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请不动的小姑娘
    林苏青如何也想不到夏获鸟所说的究竟是谁,打从他来到这边世界,有印象的女性本就不多,算得上朋友的更是少之又少。不是那广寒宫的玉兔未迟,算下来不外乎丹穴山太子府中的那位引路的仙娥、夕夜的暗卫洛洛、还有三清墟的幽梦、翼翼……还有那位姑获鸟……

    想起姑获鸟时,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她故作谄媚的模样,便觉心中泛凉,有些伤怀。

    而这其中,几乎没有谁能够符合夏获鸟的形容。幽梦的模样大约能称得上生得可爱,可是但凡见过她的人,就绝对无法忽视她的气场,因此便一定不会被她的五官所吸引注意。她的那一双大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天真烂漫。反而有一种看她一眼就会死的意味。

    他穷尽脑筋的去回想,除了这些外貌上的形容,还不能是平凡的普通人,能够找到那间小木屋,想必也的确不是什么萍水相逢之人……

    “怎么?还是想不起来是谁吗?”夏获鸟饶有意味地瞧着他,眯着眼睛笑道,“也不为难你了,想不起来就算了。”

    林苏青愣了愣,尽管她说得有理,有时候想不起来一些事一些人,确实是人之常情,可他心中还是有一点惭愧,只怕当真辜负了谁的情义。可是……他在这边世界里交集甚少,但凡有接触他不可能毫无印象呀……

    “诶——你出来吧。”夏获鸟抄着膀子环抱在身前,侧身冲着身后的深林喊了一声。

    原来躲在那里吗?怎么他毫无察觉?林苏青当即看向狗子,只见躺在地上养伤的狗子随意地朝那林子里斜了一眼,仿若恍然大悟,道:“哦,是那个小家伙呀。”

    “怎么你也认识?”林苏青讶然不已,到底是怎样的神通,他居然半点没能察觉。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那片林子,却半天不见任何动静。

    “哈哈,是个极为腼腆的小姑娘。”夏获鸟笑了笑,又向那林子里喊道,“你不是要找他吗?来都来了?你打算永远不露面还是怎么的?”

    依然不见动静,哪怕晃动的树枝。看来她的心愿真的是打算永不露面。

    “哈罗小家伙,你要一直藏着吗?”夏获鸟抱着臂膀朗声向那林子,“此前你若要一直藏着其实没有什么。可是你的林苏青小哥哥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救命的帮助,难道你要拒绝他的请求吗?”

    “……”林苏青局促地抿了抿唇,他何时说过请求……

    狗子倒是忽然有了兴头似的,身体不能动,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神采奕奕地,时而瞅瞅他,时而瞅瞅那林子里,像是已经看见了她。

    林苏青也继续看向那边,就在他刚着眼过去,那林中突然有草木晃动,竟令他意外一惊,竟然有所期待——到底会是谁?

    却只是动了一动,便又没了动静。估摸她犹犹豫豫地走了两步,又羞羞答答地躲起来了。狗子与林苏青便都望向了夏获鸟。

    夏获鸟别有意味地笑笑,忍住了打趣林苏青的话,直接面向那边,又喊道:“千里迢迢不为艰难险阻跋山涉水而来,却在心上的小哥哥命悬一线时,置之不顾吗?诶——你心上的小哥哥现在正需要你伸以援手救他一救,难道你依然执意藏着,拒绝他吗?”

    心上的……小哥哥……呃……

    林苏青的尴尬与局促全然写在了脸上,羞赧得红透了耳朵尖,血通到脖子下,还见那略开的领前锁骨也红透了,恐怕已经烫遍了整个胸膛。

    那林内的几根树枝匆匆一晃,她像是猛地藏在了一颗树的后面。

    夏获鸟继续道:“你可知,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你若……”

    “咳咳……”正打算咽咽喉头的林苏青猛地一岔,不禁连忙咳嗽。

    “什么以身相许?!”狗子不顾伤痛骤然翻过身,很是反对。

    夏获鸟扭过头斜它一眼:“你急什么眼?有你一根毛的事情?”

    “当然不行!救她又不是林苏青!”

    诶?林苏青一愣?他曾经救过谁吗?不,是他们曾经救过谁吗?难道……是夕夜?

    “唔……”狗子刚说出来的话即刻似乎有些反悔,好似想到了什么,“不过……归根结柢的话,是因为了林苏青我们才会出现在那里……这样说的话……好像是可以算作因为林苏青她才能够活命,便……便算是林苏青救的她?”它很不确定。

    “管谁救的。”夏获鸟回过头来反驳了狗子,随即看向林苏青,“人家小姑鸟瞧上了谁便是瞧上了,什么恩情不恩情不过是个由头。”

    “这样说也对……”狗子因为这件事精神头变好了,伤势便恢复得极快,说话都随之清晰有力起来,“就好像——面对长得好看的就说今生唯以身相许,别的无以为报。而面对长得丑的,就说来生再当牛做马相报。”

    夏获鸟眉眼含笑地看着那片林子,感叹道:“是樽请不动的菩萨呀。罢了,你不愿意出来就不出来吧,你最好一直躲着别露面。你就祈祷林苏青死在这儿吧,不然你今后还要每天看着他和别的小姑娘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喜欢他的小姑娘多着呢……”

    “咳……咳咳……你别乱……”林苏青正想打断,夏获鸟连忙转过脸来悄声打断了他道:“嘘,你闭嘴,你懂什么。”

    “有点幼稚……”林苏青也小声道。

    “你懂个猪头焖子。”夏获鸟一顿不屑,便又向那林中道,“那你就看着他死吧,劝你走近一点,看得清楚一些。”

    便都沉默,只有一缕风在他们与树林之间缱绻地路过,卷起几片落叶,又飘落,撞到脚踝,又静静地贴在地面。

    “不如抓她出来算了。”狗子的提议遭来夏获鸟的白眼。

    “唉……”夏获鸟叹道,“没辙了,算了算了。”

    她这方刚叹完,转眼就见林苏青手中已经捏完了一个诀法,只听嗖地一声!林中骤然惊起一阵飞鸟,她连忙回头就见受惊的鸟雀仓惶四散之际霎时于林中窜起一团光,瞬间散开成无数道线,织成一张大网,自下而上的一包,将什么裹在了其中。再一回头,林苏青手中持诀,朝他自己这一侧一收,去看时那裹着的……就朝他们这边飞了出来……

    “诶诶诶!”夏获鸟一个惊怔反应过来,“你这是做什么!”

    他倒还晓得里头是个小姑娘,特地控得慢一些,权当是怜香惜玉。

    “唉呀!你呀你呀你呀!你叫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能……怎么能……唉呀!你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狗啃了呀!”

    “关我什么事儿?”狗子横眼过去,“这不是出来了么,要你废话那么半天耽误事儿。”

    “……”夏获鸟恨不得将它当成个皮球一脚踢到天涯海角去。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