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异样不觉
    狗子扫视四面八方所有卦位,只叹自己这一身惩戒封印,限制了它的法力。花王的攻击虽然厉害,但它不是躲不过去,在不受毒物的影响下,它甚至可以直接毁掉这个花王。但是这个阵法的布施者料到定有法力高强者,因此全都算计好了,若想顺利通过这个阵法,必然不能直接破坏花王。

    而它之所以不躲,便是因为它不能躲。此花王的尖刀铁鞭每一鞭甩出虽然皆带有术法,但因为她本身是一具傀儡,因此她离不开傀儡的计算机制。而对于她的攻击机制,狗子先前早已觉察,她的每一鞭或是每一次攻击,必然要命中闯阵者。倘若让它躲了去,那么就会集中夏获鸟、或是林苏青、抑或是半半,总之一定会有一个被她击中。

    而他们三个之中,恐怕谁也背不住她几鞭。

    它不能躲,便是拿命与她拼,所以它很是忐忑,你看这无边无际似的花海之内,埋藏着多少道机关秘法,而林苏青他们才不过迈出区区一小步,若是过多耽搁,它真的担心它挺不到最后去。

    林苏青找到的破阵之法,目前进展一切顺利,关键就在于它能不能撑得住了,这亦是重中之重是关键。

    反正无论破不破得了阵法,它都不能死在这里,那实在是没有颜面,没有谁知道隐居在阵法那头究竟是谁,皆时只会是堂堂战神陨在一处破地方的破阵法里,传出去岂不是闹了天大的笑话?它不能闹出这个笑话来,毕竟它还意味着丹穴山的一分颜面。

    当然更不能让林苏青死在这里,林苏青就算是死,也应该等到主上苏醒后由主上亲手宰了这养不熟的混账小子,就算……就算苏醒的是先祖……那么林苏青这头白眼狼也该由它替主上宰了。各命各有归处,总归不该送在这里。

    “林苏青!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你们多留心一些。”狗子呸了一口血唾沫,身上新增的半指深的伤口疼得它倒抽一口凉气,又对夏获鸟道,“他奶奶的,再给老子补一层护盾。”

    它不是自己不能罩,是因为要使得身上的护盾持续保护,也是需要持续的消耗体力和灵力的,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无论是哪样它都能省则省。

    “不对劲?”林苏青心道,其实他也有这样的感觉,不止有他,夏获鸟也有同样的感觉。

    也许这个阵法不该这样轻易的就被他找出破解之法?但这不过是源自他内心的自卑,因为对这个阵法的不了解,因而才有的不确定。但是作为追风战神也有这样的疑虑,恐怕真的有哪里存在着异样。

    身在阵中难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你继续找,我从上面看一看。”林苏青转身向夏获鸟道,随即他便驾云往上空滕去。

    自上向下俯瞰,好处是能够将整个八卦阵法一览无遗,然出自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同。

    “找到了!”夏获鸟一声惊呼,如离弦之箭往靠近西边的那块区域疾驰而去,果不其然,叫她找打了一个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印记十分隐晦的藏在她的大腿根处,若非疾风骤起,被她一眼捕捉到,恐怕难以发现。想来最先发现的印记都如此深藏不露,其他同样坎卦必然也都藏得难以发现的部位。

    夏获鸟雷厉风行转眼已经避开毒障出现在了那名女子身后,便是一掌,将那女子冲着坎位打去。

    中间屡次路过其他抱有毒气团的女子,她都巧妙的避开,并且不时以掌风控制印有坎卦印记的女子躲避其他女子的擦碰,饶是衣袂的擦碰也谨慎地避来过去。

    大约是因为太快,带起了风,又大约是因为风的缘故,那名被她打去坎位的女子手中说持抱的毒气团,仿佛散开了,毒气曳得很长,宛如被风扬开的轻纱。

    只是,她先前也用这样的方式推乾位的女子归位过,却不曾见毒气散得这样开,像是蓦然又涨了许多毒气似的。

    阵法内不时万箭齐发,铺天盖地,快而猛,都被他们安全躲避。因为他们脚不沾地,遂不惧怕底下生有剧毒的花草,也不惧怕那些随着阵内时辰走字而迁移、变动、交错的银线。它们都只在固定的高度内变换,而他们则始终与底下花草保持着将近半丈的距离。

    因此,他们只需要躲避乍然大开大合的捕兽夹,躲避数不尽的飞刀剑雨……最为危险的还属中心花王。

    她会突然收回尖刀铁鞭双手交叠在胸前开始疯狂的旋转,而在她旋转的时候,她的身上即刻爆|射出肉眼难以看见的银针,细如牛毛,透明如水,似鹅毛细雨,却极具杀伤力。因为每一针都是致命的剧毒,而它过分密集你能看见时却已经来不及躲避。

    只能看见身上的如蛋清浅黄的护盾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黄色针点,那些针点便是飞针所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可避免,全仗着先前所罩的护盾硬生生地受着这些飞针。

    大家都在提心吊胆,因为那些飞针实在过分的密集过分的细小,而护盾并非坚不可摧,万一有哪处招架不住而破损,那么毒针入体即化,在不知不觉间剧毒就悄然入体,并在体内快速蔓延……

    不怕见血封喉,只怕毒素悄无声息地种在体内,不知何时突然爆发。

    好在每一次的针雨时间都不长,那花王只转上片刻便停下继续出鞭攻击入阵者,皆被狗子直接截住。而每一次针雨一停,夏获鸟就会立刻为大家再次补上一次护盾。

    “必须加快速度,不能拖延了。”林苏青凝眉沉思,傀儡是凭机关驱使,不知疲倦,不存在消耗,可是他们不一样。

    就在这时,夏获鸟已经找到了第二名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眼见着她再次把女子推入卦位时,林苏青猛地发现,用同样的方式,而这名女子说持抱的毒气团并没有像先前那名女子手中的毒气团那样膨胀开,也并没有因为推去的速度过快而弥散!

    经此留意,他再次看向已经归入坎位的那名女子,不禁一震!只见坎位毒气弥天!分明只归位了一名,却比先前统共聚集了五名女子的乾位,毒气还重!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