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素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见陈大年这样说,素喜才消停下来,扭着水蛇腰去厨房里拿盘子了。

    陈大年则是坐在圆凳上,直接从桌子上拿了几粒花生米放到嘴里。

    素喜把一切收拾妥当后,便在陈大年的对面坐了下来。

    一双白嫩的小手倒了一杯酒,递到了陈大年的面前,问道:“什么事儿让老爷这么烦心呀,看到我了,都不高兴了。”

    “看到你还能不高兴啊,这次是真的有事,心里憋的慌。”陈大年眼皮也不抬一下。

    “八成是看上谁家的***了吧,我就知道你的心不在我这里,整天把我圈在这里,你又不来,心里整天惦记着别的女人,那你为什么不把我不放了?还省得你心烦了。”素喜说着,狠狠的白了陈大年一眼。

    “我现在真的没那个心情,别说是寡妇,就是十七八的大姑娘站在我面前,”陈大年不说话了。

    “心虚了吧?要真有个十七八的大姑娘站在你的面前,你还到我这儿来呀,鬼才相信。”素喜知道,自己说成陈大年什么样子,陈大年也不会生气,所以她才会这么得寸进尺。

    做了妾的女人,天生就是侍奉人家老婆的命,更何况自己是连个妾都不如的女人呢,如此想着,素喜更是想使出浑身的解术,要把陈大年给留下。

    “绸缎铺的事,卖着卖着没货了,人家要自己干。”陈大年甩出了这么一句话,便喝起酒来。

    素喜心想,原来是这事,只要不是别的女人和我抢男人,其他的都不是事。

    看到陈大年是真的不高兴,她也不敢继续撒娇下去。

    “老爷,那些人是新来的吧,就凭你在镇上做买卖这么多年,谁不知道你呀,多少都会给你些面子的。”素喜给陈大年添了一杯酒,问道。

    “可不就是新来的,到底是年轻,也不打听打听,我陈大年的绸缎铺在这里干了多少年了,想自己干,哪那么容易。”一听素喜提到自己的威风,陈大年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不过声音高归声音高,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已经提出来给他们加钱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单独干?

    这不是明摆着和自己抢生意吗?

    可自己又没有人家那技术,这生意,抢了也是白抢。

    “老爷跟他们说过加点钱吗?”素喜问道。

    “说了,人家不同意,”陈大年没好气的说,“当初谁也不知道他那个料子,现在我给他打出名来了,这下好,翅膀硬了,想自己飞了,***,气死我了。”

    说着,又喝了一口闷酒。

    “老爷,你别总喝闷酒,这样会伤身子的。”素喜娇滴滴的说。

    “我能不闷吗?我能不生气吗?这都骑到我头上来了。”

    素喜想了一会儿,轻声的问陈大年:“老爷跟他们说过,想要入股吗?”

    这一句话把陈大年给问愣了,是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说不定,他们会同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