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五味陈杂
    原来神仙的性命,似凡人一样脆弱。这是林苏青第一次看见子夜元君的面容,清丽柔弱却又倔强无比。

    她为了爱情,不愿做什么,为了孩子,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可是,子隐圣君明明有办法帮她,却为何不帮,是他的亲姐姐不是吗?

    林苏青说不清楚自己此刻是怎样的心情,心痛也悲伤,可是没有流泪。他杵在远处看着,看着殷红的鲜血将洁白的雪地浸染,看着子隐圣君将子夜元君的头摁入怀中抱着,亲手杀了自己的姐姐,大约他也悲痛吧……

    此时,被乌云压盖得黑魆魆的苍穹上,骤然出现了八颗巨星,与那颗悬息罚星遽然相会,旋即串连。

    刹那间,天上黑云翻卷,惊雷奔行;地上狂风大作,将参天大树连根拔起。眨眼高山倾覆,坍塌成一片片乱石,大地顷刻裂开沟壑似乎要将尘世四分五裂。

    天幕之上斗转星移,九星串联之中赫然出现滚滚旋涡,那诡谲多变的黑色旋涡接天连地,旋涡之间更是轰雷掣电,惊险重重。

    飞沙走石天崩地裂间,林苏青看见子隐圣君放下自己的剑后,皱紧眉头拔出了子夜元君刺在他胸口的剑,他搂着子夜元君,将她的剑收在她的怀中,于她耳边说着话,明明是耳语,可是离得很远的林苏青却听见了。

    他听见子隐圣君对她道:“生死由命,我必须给苍生一个交代。”声音很轻,轻如风,凉如水。

    子隐圣君看着子夜元君的长剑,凝视着剑柄上镶嵌的那一枚血色的神石,那石头……林苏青摸着自己的胸前——正是先前子隐圣君赠与他,他一直挂在脖子上的这枚勾玉。

    只见子隐圣君手呈剑诀,随手一划,便将那枚神石从剑柄上剥离,恰是这时,天地剧烈震荡,苍穹之上九星飞转,它们汇聚成一体,却眨眼消失不见。

    顷刻黑云散去,雷电止息,天地又在瞬间恢复了一派清明。

    ……

    九星串联的异象引来了无数的神兵战将,他们齐刷刷落下,落在林苏青的前面,落在子隐圣君的周边,将他团团包围。

    但林苏青依然能穿过人群一眼看见其中,他亲眼看见子夜元君化作了无数飞雪,与那些雪花一样飘飞、飘飞,但是没有一片落下,“她”消散了,凭空消散了,无根无牙,无影无形。就连那一地的鲜血,也如同浸透了雪地,浸透到雪地之下的泥土去了,鲜血也消失了痕迹……

    子隐圣君在无数神仙的注视中,拾起了两把长剑,一把是他自己的,一把是子夜元君的。他就在无数双神仙的眼睛中,立于悬崖峭壁之巅,单手各持着一把长剑,远望前方,远望着天涯海角。

    过了片刻,是那三只眼从神仙群中走出去,抱拳问道:“敢问圣君,那叛……那子夜元君身在何处。”

    子隐圣君淡然的转身,扫视了一周,道:“无处不在。”

    随即,他将子夜元君的长剑抛给了三只眼,道:“去复命吧。”

    他的声音荡彻于浩渺苍穹之上,言语冷如秋水,仿佛连天地间拂过的清风,都要为此凝结成霜。

    这时,天边虽大雪落下一位一身白色仙袍的神尊,他嘴角一勾,似笑非笑,是熟悉的声音:“啧啧啧,狠心呐,竟然亲手诛了自己亲姐姐的三魂七魄。啧啧啧多大仇多大怨呐,居然连转世轮回的余地也不留呀!狠心、狠心!啧,实在是太狠心了,简直是狠毒!”

    子隐圣君不发一语,转身离去,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一如既往的冷漠。于他身后,甩开是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空澄碧,万里如洗。

    ……

    死了……

    “连轮回转世的余地也不留……”

    林苏青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回荡着这句话,反反复复……

    死了……

    是……真真正正的死了。

    他突然泪眼朦胧,他抹了一把眼睛,连指缝都浸了泪水。奇怪,他明明不认识子夜元君,他为何如此悲痛。奇怪,子夜元君明明与他的娘亲长得截然不同,他心里却想大嚎一声娘亲……

    奇怪……奇怪……奇怪……

    莫名的,不解的,感到撕心裂肺。

    眼前迅速模糊,模糊成一片混沌,模糊得苍茫一片雾白,看不清任何,看不清,陡然!眼前变得清晰,他正看着一面薄冰化成的镜子,镜中倒映的是他与魔尊,还有离鸦。

    他旋即环顾四周,四面都是冰镜。他回来了。

    “想必你已经了解了。”魔尊的语气听上去亦有些沉重。

    林苏青感觉胸口沉闷,他深呼吸一口,振作起来,貌似镇定的问道:“阁下是何用意。”

    “呵呵,毛头小子而已,倒颇有几分你老子的风范。”魔尊冷哼一声道,“就是不知——你是当真沉得住气,还是因为一星半点的小恩小惠,就令你将杀母之仇都抹得一干二净了。”

    听见“杀母之仇”四个字时,林苏青额角的筋抽了一抽。

    “你是叫——林苏青,是吧。”魔尊诡异的笑了笑,貌似客气道,“林苏青小兄弟,你可想知道天界为何容不下你?”

    林苏青已经猜到了,不过即使猜到了他也选择不回答。他知道,在这种不清楚对方目的的情况下,保持独立的思维,不被对方牵制,才对他自己最有利。

    然而魔尊像是早已经看穿了他似的,眯着眼睛看着他,若有深意道:“你的母亲是神域的子夜元君,你的父亲是妖界的祈帝。虽说神域与妖界的结合对天界不利,不过神域又不止是丹穴山一处,这并不是你们母子必须死的主要缘故。”

    说得轻描淡写,却是别有用意。林苏青知道,魔尊在引导他的思维,所以他努力保持着镇静,以令自己的心神不受影响,从而能够冷静而独立的思考。可是……可是脑子偏是不由自主地就要去想。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

    那么……林苏青思忖之际,面前魔尊倏然出手,屈指为剑抵在了他的腰腹处,道:“是这里,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天界畏惧你。但,并不是因为你有错,而是因为——你的出生令天界感到畏惧。”

    “那是……”与其突然明悟,倒不如愚钝不知!林苏青浑身一僵,难以置信得情绪失控浑身颤抖,魔尊知道他体内的另一个“他”,那个久违的、封印在他内心深处的那处“地狱”里的“他”。

    内心的那个“他”仿佛突然笑了一声。林苏青的脑海里全然是那滚滚的火山岩浆,那环绕着的十八般兵器上数不清的符咒,还有那火山洞口上封锁的一条条数不清的铁链,以及那铁链上的无数道密密麻麻的符咒……

    眼见着林苏青从镇定到满面震惊,魔尊却不紧不慢地问道:“子夜元君所生出的不止是你,还有另一位,那位才是正主。”

    那就是说……那就是说……林苏青不敢相信,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腿脚发抖,脚步都踉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