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唯独一盏长明灯
    天瑞院的明堂位于天瑞院的北部,不似其他楼阁朴素,明堂建得格外壮丽大气,并且它恰恰地处紫水阁与紫霄阁的正中,明堂向南一面开有三道门,正门最为高大,不过它上了锁,只有左右两边各一道的侧门可以推开。

    从紫水阁出来,离远些看,这三处楼阁,以及明堂正面的构设,仿佛构成了三出阙。

    假若是有意如此布局,那么,依此可见,昔日的天瑞院不愧为三院之首,因为,三出阙是最高礼制最高等级的建筑方式,不确定这边世界是否如此,但于林苏青原先的世界里,三出阙通常是耸立在帝王住处之前,所以通常将这种建筑方式称为天子三出阙。

    天瑞院的明堂不同于其他阁楼,它一座圆形的建筑,是鎏金重檐八角斗尖顶,覆以青蓝镶金瓦,似竹节样层层收进,逐渐收小。据目测,总高约莫十二丈。

    明堂内部,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二十八根盘龙金柱,闪耀着熠熠金光。

    林苏青仔细的数过去,外圈有十二根,中部也立着十二,而内圈只有四根。

    如此布局自有用意,想来想去,他猜想,大约外圈十二根寓意着周天十二星宿与十二个时辰,中部寓意着一年十二月份,而至于内圈的四根,应当是寓意着春夏秋冬四个季节?

    墙面上雕龙画凤,祥云白鹤此起彼伏,栩栩如生,蔚为壮观。不过,也的确如夕夜所言,这里面什么也没有。

    大家在里头边走边逛,夕夜双手叉在后脖子上枕着,懒洋洋道:“我说吧,这里面什么也没有。”

    林苏青一边走一边谨慎的打量四周,的确空荡,没有牌位,没有画像,也没有香火,供台之上铺着如新的红缎布,视线粗略扫过,遽然一怔,那供台并非什么也没有,那上面有一盏长明灯!

    “小青青,快走呀,本来从这里穿过去是最近,你偏要四处逛悠,这倒好,省下的时辰都叫你给耽误了。”夕夜走在前头絮絮叨叨个没完。

    原以为林苏青会回他两句,扭头一看,他却立在供台前边。

    “你在看什么?”

    “这里为何会有一盏长明灯?”

    夕夜闻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凑在林苏青边上瞧着,狗子听得浑身一震,放下脚步,原地不动,只是眼眸转过去窥视着林苏青与夕夜那方。

    “会不会是那名女牧司翼翼供奉的?”夕夜试图用手指去戏弄那平静的灯火,刚伸出手指便被林苏青握住了手腕。

    “长明灯不可冒犯。”

    夕夜不得不收回了手,问道:“也有来头?”

    林苏青点点头,静静道:“它可能是为生者祈福,也可能是为亡灵引路。”

    “这里不供三清天尊,不供历任掌院先生,连根香都没有,居然还讲究这个?”夕夜不解道,“那这是祈福还是引路?”

    林苏青盯着那细长的灯火,道:“谁供的这盏长明灯,谁才知道。”

    狗子当即扭头呵道:“明堂供着什么,关你们什么事?有本事就当上掌院先生,这里你想供谁就供谁,供你自己都成。”

    “哎呀,问问不行吗?做什么总是凶巴巴的。”夕夜撅着下唇翘得老高,“像个火球。”

    “你像个粪球。”狗子叱道。

    “你!”夕夜登时怒了,举着拳头就要去锤它。

    “夕夜。”却是被林苏青叫住了。

    “罢了!反正也不是问你,哼!”夕夜瞥了狗子一眼,一扭头撇走眼不见心不烦。

    狗子翻了个白眼,歪着鼻子鄙夷道:“你爹再如何位高权重那也是你爹,你在三清墟不过是寻常学子,呵,不是我要打击你,你就是去问翼翼这明堂里供着什么,她也不会回答你。”

    狗子见夕夜蹙了蹙鼻子十分不以为然,遂又嘲讽他道:“你别小看翼翼只是饲养零售的牧司,这三清墟是按资历与辈分说话的。”

    狗子一边说着一边抬起爪爪慢条斯理的欣赏着自己的尖指甲,显得更为藐视他,道:“论起资历,你得管她叫一声翼翼姑姑。”

    姑姑……咳咳咳!!林苏青登时被自己嗓子眼里一口唾沫给呛住了,见夕夜与狗子的目光相继投来,他连忙掩饰道:“不小心吸入了一只飞虫,没事,咳咳,没事,你们继续……”

    “有飞虫吗?”夕夜张望着四周。

    “没有。”洛洛猛地出现,腰下为蛇身,盘旋在紧柱上,倒挂在在夕夜的身侧,恰是林苏青的面前,吓得林苏青咳嗽更急了些,受着夕夜的注视,他紧张得一边咳嗽一边冲夕夜连连摆手,道:“咳,没,咳咳没事,没事。”

    夕夜见他没事,连忙去找狗子撒着怨怼,质问道:“凭什么我要叫她姑姑?!”

    “天瑞院刚落地而成时,翼翼就在这里做牧司了,那时候你娘亲都还没有出世呢,你说呢?”

    方刚止住咳嗽的林苏青灵光一现,道:“你似乎比任何谁都更加了解三清墟?”

    狗子乜了林苏青一眼,昂首挺胸的坐下,道:“废话!天修院的那个什么策先生,还是我的手下败将呢!”

    “他曾经与你交手过?”

    “何止交手过,他妄想成为战神,每隔几百年就要找本大人挑战一次,输了还心不甘情不愿,哼,没什么气量。”

    “哦,看来你真的很了解。那这盏灯呢?”

    “这盏灯……”狗子话刚出口猛地一收,当即咬了自己的舌头,林苏青问得它猝不及防,它横着眼睛怒气冲天道:“你小子又想从我嘴里套话!”

    “我光明正大问的,怎么能叫套话?”

    “对!小青青是光明正大问的。”夕夜附和道。

    “狼狈为奸,每一个好东西!”狗子气道。

    “物以类聚,那你也不是好东西。”夕夜反驳道。

    “就你牙尖嘴利!”狗子气不打一处来,见夕夜与林苏青是一伙的,他连忙拆散道,“夕夜,定瑞的角你不挖了吗?”

    “啊呀!挖挖挖!当然要挖!”夕夜一鼓作气地往前走,走了两步又调头回去拽着林苏青一并走,边走便道,“你盯着那长明灯也想不出个头绪来,不如咱们去把定瑞的角先挖出来。”

    林苏青木然的被夕夜拽着胳膊往前拖着走,心思始终停留在狗子最后的那个神情之上,他始终觉得——狗子知道这盏长明灯的事,可是它为何不说?

    狗子知道许多事情,许多秘密,加之他特立独行,胆气甚大,许多别神仙不敢说的,他都敢说,比如定瑞埋在明堂后面的角原本是不能挖的,而它却敢挖。

    那么,偌大的明堂单单供奉的一盏小小长明灯,它既然守口如瓶,只能说明,这盏长明灯事关重大。

    开了很久的会,一结束就赶紧开电脑码字,更新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