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九宫八卦阵
    奇门遁甲窥天之术,若能了达其中的阴阳之理,天地便都在一掌之中。因此天地限制,倘如擅用此术造下了因业,那么必会遭来极为恶重的业果。

    饶是林苏青只是破阵者而并非施阵者,但他亦不能与他们多说此间详情,言多必有祸,听者亦有失,谨防天谴已矣。

    遂,大家从风而服,无不全神贯注地听从着林苏青的指令,不需要原因不需要解释,指如何便如何,奉命唯谨。

    此时的风也静云也轻,噪蝉停罢,鸟雀歇栖。自然宁静,使人即刻心旷神怡,这正是良辰吉时。

    林苏青抬头观测天象推算着时令,奇门遁甲分阴阳两盾,今下夏至刚过,必是采用阳遁合适。则顺布六仪,逆布三奇——

    “戊、己、庚、辛、壬、癸、丁、乙、丙的顺序从第一宫开始布。当前处在坎位,依次转去,末端便是坤位,再一步便回归来时的兑位。”林苏青持重道,“注意,坎为一宫,此处布戊,坤为二宫布己,震三宫布庚……”

    他一丝不苟的将类推的顺序告知给他们,以防行动之后万一碰上突发情况,手忙脚乱之间他们乱了顺序。

    接着叮嘱夏获鸟道:“八宫藏八门,行动之时一定要避免踏入伤门、杜门、死门这三大凶位。恐受其害。”

    夏获鸟点点头,只待他一声令下。

    “半半,你修为不够定不住心绪,因此你要切记——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要睁开眼睛。”林苏青说完忽而担心万一有突发状况干扰到她,于是几次嘱咐道,“你只管听我的指令,旁的一概不听。”

    半半抿着唇线,合上双眸认真用力地点了点头。

    一丝风起——

    “动!”

    林苏青一令,夏获鸟立刻入阵开始寻找对应的女子。而他则快速地捏着九个手印,一边捏印一边念着所对应的口诀。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此九印九诀结合天地万物之灵力,使一切归于平齐,“诸邪不侵,无所不避。九星应!吉门开!”

    休门、生门、开门,三大吉门瞬间大开,所对应之位骤时金光乍放。

    此时此刻只有林苏青发现了,此是踩吉门亦是踩入阵法的三个盲区,若不是适才吉门大开,怕是谁也无法找出施阵者居然将阵中盲区藏在了吉门之内。

    假如闯阵者不懂奇门遁甲之术,开不出吉门,那么被遁甲所掩的盲区,便永远藏在其中,任谁也寻它不出。而如此设计,只要开启了吉门,即使吉光不罩,那花环也打不到那三处。

    此设计精妙无比,绝得不留活口,却又留着缘分。因为,如若开启吉门便是同道中人,那么便如同向即将到来的客人打了一个和气的招呼。

    但这并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时候,林苏青肃然道:“你们注意,当阵中的时辰轮至任意凶门之时,那花王便会甩出那躲不过的尖刀花环。”

    他旋即叮嘱道:“狗子!当花王甩出尖刀铁环之时,你择近跳入这三处绽放金光中的任意一门。”

    并对夏获鸟道:“老师!当狗子跳入其中一门之后,我们二人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至另外两门,与它各占一道吉门,便可借助天地之威所向无敌!如此即可抵挡那躲不过的刀环,而后你再回去继续缠住那花王。”

    “好。”狗子亦是严阵以待,“当我大喊一声‘散’,你们便分头去站吉门。”

    “好!”林苏青与夏获鸟异口同声道。

    随即便各司其职,入阵解阵。因为这个阵法不仅仅采用了一千零捌拾局奇门遁甲,还布设了其他特殊阵法,因此期间内林苏青必须不间断的诵念心咒并续接手印,否则三道吉门一闭,凶门大开,后果哪堪承受。

    于是寻找对应女子归位的重任,以及割断机关之间牵连的银线等等行动重任,便主要扛在了夏获鸟的身上。

    大家无不一心一意的投入其中,倘若谁有闪失,便谁也活不成。

    ……

    一件事情如果觉得困难,必然是没有找对方法。一旦捋清了规律,一切便迎刃而解。解阵亦如是。

    他们严格遵循解阵之法依次行去,一切顺利,就连那些无时不刻企图侵染他们的毒气,也在他们站上吉位的刹那净化一空,,与此同时夏获鸟与狗子也得到了片刻的休息。

    只有林苏青不敢有半点的分心,他只有诵念的心咒不能断,续接的九方手诀不能停,更一丝一毫不容错。

    大家是真真正正的在于时间赛跑,眼见着阵中的时辰跑了又一圈,他们再次跳出吉门,夏获鸟继续寻找,狗子继续缠斗,林苏青始终立于正中央的上方,静神净心的诵咒捏决。

    借天之时,就地之势,顺阵之利,请万物之灵做助,前去万全,所向无碍。

    “接下来就是回到我们来时的兑位了。”夏获鸟见狗子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仿佛一个眨眼它就要倒下,“兑位只有一名女子,你再坚持一下。”

    狗子连看她一眼的力气也无,更无躲避那花王手中尖刀织成的铁鞭的力气,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奇门遁甲之术,不仅可以做局,还可作预测。”夏获鸟一边忙不停地搜寻,一边对狗子说道,“林苏青方才一定做过预测,既然他让我们继续闯阵,肯定是预测到我们必定成功。你务必要坚持住!”

    “放屁……”狗子累得连说话都尽是气声,说不出实声来,“都在阵里头了,不继续不就是耗死么,成不成都得继续啊……”

    夏获鸟语塞道:“你就少说两句省点力气吧!”

    兑位上的五只小熊猫们,相互靠着立在山头,两只小爪爪揪在胸口,直探着身子外下瞧。瞧着狗子浑身血肉模糊,那尾巴看起来都只剩下一层皮连着了似的,怕是没有体力支撑它鹅鹅伤势恢复。

    随即,几只小家伙头碰头围聚在仿佛商量着什么,紧接着就见它们小爪爪拉着小爪爪散开,围出一个小圈。

    它们的口中不停地碎碎念叨着什么,忽然,它们各自的额头冒出了一团光来,颜色各异,分别为金色、蓝色、绿色、红色、棕色,光团之间牵连出一个圈来,犹如它们依次牵着爪爪。

    夏获鸟愕然震惊——竟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色!顷刻,金牵向木;木牵向土;土牵向水;水牵向火;火牵向金……五行相生,生生不息,霎时!在它们中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团,其中融汇着五种属性,汇聚成阴阳八卦,循环不休。

    不及眨眼之际,只见那中间所聚的光团噌地一声如烈火陡燃,一道无色却有形的光柱如飞龙奔向狗子,直冲它后脊,穿过它之后又绕了回来,重新汇入那光团之内。似有一条小龙在那光团之内游动。

    狗子登时焕然一新,伤情大愈,重新恢复了神采,又惊又奇,连忙再与那花王搏斗。此间它逮住空隙望向那兑位的山头时,只见那无知小熊猫脚掌对着脚掌,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睡成个圆圈。

    狗子不禁纳闷——诶?方才不是从那边冲来了一道力量吗?咋回事嘞?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