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 明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村头的大槐树下,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在焦急的张望着。

    已经等了一会儿,按照时间来算,县衙夫人应该马上就到了,但她还是没有看到县衙夫人的马车。

    最终,她决定靠自己。

    山间有一条偏僻的小路,只要顺着那条小路跑去,她的处境一定会比现在安全很多。

    如此想着,她正要朝小路跑去的时候,有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入了她的耳朵,接着就有人喊道:“抓住她,柳蓁在那里,妖女在那里!”

    柳蓁站在那里,不再想逃跑,在那些年轻的壮汉面前踏实,她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抬眼望去,柳蓁都觉得可笑。

    那一群追她的男人,有的手持扁担,有的居然还拿着铁锹。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和蔼。

    跑到她跟前的时候,人们没有容她解释,直接就将她绑了起来。

    手腕被那粗重的麻绳勒得生疼,柳蓁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被他们带回村子。

    自己好不容易开始另一世,却要死在这些人的手里吗?柳蓁不由得感叹起来。

    柳蓁被那些村民带到村子的正中心。

    老人,妇女,孩子完全围成了一团,他们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柳蓁。

    让柳蓁感到震撼的是,二狗的尸体还没有入殓,也被人们放到一边。

    二狗的娘表情呆滞,眼睛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把这个妖女绑好,不能再让她跑掉。”村长的声音传来,立刻就有人又检查了她手上的麻绳。

    “娘,真的要烧死柳姐姐吗?”人群中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

    “她是妖女,早已经不是你柳姐姐,快点说话。”

    那个做母亲的心里显然是非常紧张,一边给孩子解释,一边用手捂住了孩子的嘴。

    烧死?想到这个词的时候,柳蓁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要是在有知觉的情况下,被活活烧死,那得是几度的疼痛?应该比生孩子还痛吧!

    记得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用各种方式引起的大面积流血性外伤,属于第八级疼痛,而比这还要痛,就是女人生孩子,就属于第九级疼痛。

    女人生过孩子以后,疼痛就消失了,但这活人被烧死,疼痛却是一直存在的。

    柳蓁倒吸一口冷气,就算再冷静的她,此时也没有了主意。

    “小三,你带人去找柴火,到了今天晚上子时,准备将妖女祭天。”

    小三听村长说完,就带着十来个男子去找柴火,那神情,就像得到皇上的圣旨一样。

    柳蓁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人群,她知道,人群当中的目光有嘲笑,有疑惑,有惊慌,甚至还有鄙夷。

    人情似纸张张薄。

    也许在这些人的眼里,是她害死了以前那个爱骂大街的柳蓁。

    就连家里平常吃的土豆和番薯,也不再是填饱肚子的食物,而是自己要害死他们的毒药。

    是谁说过,越是没有知识的人就越容易被鼓动?柳蓁这次真的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