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0 赌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菩提寺回来以后,柳灼就开始抹眼泪。

    身边的丫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这个骄横跋扈的小姐,她们一向都不敢主动说话。

    让人奇怪的是,柳灼这一次抹眼泪归抹眼泪,但她没有大发脾气。

    柳涴的神色也不是太好,回来以后就直接把自己关到屋里,谁也不肯见。

    柳夫人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就开始着急,心想,莫不是她们中途遇到了什么事情?

    越想越着急,柳夫人情急之下,便去找柳灼,决心问一个明白。

    柳灼看到柳夫人过来,忙擦了擦哭红的眼睛,问道:“母亲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听说我们的三小姐哭鼻子呢,我心里放心不下,这不就过来看看,去庙里上香,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要是哪个丫鬟下人惹了你,母亲替你出气去!”柳夫人说着,就为柳灼整了整鬓边的头发。

    看着柳灼没有想说的意思,柳夫人转身看向秋兰,继续说:“秋兰,去问问,谁惹我们三小姐不高兴了。”

    柳夫人虽然没说怎么惩罚那些人,但寒若冰霜的脸,让秋兰的心里也一颤。

    秋兰刚要转身,柳灼急忙说。:“母亲不用了,没有谁惹我不高兴。”

    “秋兰,你下去吧,我和三小姐有话要说。”

    听见柳灼这样说,柳夫人就把秋兰支开了。

    秋兰刚一走,柳夫人就听到柳灼说:“母亲,大姐不疼我了,居然向着外人!”

    柳夫人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故意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灼就抽抽搭搭的讲了事情的经过。

    事情还得从白素宁离开以后说起。

    柳涴提醒柳灼在佛门重地说话要注意,柳灼当时就注意了一些。

    两个人按照提示上了香,回去的时候,柳灼忍不住又向柳涴说起白素宁来。

    柳涴和白素宁一样,都倾心于二皇子,柳灼那刻薄的话语在柳涴听来,就像是说自己一样。

    明知道二皇子不喜欢自己,却厚着脸皮往上贴,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到最后一定会年纪大了,又嫁不出去,让半个京城的人都嘲笑,柳涴认为,这说的不是白素宁,而是在说自己。

    而一旁的柳灼还在喋喋不休,“这样的人,简直把大户人家的脸都丢尽了,如果换作是我,我就不活在这个世上了。”

    “好了,你有完没完,你这样在背后诋毁别人,难道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所为吗?你怎么不想想,你丢的是父亲的脸!”柳涴厉声说道。

    柳灼当下就哭了起来,她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姐姐才会发如此大的脾气,自己明明是在说白素宁啊?什么时候姐姐开始帮着外人说话了?

    一路上,柳灼都在偷偷抹眼泪,而柳涴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柔。

    和柳夫人诉说这一切的时候,柳灼还在哭,柳夫人却笑了。

    “傻孩子,你姐姐那是关心你,换做是别人,怎么会这么严厉的要求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