在以此掩饰这不能言说的心痛?

    真情实感归真情实感,只是有些情感能够表达出来,而有些情感只适合埋藏在心里,倘若将那些不该表露的表露出来,只会落得自己软弱无能。

    “你认为你通过测验了吗?”那位“二太子”忽然开口问道。

    林苏青当即收回无关此时的思绪,恢复正色回答道:“从破例让我入学的时候,就意味着我已经通过测验了不是吗?”

    他心里清楚极了,所谓“特例”,不过是换一种方式名正言顺的取他这个祸患的性命,即使石碑的阵法没能灭下他,也必然还有后招在等着他去,不是吗。

    呵,考三清墟……从决定让他来考,就已经意味着让他来趟刀山火海,不是吗。

    想来二太子殿下严明要求他凭真才实学,何尝不是在暗中提醒他此去有危险,何尝不是点拨他“特例”即为陷阱。唯有有能力自保,才算是万全之策。

    “我曾经误会过子隐圣君。”林苏青扬声道,“不过后来都想明白了。诸位所设下的这些幻阵若是能早个三年五载,恐怕我必然会中计。”

    二太子谑笑道:“三清墟广纳三界奇能异士,这不过是一场入学测验,怎可曲解成陷阱呢。”

    是以那样一张清冷的面孔,说着这般虚伪无比的客套话,怎样看都觉得别扭。罢了,林苏青心道,客套话便懒得再虚与委蛇。

    “学生既已通过测验,便不再叨扰诸位,学生先退下了。”

    礼仪不嫌多,语罢他再揖了一记尊师之礼。

    “退下?”那位“二太子”眉头蹙起,天石的阵法,学子只能进阵,没有吏司处考官的放行,是绝对无法自行出阵的。

    “哦对了,学生还有一件事忘了说。”林苏青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在此幻境之中的一切,除了我的真情实感,其它全都只是幻象。”

    话音一落,林苏青霎时如石像破碎,又似尘沙飞散。

    “这!”徒留那位“二太子”一脸震愕。

    ……

    幻境之外,三清墟正殿之前,玄色石碑所在的广场的对岸,隔着环湖,林苏青瞬间现身在洛洛面前。

    洛洛登时一怔,恍惚以为是错觉,仔细一看,当场震惊:“林苏青?”

    林苏青笑眯眯的转过身,坦然笑道:“哈哈是我没错。”

    “你不是……”洛洛不敢相信,她指着湖对面的广场上的那块玄色石碑前的林苏青,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不是……假的?!”

    林苏青扬着眉头,冲她点点头,随后朝那广场上看去,狗子与夕夜正你来我往、你追我赶、以牙还牙的打得热火朝天。

    他当即化掉了石碑前的幻象,正在仓惶躲逃的夕夜眼见着石碑前的小青青不见了,当场一怔,刹住了脚步,可是紧追其后的狗子没有来得及反应,它登时一头撞在了夕夜的膝盖窝上,撞得夕夜当场跪下,自己也撞得个四脚朝天。随即它翻过身来作势上去就要一口。

    “停停停停停!”夕夜一把按住狗子毛绒绒的脑袋,摁得它如何冲如何咬都只是在原地龇牙咧嘴的咆哮。

    “你看!小青青不见了!”

    “呜汪!这招你使多少次了!”狗子不信,偏过头一口咬住了夕夜的手。

    “啊啊啊啊啊!”夕夜大叫,甩也甩不开。

    “喂!我说你们!”林苏青冲广场上的他们喊道,夕夜与狗子当场一讶,循声望去,旋即更是一惊。

    “小青青?”夕夜惊喜的声音带着哭腔,不是感动于看到林苏青,是着实被狗子咬痛了。

    “唔唔唔?!”狗子喊的是林苏青,但它没有撒口,喊得模模糊糊。

    “我说你们啊——”林苏青叉着腰,无奈笑道,“我在生死的边缘挣扎,一步错就要灰飞魄散,你们却在外头欢喜得像是在过年,就差各自点一挂炮仗了。”

    “呸!”狗子瞟了个白眼松了口,嫌弃的连呸了几口唾沫,“呸呸呸!”吐着舌头不停地用爪子扒拉。

    夕夜一手握着被咬痛的手的手腕,连忙跑到广场的边上,隔着湖问林苏青道:“小青青!你怎么在外头!你什么时候过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