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大千宴
    “夕夜,这个决定,不应该由我来做。”林苏青按着夕夜的肩膀温和道完,便踩着定瑞拖下的羽翼下去了。

    残忍,何止是躯体上的痛苦才称之为残忍。

    万一,即使是千百万个万一之一,假若夕夜的父君那妖界的祈帝,当真在这一次莅临了大千宴,那么,这就是夕夜打出生起至今,与他父君的第一次相遇。

    是该如何,也不该由他去决定是怎样的相遇。

    也许狗子所言有几分道理,可若万一祈帝对夕夜的期许并非如狗子所说的那样呢?

    在这样一个一念牵动生死的世界里,如夕夜这样的骄子,却能如此这般的信他、护他、敬他……那么不论是否别有用心,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都不能背弃仁义。何况,方才那眼神不假,他甚至能铁定他只要一答,夕夜必然照做。

    但对于夕夜,他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残忍。仅凭夕夜馈赠于他的信任眼神,他就不应该以残忍相对。

    大千宴是一个机会没错,无论是对于夕夜还是对于他,或是对于所有学子、尊者……都是机会。

    可是因为那个眼神,因为夕夜,林苏青毫不犹豫的改了主意。他也感慨,感慨何时自己才能真正的狠下心去,将每一个机会都当成机会去利用。可是他对于这个决定毫不质疑。

    是了,之于这份情谊的回报,他不该过分残忍。即使夕夜与他相遇,自开始便是夕夜所设的陷阱,那也是夕夜的本事。夕夜若当真害了他,大不了还回去。恩与怨但凡想报,何时都不算晚。何况时到今日,他也没有发现夕夜有何目的。

    林苏青头也不回的先行了一步,夕夜按着定瑞的背脊翻身跃下去,想追上去问,却又顿住了脚步,木然的站了许久。

    夜风习习,沸腾了一整日的三清墟忽而悲寂。抬首望去,夜色向月浅,四顾侵霜,咫尺也天涯。

    “既建议我不争,却又任我去争……小青青到底几个意思?那我究竟争是不争……”常有看不懂之事,而如今最不懂,他喃喃自语。

    倏然握拳一鼓作气,振奋道:“哼!我想明白我该做什么了!”

    少年意气风发,前行一路,连盎然争放的百花也纷纷为其退让。

    大家都在等,等一个机会。或进,或退。势必要将这个夜晚载入长河,自己的,或别人的。

    ……

    抵至广华殿,形形色色的学子无非着三种衣袍,其一便是与夕夜同色的湖蓝与蓝相搭的天修院的院服,其二则是驼色与缁色相搭的天武院的院,其三,那些素白色衣袍的想来是大千宴的侍生,做一些接引、招待、侍奉的活计。

    林苏青从容自若的往前走着,路遇一老者手持金色蚕丝编织的长鞭,那老者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淡然,你看他们端庄的伫立等待着开席,眸子里却满满皆是掩饰不住的澎湃,而老者不同,他旁若无人的走着,一如平常闲庭信步散步于庭后小院。

    他将金鞭在手上套成圈,一边走一边仿似捻佛珠似的,数着金鞭上的铜钱,当与林苏青打了照面时,他淡然的眸光霎时有所晃动,眸子将转去眼尾以余光打量林苏青,但将动未动,最终还是擦肩而过。

    那一刹那的克制,谁也没有察觉。

    只是,当老者紫色的衣袂擦过林苏青月白色的鲛绡袍时,分明是很平常的摩擦,却在这烟花炸得震耳欲聋的时刻,林苏青仿佛听到了衣袍与衣袍之间的摩擦声,他忽地迷惑,没来由的转身朝着老者的瘦长而挺拔的背影望去,直到跟随在老者身后的仪仗队,为了队伍的完整与整齐,陆陆续续有人碰撞到他,他才回过神来。

    “我为什么要看他?”林苏青心道。

    啪!

