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狗子的秘密
    往下俯瞰,一派云蒸霞蔚,看不见山下景色,只能远眺,望去层峦叠嶂,犹如一笔水墨挥洒而就。

    那临风傲立在山巅之岸的霜色的身影,虽然纤细窈窕,但她比一般女子要高出许多,负手而立的姿态,全不逊丈夫的豪迈,还多得几分飒爽,那般气度,令林苏青不仅想到不尽长江滚滚来。

    可是,她看起来又十分的平静,不过平静并不与她的气度相冲突,反倒令那气度,变得更似大海般辽阔。有一句老话平静的海面下是汹涌波涛,很像是形容她。

    但她又比平静多出十分忧郁。

    她真的很迷人,是令人仰慕的迷人,单是背影便已然如此。令人只敢远望而不敢近攀,自愧弗如不敢近她一步,怕自己是一滩淤泥,不该入她的眼。

    狗子踟蹰着缓缓往前去了两步,它四处张望像是在等谁出现,半晌不见它是在等谁,俄尔,它紧去了两步,与那霜色身影说道:“您走吧,离开这里,趁现在谁也不知道。”

    那身影岿然不动,淡然地问道:“追风,你不想问我为何不想做神仙吗?”

    “我知道。”狗子更去了两步,“您快走吧!就现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狗子越说越慌张,这神色从前不曾见过。

    它在担心有谁会来,在担心一个严重的未来,那未来令它懊悔、令它心痛、令它遗憾……所以它才割舍不下吗?

    林苏青在一旁静默的看着,他是一个卑鄙的旁观者,在偷窥狗子内心深处的秘密。

    “你有些异常。”那霜色的身影微微抬了抬首,似乎眺向了更远的地方,从容的问狗子,“你知道了什么?”

    狗子一屁股坐下,将头顶贴紧地面,像是要跪求,它着急的大呼:“太子殿下!您快走吧!”

    太子殿下?

    林苏青愕然,这位……这位便是丹穴山的……已故的灵太子?子夜元君?

    “追风,你为何忽然对我改了称呼?”那霜色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有些落寞道,“所以,你也不愿与我为伍吗……”

    狗子浑身一颤,呆愣住了,口中喃喃道:“主上……”

    想来,它应该在惊讶。林苏青想起了原先迷谷老者讲的故事,追风狗子原先是由丹穴山灵太子抚养长大,一开始是跟着灵太子的……

    这样不妙,怕是狗子发现自己称谓的变化,将察觉自己入了幻境。

    林苏青当即出手干预了幻境,可是不论他如何去控制,就是无法令那名霜色女子转过身来。

    莫非是……狗子打内心深处觉得无颜面见她?

    为何,狗子为何无颜面对她?

    而她为何认为狗子也不愿与她为伍?难道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错事?

    那灵太子的话语实在讳莫如深,丝毫没有头绪可供猜想。

    眼下一要谨防狗子回过神来,二又要知晓一些线索,林苏青便只好作罢了让她转身。随即,他令那霜色的身影问狗子道:“追风,你也觉得我错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吗?”

    狗子张口要答,却忽然把话咽回去了,它思忖了良久,瞻前顾后的思忖,它似乎时想权衡什么,却又对即将来临的什么感到慌张不安,它着急的跺脚,看起来极度为难。

    “你想说什么,直言便是,与我又何必迂回。”

    “主上,我从来没有认为您有错。”狗子有着从来没有过的悲戚,“不瞒您说,我曾经也担心过,是否真的会如天命显现的那样,天下会因此出现大祸。但我现在觉得,不一定,或许天命不一定会应验。”

    “你果然都知道了。”灵太子怅然低语,“可是,有无大祸于我来看,都是其次。即使没有大祸,我也无法与他相爱成亲。”

    狗子没有回答,显然它认同这件事。

    “追风,你知道什么是爱吗?”灵太子望着远方飘飞的薄纱似的白云,娓娓而道,“他们都劝我忘情,以无情化大爱。”

    “连小仙女都可以谈情说爱,就是爱上了一个凡人,也可以批她下凡去白首同心。为何我却不能爱,我这元君之尊何用,连寻常的小仙女也不如,倒是更多了不少约束。”

    “主上……”狗子攒着眉头,揪着心,抬着一只爪爪紧缩在胸前,想劝慰几句却不知如何相劝。

    “因为元君之尊就更因为忘情吗?呵……”隔着一片林荫也能感觉出她所叹的那一口气之中的凉意,“可是太上忘情,并非无情。是得情有情,只是将情放在了深处,仿若遗忘。但并不是说不能有情啊。为何我却不能呢……追风,你说这是为何。”

    “主上……不是您不能有情……只是……只是……”狗子考量再三,说出口还是怯了,“只是您不能对他有情……”

    林苏青听着,也在心中感慨着自己的想法,他有些同情这位灵太子。

    太上忘情,忘情乃寂焉不动情,仿若遗忘。所以谓之曰得情而忘情。太上忘情的确是友情,所谓“忘记”,实则是告诫当如何处理“情”之一字,得情后也应当豁达洒脱,但这位灵太子……显然正为情所牵,为情所困,为情所累。

    倘若要说错,她的确有错,可是,又不能算错。坠入爱河算错吗?外人何以评判对错?而相爱有情,却不能相携厮守,的确令他同情。

    “元君又如何,不过是个神仙阶品。追风,我不想做神仙了……”

    那一刻,那一句话一出口,她的所有的壮阔气度,尽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似一座巍峨的高山顷刻坍塌,原来,她也不过是一名普通女子。

    “主上,您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狗子越来越焦灼,它似热锅上的蚂蚁,片刻也静不住了,它跑上去扒拉着灵太子的衣袍,跳着脚扒着她,“主上,您快走吧,求您了,您真的快走吧!”

    “走?呵……我还能往哪里走?我已经躲了五百余载了,我躲过了吗?”

    “主上,您一定有处可去!我知道!”狗子急得咬住灵太子的衣袍死命的拽,咬紧了牙根也还是要说,“主上!求您快走吧!您再不走二太子就要来了!”

    二太子?!林苏青怔愕,狗子一直警惕着的来者居然是二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