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尖叫
    “呸……”张晓实在是什么力气和他吵,可是不说话又不死心,只能费力的怼了一句:“传你大爷……”

    “别这么说,我大爷你也不是不认识。好歹咱还是好邻居嘛!”韩墨逗着张晓希望可以分散她的注意力,省的身体太难受了。

    只可惜他的话说完半天也没有听到张晓回答,等转过头去,那个小妞躺在火堆边昏睡了过去,嘴巴里还低声嘟囔着:“冷……好冷……”

    腿上的草药虽然可以缓解感染的状况,可是药效却着实有限——现下她已经高烧起来,就算是韩墨这样精于丛林作战能够熟识草药的特种兵,也没办法用现有的草药给她治好感染。

    看着面前呼吸渐沉的女子,韩墨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一阵阵带着雨的寒风不断灌进山洞里,就算身强力健的韩墨,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处于深秋的亚寒带地区入夜后本就相当寒冷,现在又下起了大雨,气温骤然跌到了冰点,如果带着浑身滚烫的小妞贸然闯进雨里,搞不好直接歇菜了。

    这他娘的真是麻烦了。

    韩墨焦躁地在洞穴里走来走去,希望能找到点什么,只可惜这个破洞里除了吃剩下的动物骨头什么都没有。

    火堆边上张晓嘴巴里依然念叨着:“好冷……”

    一张小脸烧的通红,嘴唇却发白,身体身在还打起了摆子。

    “真是个麻烦的丫头。”韩墨皱了皱眉头一屁股坐在她旁边,忍不住嘟囔了句。

    似乎听到韩墨的声音,张晓皱着眉头睁眼看了看,接着竟然晃晃悠悠的爬了过来,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健硕的腰,嘴里还念叨着:“辰,我好想你……”

    韩墨被张晓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往下拉扯她:“张小妞,我说你仔细瞅瞅,我是浑小子,不是二哥啊!”

    “别走,辰……”可是张晓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把韩墨抱得死死的,嘴里还不断地念叨韩辰的名字。

    “我靠,你别这样。”一股股只属于女性的体香不断袭来,韩墨被张晓弄得束手无策,也不敢用力拉扯她,生怕伤到她。

    就这么拉拉扯扯,张晓反倒是越抱越紧,滚烫柔软的身子紧贴着有点恶寒的韩墨。

    我靠,真是要命了。

    老子虽然博爱,可真不喜欢这调调啊!

    韩墨郁闷的叹了口气,这简直是在考验他的定力,但这小妞已经烧成这样,总不能放着不管。

    最终,他还是横下心从后面紧紧的搂住张晓,在她耳边低声念叨了一句:“,乖。”他知道这个昵称是韩辰私下称呼张晓的。

    韩墨这话说完,张晓果然安静了下去,她紧紧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低声的念叨了一声:“辰。”接着再次昏睡了过去。

    韩墨见状也松了口气,扯过两人的衣服把他们紧紧的裹在一起,希望借用自己的体温让她舒服点:“我说张小妞,等你醒了别要死要活啊!”

    …………

    清晨,一抹阳光从洞口洒进来,正好洒在张晓俏丽的脸上,晒得她脸颊有些泛红。

    她眯了眯眼睛,秀眉微蹙打算转个身再睡一会,毕竟这连天连夜的奔波逃命让她十分疲惫。

    可是,见鬼了!

    一翻身,脸却贴上一块触感火热的肌肉上,从脸上传来的触感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肌肉十分结实,只不过身上却有不少伤疤。

    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张晓暗暗抽了口凉气,随后费力地睁开双眼,触目所见就是一道峰一般坚毅的下巴,仔细看还有些硬生生的胡子茬。

    这,这是韩墨?!

    这张脸她简直太熟悉了,这是一张从小见到大,也烦到大的脸。

    等一下,她怎么会在这流氓的怀里?

    只觉浑身发冷的她慌乱地低头看自己的身子,就见只穿着不知道谁小背心,胸前露出大片雪白,至于韩墨更干脆,除了盖在身上的一条薄毯子,根本是不着片缕。

    更要命的是韩墨还紧紧的抱着她,这条分外结实的胳膊格外有力,一只手更是盖在她的……高耸的……

    “啊!”

    终于忍不住哀嚎了一声,她快速的挣脱了韩墨的怀抱,从地上捡起已经全干了的衣服。这个向来有洁癖的女总裁,也不管脏不脏的就往身上套。

    被这阵子喧闹惊醒的韩三少一脸无语地瞅了对方一眼。

    妈的,折腾一夜直到天边泛白老子才眯了一会,睡得正香耳边突然传来一连串的尖叫,震得他耳膜生疼。

    他闷闷的睁开眼睛,一边抬手掏了掏耳边:“我说你这喊什么?过来再睡会儿。”

    我喊什么?!

    还让我过去再睡会儿?

    张晓恼怒地看着韩墨,要不要脸了?

    “韩墨,你个臭流氓!”指着眼前这个满脸事不关己的家伙,叱咤商场的女大总裁终于怒了,“你竟然,这么……”

    上下打量着张晓,韩墨见她气得小脸通红,心中却十分纠结,明明是你自己投怀送抱,死抱着他不松手,怎么反倒成了我是流氓了?

    “烧退了?”不过话说,能这么精神,或者是神经的大吼大叫,多半是退了吧?

    “我?”张晓被韩墨这么一问不由得怔了,接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真是退烧了。

    奇怪。

    她明明记得昨天烧的厉害,虽说从小身体素质就十分好,不是母亲舍不得,也许早就进部队了。

    可是之前的那种发烧法,怎么也要好几天才能好起来。

    “你帮我治的?”她狐疑的打量韩墨,“你什么时候成神医了?”不是医科大都没毕业吗?

    “我哪儿有这本事……”这次轮到韩墨狐疑了,他探究的看着张晓,脑子里似乎闪过某种念头。

    快速的恢复力,超强的反应能力。

    这女人怎么也……

    暗暗吃了一口凉气,韩墨腾地从睡觉的稻草上坐起来。

    着急忙慌地在自己身上找伤口,随后脸上变得越发吃惊起来。

    他想起来了,昨夜被那个狡猾的佣兵连开数枪,自己明明还中了一枪,现在……又恢复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