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不熄之火
    狗子赶忙去追,它想不明白林苏青作何突然要去吹灭那盏长明灯,如果他知道了什么,就更不应该去吹!

    “林苏青你站住!”狗子一头扎进明堂飞也似的追上去,脑子里猛地想到,“不对,很奇怪林苏青的速度怎的连我都追不上了?!这不可能!”

    晃眼它就感到了明堂正堂上,只见林苏青正平静的立在那张空荡荡的供桌前,凝视着那盏不足拳头大的长明灯,凝着那如豆子大小的灯火。

    “不能吹!”狗子一个猛子扎过去,灯火受到他神辉的冲撞,向后拉长闪了又闪,惊得狗子连忙向后缩,连下巴尖儿都几乎紧贴上了脖子。

    然而那灯火恢复正常后,紧接着又仿佛受到了什么无形之中的压迫,压成了黄豆大小,颤动着。

    “你还叫我不能吹,你倒是险些真将它给扑灭了。”林苏青挑眉看它,狗子愕然地望着他竟是一口气都不带喘的?怪哉!他不过是去了一趟昆仑山,不过是五年,就有这翻天覆地的变化?我都还要喘两口气呢!

    “你别胡思乱想,你现在的不明白,以后都会迎刃而解。”

    林苏青挑了狗子一眼,继续看着那盏孤独的长明灯,接着他伸出手去,刚一探去,狗子一声大呵:“不能灭它!”

    “为何不能灭?”林苏青偏过脸向它,随即佯作恍然大悟道,“哦它供奉着先人。”像是第一次知道似的。

    俄尔,他斜探了狗子一眼,故意为自己纠正道:“我听闻,长明灯一般用于陵墓之中,一旦点燃便不能吹灭,直到它油枯灯寂,自行熄灭。另者,我则听闻”他眼尾睨向狗子,“长明灯还可以点给生者……是为生者祈福求禄,或是消灾除障,抑或是……续命。”

    最后两个字重重落下,掷地有声,令余音在整个明堂内绕着二十八根盘龙金柱回荡,经久不散,始终铿锵有力。

    狗子一愣怎么回事?林苏青这王八蛋又在套我话?

    就在狗子发愣的功夫,林苏青伸手就盖住了油灯,作势威胁:“我这样盖下去,它可能就灭了。”

    “呵,天真,那可是从天尊的天宫里取来的不熄之火,岂是你一掌就能按灭的。”

    受了狗子的白眼,林苏青一歪嘴角,不以为然道:“既然是不熄之火,那你作何防着我吹熄它?”

    “我!”狗子怔住,林苏青提醒了它对啊……我为何防着他……好似是直觉里下意识地就认为林苏青真的能熄灭那长明灯似的……

    它张了张口,没有说下去,然而就在这时,林苏青抬起了手,他收回了手,可是!火灭了!

    狗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是看错了?不会吧?

    “你……你……”

    林苏青看着自己的掌心,恍如失手道:“一不小心按下去了……”

    “就这么灭了?”狗子震惊了,“这可是不熄之火……”

    空阔的明堂大殿,因为这区区豆子大小的灯火的熄灭,瞬间从明亮如白昼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如顷刻坠入了深渊,如霎时跌落了谷底。

    黑暗之中,唯见狗子的双瞳熠熠生着红霞似的辉光,亮而不刺眼,亮而且发暗发沉,怪异而可怖。

    “我也不晓得怎么了,我只是手一抖,轻轻按了下去。”林苏青打了一个响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指尖燃起一簇白色的光团,昏暗的照亮了供台前的一小片,“所谓的天宫之火,似乎没有你所说的那样厉害,实则并非不熄不灭,你说是不是?”

    这话出来委实讨打,然而狗子竟是全然没有理会。它似乎根本一个字眼也没有听进去,它木讷地怔在那里,坐着,一只爪爪抬着,愕然的看着长明灯的方向,目瞪口呆,舌桥不下。

    像是很震惊、像是很惊奇;又像是很担忧、很焦虑、还像是……“你似乎很紧张?”甚至有些恐惧,林苏青煞是疑惑。

    他料想这盏长明灯定然不简单,之所以偌大明堂唯独供它这一盏,不必想也能联想它一定有秘密,有特殊的涵义。

    因为天瑞院与子夜元君有关系。其次,不向任何谁低头,千千万万年只愿臣服于子夜元君的定瑞,却甘愿为他所驯服,那也就意味着他与子夜元君应该有着什么联系。

    如是这般,他才想弄清楚,这不供画像也不供牌位,没有香火也没有贡品的明堂,独独点了盏长明灯……

    而这盏灯的熄灭,居然能令战神追风恍然失措,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灯到底怎么一回事?”林苏青向滞在一旁宛若塑像的狗子发问。

    狗子没有答理,它的眸子在不由自主的打转,看起来似乎正沉浸于思考什么事情,这等投入,竟是将跟前的问话都听不进耳朵。

    “奇怪……”狗子攒眉凝思了半晌,喃喃自语着,“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应该有什么动静?”只要它开口说话,那是再好不过。

    狗子蹙紧眉头,静心凝神地去感知周围,却还是一无所获,它起身绕着那盏熄灭的“不熄之火”踱来踱去,讷讷的道:“林苏青,你可知你惹了什么祸?”

    蓦然焦虑地对林苏青道:“现下怕是主上也救不了你了。”

    它愁苦的绕着那盏长明灯反反复复的观察,还是没有感知出个所以然来。最是这应该出现的没有出现,才叫它担忧不已。

    “怪了。”狗子的脚步戛然顿住,紧接着又慌乱的走来走去,自言自语,“长明灯被袭击定瑞就应该出现了,现下都熄了,它怎么还没有来?”

    林苏青不禁眼神游移的退了两退,试探道:“这盏灯供的是我?”或许是他,自他去了那边的世界……

    狗子仍然没有答理,它忽然浑身一震,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登时坐下,正对着那方供台上的那盏长明灯。

    它的两只前爪爪作揖似的掌心对掌心的合并,交错了几次,像是在施什么诀法。旋即,它将合并的双爪高举过头顶,随后向两边展开由下自上画下一个完满的大圆,画了一次紧接着再一次,一次比一次画得快速,直至它的双臂模糊成彤色的影子。

    即刻便见!整个供台被一道赤红如火的气泡包裹,那气泡是光,散放着金赤色的光芒。那光芒起初很浓,红似火焰,随即逐渐扩大,扩散,扩开,便越来越淡。

    仿似一团红霞以供台上的那盏长明灯为中心点而向四面八方展去,逐渐的、缓缓的、随即迅速的,向整间明堂大殿充斥开,并扩出大殿,扩出明堂。

    倘若没有推算出错,这金赤色的光球是要将整座明堂大邸全部包裹在内部。

    林苏青讶然的看着,狗子这是……到底是为了保护什么?还是为了防止有什么从这里跑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