    随即便听得一声甩地的鞭声,穿破苍穹,喝止了漫天的焰火,天地刹那鸦雀无声,一串铃铃颤响的铜钱声过罢,全体肃然起敬,不约而同转身望向广华殿外——那脚踩睚眦兽,巍峨屹于云端的老者,一身紫气辉光照耀了整个广华殿外的太极广场,映着那青铜甬道,承接着金紫色的光芒。

    不知是从谁起的头,大家纷纷抱拳躬身向老者朝拜,林苏青也跟随效仿,不知是拜老者,还是拜他手持的金色蚕鞭,或是那蚕鞭所代表的寓意。

    唯独夕夜不拜,当大家都似硕果累累的高粱成片的垂下了腰,偏偏他垫着脚伸长了脖子杵在人堆里寻找着林苏青。

    那老者垂下的松垮的眼皮似敛未敛的,似抬未抬,似看向了夕夜,又似没有理会他。但是满堂俱寂,睚眦怒瞪,必然不妙,已经不少学子满面虚汗,心中不安。

    可是夕夜完全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对劲,他甚至着急了,正要张口呼喊,霎时后脖颈子被猛地一摁,他怒火正欲发作,侧首却见是抱拳躬身的林苏青,他怒气顿消,笑颜刚上脸,便被林苏青的眼神暗示打住。他这才学着抱拳躬下腰身:“这是做什么?”

    换得林苏青摇摇头,示意他安静。

    当天地肃穆,紧接着又是两鞭穿彻天地,在铜钱铃铃作响中,一声金铃声摇响,接连便是齐齐整整一道低沉而悠长的号角声……长长复长长,仿佛穿过了茫茫夜色通向了另一端世界,仿佛唤醒了那端世界的天地,而他们正值白昼。

    老者收回金色蚕丝鞭,套成环持在手中,捏着谁也看不懂的诀法,诵念起谁也听不懂的经文。只见青铜甬道上的青铜地砖,升起无数道密密麻麻的文字,是那地砖上所刻的文字,无数的字符在金光之中走向上空,也许抵达了天帝所在的凌霄宝殿,也许去的更高更远……

    刹那!仿佛飞上去的无数字符顿时化散成金沙金屑,洋洋洒洒的落下,偌大的广华殿所处的山峰像下起了金屑作的雨,似笼罩似覆盖似洗涤。

    当号角声住,老者双手合十,双目微阖,慢慢咏道:“请——”

    也不知是从谁起的头,各宗各院莘莘学子们陆陆续续往广华殿内行去——

    “大千宴这就开始了?”夕夜眉飞色舞道。

    “你有决定了?”林苏青转身问夕夜。

    “当然!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

    “天瑞院掌院先生,劳您大驾,这方请去。”却被一名素白色衣袍的侍生横插上前,以一个请的手势打断了正要迈向林苏青的夕夜。

    “你便以你的决定去吧,不必告诉我。”林苏青淡淡道。

    夕夜疑惑:“你不想知道吗?”

    “知道了便架不住多想,多分神,倒不如干脆不知道。”

    “晚宴即将开席,劳驾先生入座。”侍生躬身垂首,一个“请”再次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走吧。”说给侍生,亦是说给夕夜。

    ……

    入了殿内,抬眼望去,那演武台下,中心所设的数张方桌居然已经坐满。那些是尊者和贵宾的坐席,每一位都是独立一桌,但是现在已经满座。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通通金雕玉琢的塑像。

    然而眨眼,瞬间一通塑像展颜欢笑,须臾又是一桌笑逐颜开。

    “是尊者们莅临了。”身后忽然响起孔戮先生浑厚的声音,虽然严肃却能听出耐心。

    “多谢先生指教。”林苏青连忙转身捧手,客气相道。

    孔戮先生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随着侍生去往天武院的区域,落座于众学子桌最前的独自的一张方桌。

    “借过。”随即天修院的策先生也与林苏青擦身而过,落座于天修院学子所在区域的最前面的一张方桌。

    “先生这边请。”

    在侍生提示之中,林苏青循着方向看去,那处一片空旷,独设一张方桌。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他且径自去,边走边留意着“尊者区”,眼见着一桌又一桌瞬间从塑像成活,惊叹道:“神仙下凡便是如此吧……”

    却是猛然一打眼发现,当其他塑像都已经成“活”,偏偏有一通始终静谧不动,仍为金玉所砌的塑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