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治疗
    ,精彩小说免费!

    直升机又在缓缓远去,韩墨猛地从后腰拽出啸牙军刀来。

    这混蛋留不得,几分钟之前还用政府军要挟他跟卡洛斯,显然是个道中老手,留下必然是个祸胎。

    刚逼进上去,这个自称指挥官的人却叫苦起来:“别杀我!求你们千万别……我,真的只是为了我的弟兄!如果你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他们两个!他,他们其中一个就是附近渔村的村民,家里还有个怀孕的未婚妻等他回家呢!”

    韩墨迟疑。

    之前所说的话让他心里更添了不少烦躁,但这句“怀孕的未婚妻”简直像个重磅炸弹在他心里炸了。

    瞬间想起了牺牲在阿曼森林的二哥,他的心中也一直记挂着家中的未婚妻张晓。

    脖子里的项坠忽然让他很不舒服,韩墨拧了拧眉头暗骂:你他妈怎么又心软了,这种时候,应该除掉这祸根才是。

    下狠心又扬起了军刀,一旁的卡洛斯却是拦住了他:“你说你的弟兄是这附近渔村的,他叫什么名字?”

    “杰拉德……他叫杰拉德,我叫波尔!”偷车贼眼见两人面露犹豫,明显是个活命的好机会,赶忙什么说什么,差点就把自己祖宗八辈都交代出来了。

    “红脸杰拉德?”卡洛斯一跳半尺,差点惊叫起来,“他,他还活着?”

    韩墨捂脸。

    明显这么激动,这是遇故知了,想做掉这小子是不可能了。

    “所以我真的没有骗你们……”这个自称波尔的小个子十分激动地说着,“他被政府军伤了,伤势很严重,出血根本止不住,还高烧……我真的只是想借你们的车,带他赶快去附近医院治疗!”

    韩墨拧了拧眉头,还是抬手解开了对方的绳子。

    就算不是为了卡洛斯的那个没见面的兄弟,其实,韩墨也需要一个带路党。

    目前这个情况看,政府军显然已占领了西部沿海,他跟卡洛斯都不熟悉地形——别说他俩现在荷枪实弹,就是稍有点军事素养的政府军,在检查他们的时候,会很轻松地从他俩手上的老茧分辨出他俩都是军人。

    这要是两眼一抹黑往里面冲,指不定直接栽进人家怀里倒大霉。

    深吸了口气,韩墨还是把他双手捆起来扔进车子后座:虽说答应他去救战友,但这小子花招太多,必然要防备着点。

    但接下来的事,韩墨觉得自己是操心多余。

    驱车前往附近的一个仓库,韩墨看到了波尔那三个受伤的战友。

    三人身上连波尔这样统一的制服都没有,手上的枪械最高级的恐怕就是一支n手ak,其余使得都是二战时期土民兵泥腿子都嫌弃的自制枪,准星一路都歪到了祖太奶家;威力之小,恐怕连路边的野狗都打不死。

    韩墨拧着眉头一扫,那个蜷缩在角落稻草上的年轻人已奄奄一息;如果是平常的话,优先抢救的肯定是重伤者;但这是战场,战场上的准则反而是抢救伤势最轻的人——因为轻伤者可以很快补充到战场上去。

    不过韩墨还是走上前去迅速地查看对方,以他学医一年和战场上的经验看,这年轻人就算是在华夏北都最好的icu病房,只怕也逃不脱死神的镰刀;现在在这又脏又乱的仓库,熬得过今夜也熬不过明日白天。

    “他不行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支针剂递给卡洛斯,韩墨沉声说道,“给他打一针吗啡,让他走的舒服点。”

    波尔一听这话,当下就差点哭了出来;但战场上就是这样,稍稍不留神就会丢了小命。

    他硬生生地哽咽着,又是说道:“那……那我这两个兄弟呢?”

    这两人的伤势都不大重,但明显受了不小的惊吓:见韩墨和卡洛斯两人靠近,都表现出十足的惊恐,有一个甚至拔出了腰间的菜刀。

    “杰拉德,喂,小子,你还记得我吗!”卡洛斯一把夺过对方的菜刀,慌乱的连声嚷嚷着,“是我!”

    这个被他称之为杰拉德的年轻人果然是个红脸胖子——在听到卡洛斯的喊叫时,眼底忽是划过一丝震惊。

    随后愕然的目光渐渐多了几份镇定,才是看清对着自己怒吼的人,惊喜道:“卡洛斯?好久……好久不见!”

    老乡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韩墨抱肘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一边叙旧,一边治伤,心里颇有几分感慨。

    虽说他对j国土著语还有点不大懂,但大概也听懂了两人在说什么。

    有年头没见,这些贫困渔民都是被反对军撩拨起来的,以为只要跟着反对军打天下,很快就会有好日子过——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大量的同乡,朋友,亲属在牺牲之后,连最起码的抚恤都没有得到,反而被包袭而来的政府军打得节节败退。

    他们四人本来分属一个小队,指挥者就是矮个子波尔,但和大部队失联后,却不小心撞进了政府军的包围圈,这几日一直在疲于奔命。后来才知道,活动在此地的白头军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他们现在打算逃离火线,然后还是选择回家种地打鱼去。

    “一窝子普通人,做什么打土豪分田地的鬼梦。”韩墨忍不住吐槽,心里好笑的很。真以为拿上枪就是军人了,正经打起来你们还差得远呢。

    话虽如此,还是拿出绷带伤药给他们治疗。

    除了枪伤,他俩身上还有数目不轻的擦伤和刀伤,但韩墨够专业,很快就把两个伤员的伤口处理好了。

    而这个时候,卡洛斯和杰拉德又是提起了他们被血色毒蝎屠村,然后迫逃命时候的事,这两个身高超过两公尺的大汉又是泪流满面。

    韩墨看到两人抱头痛哭的样子也不禁唏嘘,可是唏嘘归唏嘘,他却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两人继续叙旧。

    “好了,卡洛斯。咱们该走了。”这个地方还处于政府军的包围圈,虽说只是个不起眼的仓库,但并不代表这里就安全。

    虽说声音很微弱,但属于黑鹰直升机旋翼的声音始终在附近盘旋;而且已有靠近的迹象。

    如此看来,这些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政府军,应该很快会找上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