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0 选择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东西不多,你看一下,心里好有个数,你也别说不要,这些东西,也是给那些丫鬟和下人们看的,别让人家看不起你。”柳蓁看着香草说道。

    “我本身就是一个小妾的命,还让人怎么看得起?”

    柳蓁最烦这种自怨自艾的人了。

    如果你想追求你的爱情,你大可以不嫁,路是你自己选的,现在,却表现出一副怨天尤人的样子,你怨得着谁?当初,也没有人逼着让你嫁给高寒做小妾呀。

    “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首先得自己看得起自己,路是你自己选的,现在花轿还没过来,如果后悔,还来得及。”柳蓁压住心里的火气,说道。

    “我不后悔,心是死的,反正在哪里都一样。”香草的眼里没有一丝生气。

    柳蓁不知道该说什么,在香草的屋子里待了一会儿,便走出去。

    看到柳蓁走远,香草这才坐到梨木圆桌前,一只手狠狠的敲在了圆桌上。

    “柳蓁,若不是你,我怎会给人做妾?你抢了我的如风哥哥,现在还在这里说风凉话,好人全都让你做了。”说完,便看向攥着茶杯的手指,由于太用力,那五个手指都泛白了。

    看着那粉红色的新娘套服,香草苦笑了一下。

    自从见到顾如风的那一天起,她就幻想着,自己穿着大红色的衣裳,凤冠霞披,盖着绣着鸳鸯的喜帕,来等顾如风接她。

    她是村里有名的美人,顾如风又长得英俊潇洒,她和顾如风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怎么会轮得上柳蓁?

    偏偏,命运却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上不得台面的柳蓁嫁给了顾如风,而自己,这美貌如花的人物,却沦落到给别人做小妾的地步。

    “罢了,这一切都是命。”香草的眼里流出两滴泪水,无声的滴在那粉红色的衣服上。

    花蔓儿听说香草自愿给人做妾的消息,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

    她虽然和香草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凭着自己对人的判断,就知道她是一个没有什么头脑的人。

    这样的人,也只适合给别人做妾,如此想着,花蔓儿的嘴上,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太阳落山以后,有一顶小轿子就出现在了顾府的门口。

    刘喜向里面的人通报,“来了,来了,迎亲的花轿来了。”

    珠圆玉润纷纷跑向府门口,她们以为是八抬大轿,锣鼓唢呐,没想到,只有一个花轿停在后门口。

    “珠圆玉润,赶快回来,你们两个人得扶着香草上花轿呢?”刘妈着急的在后面喊。

    “新郎呢?新郎还没有来呢?”珠圆撅着嘴看像刘妈。

    “小祖宗啊,你别喊了,别让香草听见了,这纳妾,新郎是不来的。”刘妈急得双手直拍大腿。

    在屋里的香草听得一清二楚,此刻,别人说什么对她已经不重要了。

    用手掀起喜帕的一个角,她只想再看那个人一眼。

    在自己踏上花轿以前,她只想再看一眼顾如风。

    可最终她还是失望了,直到她踏上花轿,顾如风都没有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