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说不出的古怪(第二更)
    “蚩尤?!”夕夜大惊,一个转身拽住狗子的胡须,“小青青是魔神蚩尤?!”难以置信!

    “他不是蚩尤。”狗子烦不胜烦,一爪把他摁趴下,“老实呆着,现在不是你胡闹的时候。”狗子心烦得紧,因为主上说,无论如何他们不得插手。它不知道主上会作何决定,但无论哪一种决定……都不算好。

    便是看着了这一点,所以才赖上了吧。最恨阴谋诡计!最恨什么“顾全大局”!就不能干脆直接的打一仗吗!

    “那是被蚩尤附体了?!”夕夜瞎猜一气彷如迷糊灌顶,“那打呀!还等着作甚?!打跑蚩尤啊!”

    “倘若凡事仅凭打一架就能解决,那与低级野兽又有何异?”

    “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算计来算计去的麻烦样子。”

    “那你想一想,是做千古帝王的喜欢打打杀杀,还是无能之士更喜欢打打杀杀。”狗子瞥他一眼道。

    “道理不能这样讲,要是能直接杀了,做什么还要憋屈着受委屈?”

    “道理也不是你这样讲的。”

    “虽然我是妖,但我也为你们神仙感到不公。凭什么神仙就要多担着这么多的责任,谁的仇谁报,谁的怨谁了不好吗?凡是都要先考虑苍生,行事没有你们自己的原则,那这个神仙做得有屁的意思!”

    夕夜挣扎要从狗子的爪子地下钻出来,边钻边道:“再说了,邪魔妖怪可从不考虑苍生,他们为所欲为,就是打起仗来也一身轻松。何况你看现在,明知道是蚩尤作祟,蚩尤可是个大祸害,你们却不除他,不就是在留祸患吗?!难道留着祸患不除就是对苍生好了?”

    “祸患”二字猛地刺到了林苏青的耳朵里,他对这二字尤其敏感,偏是这样的时候,更为敏感。

    刹那滚雷大作,无数道闪电霹雳从低沉的天盖上倾盆大雨似的落下,滂沱无序,胡乱的、疯狂的霹打,恐怕此时此刻的凡间,正民不聊生。

    “呵,二太子你看,连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有什么不能以生死来解决呢?死一个本座痛快,死一百个本座就更痛快!哈哈哈哈哈~”

    他疯也似的,面目狰狞可怖,他俄尔转向那位三只眼的神君道:“二郎真君,你的舅父可晓得本座回来了?你可告诉他了?快去,甩起你的狗腿子跑快了去,去告诉他,本座正在帮他天谴凡间的‘恶人’。”

    “你是枉杀无辜!”二郎真君怒斥道。

    “枉杀无辜?哈哈哈哈哈~”林苏青笑得邪肆,“可是本座认为他们十恶不赦啊,难道不是吗?”

    夕夜被林苏青的模样惊吓住了,他呆愣道:“小青青变了……怎的突然就变了?不不不!他是被蚩尤附体了!狗子你快放开我!你让我去……”

    “去送死吗?”狗子踩得更紧了,踩得夕夜呼吸都算勉强,更别提再与它争执。

    “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山苍神君蹙眉琢磨着。

    “哪里?”狗子问道。

    “说不上来,但我感觉不太对劲。”山苍神君思前想后,还是无法解释自己的感受,他蓦然问道,“追风神君,你曾与魔神蚩尤交战过,那是个怎样的魔头?也是这般……嘶……这般古怪吗?”

    “古怪?”

    “不,也不是古怪,总之……我觉得……”

    “离鸦。”

    山苍神君正在琢磨着如何形容心中的感觉,忽然心神一紧,被林苏青的一语绷紧了心弦。

    “属下在~”

    “这里统共有多少学子。”林苏青若有深意而又轻蔑地问道。

    “回禀大帝,这里没有学子。”离鸦抱拳俯身,巨大的帽檐盖住了他的面孔,只有那薄得如同一道血痕的唇,勾成一条诡异的曲线笑着。

    众神一震,大惊不妙!只见林苏青身后的魔军忽然消失了一部分,他们仿佛突然被土地吸收了似的,一眨眼就不见了。

    “不好!在殿内!”山苍神君话刚出口的同时,狗子已然缩小了一些身姿,回身奔入殿内,霎时阵阵哀嚎自殿内传出来,凄厉无比,惨不忍闻。

    殿内正在鏖战,那些魔军避开了自天罩下的结界,也避开了周围包满的天兵天将和夜游神的分身,从地底潜入了广华殿,正与学子们厮杀。

    狗子进去一爪子便能拍死一个,可是死并不是结束,他们每一个在死亡的刹便立刻分解出许多碎片,碎片如吸虫,立即包裹最近的一名学子,通过他们眼鼻口耳肌肤毛孔潜入他们的体内,寄生于他们的元神,迅速吞噬他们的心志,使他们成魔。被入侵的学子越恐惧,便被吞噬的越迅速,简直无孔不入!

    只有夜游神能对付他们,夜游神一把抓起几个直接吞下肚去,可是夜游神分身越多,他的力量就会相应减少,吞食太多后,连他自己的分身也一并涨消了。

    广华殿内痛苦的哀嚎声此起彼伏,就连天兵天将也难以招架魔军的这般侵入!整个大殿哀鸿遍地,惊心慎目。

    那些被吞噬心志控制元神堕入成魔的学子,顿时失去了理智,凶狠无比的攻击自己昔日的同窗旧友,杀魔亦是杀生,魔活不成,人也活不成,而不杀则会牺牲更多的学子!

    狗子只恨自己被罚无法恢复正身,否则怎会束手无措!气啊恨呐!

    “山苍子!”每入一魔,狗子便一爪子丢到山苍神君身边。

    山苍神君倒是能对付他们,他的三爪锁魂链,每锁一人,便能驱除一魔,可是他统共只有七条,如何锁得住这越来越多“魔”。

    而那些魔晓得他的厉害,于是扔去一个,便立刻跑开一个,抑或是团团围住他,叫他应付不暇。

    而夜游神们见不得山苍神君有难,顿时纷纷赶去他周边,与那些入魔的学子纠缠。

    “这伤不得杀不得!如何是好!”

    山苍神君已被入魔的学子们包围得不见其身影,狗子抬爪聚起灵力奋力一震,广华殿颤动不止,那些“学子”们被震散,只见山苍神君一身斑驳伤口,狼狈不堪。

    “险些以为连本君也要入魔了。”山苍神君抖了抖袖子,连忙取了腰间的葫芦,塞子一拔,放出无数只女鬼来。

    “去!缠住他们!”他下令道,“有大功者准予轮回。”

    那些女鬼一听旋即冲着那些魔族和入魔的学子们蜂拥而去,她们尽是被锁住了灵魄的恶鬼,三魂七魄只有一魂在世,除了做恶鬼,做不成别的。

    “以暴制暴,以恶制恶!”山苍神君揩了一把脸上的伤口淌出的道道血水,"非逼本君少赚几个银子。”

    “不好!”狗子猛地大叫,吓得山苍神君一惊,“夕夜!”回头就见狗子奔到他跟前来,急忙问他:“山苍子你看见夕夜了吗?!”

    狗子与山苍神君连忙四处寻找夕夜,可是殿内到处不见他的身影,他们连忙赶出殿外展开寻找,然而殿外找遍了也仍然不见他任何踪影。

    夕夜不见了,这可真是大事不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