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胜利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仅没有造成伤害,迸射出的子弹,甚至撵都撵不到韩墨。

    原来刚才那机枪手对他造成一种枪枪咬肉的情形,显然是韩墨刻意造成的;可接下来的状况让韩墨很是无语。

    就这么打了一会,沃尔夫唯恐韩墨不死,竟然还亲自上阵,拿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手雷和烟雾弹,不断的向着试炼场丢去。

    顿时,子弹和炸弹不断的从韩墨身边飞过,在他不远处的沙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的坑,细密的沙粒漫天飞扬,只能看到他模糊的影子。

    “别这样!”张晓站在场外见到这个情形不由得悬了起。一边担心韩墨的安危,同时也不满沃尔夫的卑鄙。

    至于安吉拉和卡洛斯更是恨的咬牙切齿,要不是狂狼人多势众,沃尔夫的作为又不违反规定,他们真的很想把这个小人千刀万剐。

    “沃尔夫,住手,这太过分了。”终于就连金丝兴也忍不住了,虽然他很想知道韩墨的极限到底在哪儿,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实在太过危险了,韩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的投资就全部泡汤了。

    只可惜,沃尔夫却没有搭理金丝兴的话,手中的手雷依然不断的往训练场中招呼。

    “妈的!”金大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见到沃尔夫还在继续顿时怒了,开口就骂了起来。

    金丝兴骂了半天沃尔夫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丢着自己的动作。虽然雇佣兵的守则让他不能对雇主下手,但是他却可以选择抗拒雇主的命令。他现在早已经杀红了眼睛,不把这混华夏狗处理掉,他是不会罢休的。

    然而,沃尔夫的疯狂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训练场中的韩墨几乎化成了一道黑影,快速的在各种机关和弹药之间传送,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很快,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出口处,身上除了被尘土弄的有些脏以外,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丝毫变化。

    冷冷的扫视沃尔夫一眼,他看向计时员:“多长时间?”

    计时员虽然惊讶于韩墨的速度,可是还是十分专业的早就按下了秒表:“1分36秒……”这话说完,连他都是一惊,急忙多看了两眼秒表,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计时员这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韩墨,沃尔夫更是目瞪口呆甚至身体还保持着丢手雷的姿势。

    1分36秒!

    怎么可能?竟然比巨熊约瑟夫还快上将近一分钟!

    一时间,沃尔夫看韩墨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仿佛眼前的已经不是人,而是什么妖怪。

    至于安吉拉和卡洛斯以及村民们,早就领教过韩墨的身手,如今更是把他当做神来崇拜。

    不过准确的说,韩墨也的确不算是正常人了,正人哪有他那种反应速度,更没有能在黑暗和水中看清楚一切的眼睛,以及强大的自我恢复能力。

    其实刚才在闯关的过程中,他也被流弹擦伤,只是现在已经恢复了而已。

    在场估计也只有张晓对着韩墨皱了皱鼻子,低声嘀咕了一句:“骚死算了。”不过话虽然这么说,眼中却带着异样的神彩。

    经过短暂的安静之后,训练场中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韩兄,好样的!”金丝兴更是对着韩墨竖起了大拇哥,顺便鄙视的瞥了沃尔夫一眼——看来他这个合作伙伴没有选错,未来的雇佣兵界,他金丝兴的雇佣兵团必定会占有一席之地!

    韩墨却没有太多喜悦,这对于他其实并不算什么。他只是把视线转到沃尔夫身上,傲然的抬了抬下巴:“怎么样?还想继续吗?”

    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要不要继续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以韩墨的实力闯过下一个关卡,绝对是一分钟之内的事情。

    最终,沃尔夫狠狠丢下手中的装备,转身往宿舍楼走去。那个听从他命令的机枪手更是连机枪都不顾,恐惧的看了韩墨一眼,也跟着沃尔夫一起离开。

    等带头的沃尔夫离开,狂狼的人也觉得丢了颜面,走的走散的散。

    虽然训练场上一下少了不少人,可是热闹却不丝毫不减,反而更胜。

    j国的土著们有二大嗜好,一是喝酒;二就是唱歌跳舞了。

    此时这群土著村民们就开始围着韩墨歌舞起来,歌声嘹亮豪迈,就算听不懂他们唱什么,也一样可以明白一定是歌颂英雄的。

    “他们真把你当成神灵崇拜了。”

    几分钟之前,韩墨还身在那个决死之地,有可能下一秒钟就可能被击倒,甚至杀死!现在他安然无恙地从那个地方出来,张晓的满心担忧开始化为不爽,先是撇了撇嘴,随后回应着对方不满的目光,“你瞪什么眼睛啊?”

    “怎么,哥太帅了你嫉妒啊?”韩墨抱肘,忍不住跟张晓开始了日常互怼模式。

    “呸,谁要嫉妒你。”心底明明对这浑小子充满了担忧,张晓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转身从土著们临时搭建的舞池中走出,飞也似的离开了。

    “这小妞的脾气还真是越来越差劲了。”耸了耸鼻子,韩墨这才注意到受了伤的安吉拉连站都站不稳了,在别墅区两个女佣的搀扶下,快步往古堡那边去了。

    “韩兄不必担心,我这里的医务人员都是最好的。”金丝兴见他满脸担忧溢于言表,马上拍着他的肩膀笑笑,“就那点小伤,很快会痊愈的。”

    韩墨没有回答——当然他明白金丝兴这么说,无非是想让他全心全意地扶持他的兵团罢了,当然反过来说,韩墨也需要金丝兴,才能完成自己报仇的心愿。

    张了张嘴,韩墨正打算说点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只是看了一眼来电,他的脸瞬间就白了。

    “失陪了金少,”韩墨一边向远处跑去,一边歉意地笑了两声;随后一路朝着相对安静的走道狂奔过去。

    快速按下接听键的时候,他还在呼呼气喘着:“喂,是我!”

    “混账小子,你怎么在j国惹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