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2 很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蓁有些奇怪,昨天可是风平浪静,没有刮风,又没有下雪,她怎么又没有休息好?

    “你先抬起头来,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就可以。”

    听柳蓁这样说,温才人犹豫了一下,就抬头看向了柳蓁。

    柳蓁看到的,又是一双红肿的眼睛。

    “长次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昨天晚上,又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你怎么又没睡好?”柳蓁问道。

    “娘娘,我害怕。”温才人说话的声音很小。

    柳蓁耐心的说:“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那是没有的事情,你不要老把它放到心里。”

    温才人听完以后就不说话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对于这件事情,柳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该说的她已经说了,如果温才人一直解不开这个心结的话,她实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可是,可是王贵人说,你是骗我的。”过了好久,温才人才说出了这一句话。

    这个时候,柳蓁的眼睛里再也掩饰不住那丝怒色。

    “你到我的床上去睡觉,其余的事情什么都不要管。”

    温才人也没有见过柳蓁这副样子,不由得害怕起来。

    “温才人,你随奴婢来吧。”珠圆轻声说道。

    “我是不是让皇后娘娘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这个宫里我谁都不认识。”温才人说完以后,就掉下了眼泪。

    珠圆轻声了劝着温才人,到底是年龄小,心上不盛事情,温才人才到柳蓁的床上不久,就沉沉睡去。

    柳蓁在玉润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玉润点头便出去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温才人睡醒,柳蓁没有留她在凤藻宫用膳,而是让她直接回去。

    延禧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在那重重的帷帐后面藏一个人,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玉润身材娇小,站在那里,像镶嵌在帷帐里面一样。

    温才人刚回,延禧宫不久,就有人通报说王贵人到了。

    你听说王贵人到来,温才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但她还是对着身边的丫鬟说:“让她进来吧。”

    王贵人到了延禧宫以后,并没有像温才人行礼,而是直接坐到了椅子上。

    “妹妹,听说妹妹今天又去凤藻宫睡觉了,不知道睡的可舒服?”话虽然是关心的话,可是从王贵人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异常冰冷。

    “我是从皇后那里睡觉了,睡得很好,至少比昨天晚上好。”温才人如实回答道。

    “妹妹还是不敢从这延禧宫住吗?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不敢住的。”

    听到王贵人说这些,温才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她知道王贵人又要说那一些让她害怕的东西了。

    看到温才人脸色慌张的样子,王贵人先是笑了笑,接着用她那甜美的声音说:“据说,先前那个薛贵妃死的时候,她胳膊上流出来的血,把整张床都染红了呢,不知道妹妹躺在上面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很潮?”

    温才人吓得立刻就哆嗦起来,不敢去看那张床,而在帷帐后面的玉润则是睁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