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狂狼
    ,!

    g国。

    南部的阿曼山脉,被无名的原始森林覆盖。疯长的藤蔓覆盖无余,遮天蔽日的浓密树叶,把整个世界都拒绝在丛林之外。

    古老的森林深处,有一圈架设着高压线的黑色水泥墙,一座颇现代化的独栋建筑物矗立其中。

    似乎无人的建筑物内,突然有多个刺眼的红光来回扫动——这是枪械用于瞄准的红外光线。

    数个身穿维和军制服的士兵,正怀抱着通体黝黑的95式自动步枪,在这建筑物中飞速梭巡着。

    他们在清场,挨个检查过这座建筑的所有房间。

    “野狼向队长报告,二楼清除,未发现可疑目标!”

    “灰狼向队长报告,三楼清除,未发现可疑目标!”

    渐次变得深沉而死寂的浓夜中,接连出现清晰而坚定的声音,这是士兵们通过无线耳麦向指挥者回报情况。

    “收到!雪狼野狼前后院警戒,其余全体到后院集合!”暗自松了口气的队长,却在回答的同时蹙起了眉头:叛军,难道真的逃了?

    身上虽然穿着维和军制服,但他们并非华夏维和军——这些士兵的真实身份,是华夏特种部队,银狐!

    这次任务执行地点的研究中心是由多国联合建设,地处g国阿曼山脉腹地,是包括华夏在内的多个国家的重点研究基地。

    12月24日,正是西方节日平安夜,研究中心突然遭到了g国叛军的疯狂进攻。

    负责研究中心治安的正规军死伤惨重。在叛军攻破防线前,留守部队向g国境内的多国大使馆请求支援。

    正在g国境内执行维和任务的银狐三队,在得到增援命令的他们立刻取道向南。

    在雨季的原始森林中急行军三个多小时,战友们与叛军接触,可敌人却一枪没放,就销声匿迹在这无名的原始森林中。

    得到队长的命令,除了前后院保持警戒的士兵,其余都赶去集合。

    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强壮士兵带着些得意:“这些差劲的敌人还算识相。普天之下,恐怕没人敢在我们银狐三队身上碰运气吧!”

    “对,就没有我们用子弹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有,就再送他手雷!”

    围在队长身边的士兵们表情轻松。

    “少贫嘴,我们也该带着研究人员撤退了!”队长冷厉训斥。随后,他转脸对着负责通讯的部下发问,“孤狼,通讯恢复了吗?跟狂狼失联有一个小时了,可别让丛林里的食人族抓走吃了,那真能让银狐全军笑掉大牙!”

    话虽如此,队长的脸上还是充满了对失联战友的担忧。

    代号狂狼的战友,不仅仅是自己的手下,还是自己的亲弟弟。

    作为这次任务中的狙击手,他负责在外围制高点监视和狙击敌人。最重要的是,他还不算三队的正式队员,这次来g国执行维和任务,算他正式加入的考核。

    可现在,他跟在身在研究中心的三队,已失联超过一个小时了。

    “队长,狂狼那小子你最了解吧?下手可狠着呢,林子里能奈何他的玩意儿,恐怕还没生出来吧?”孤狼笑容很是轻松,“食人族算什么?”

    “哈哈……”

    队长刚是蹙眉,耳机里突然响起爽利的笑声:“食人族?对我来说就是一梭子的事啊!我是怕来几个美艳女野人啊!光溜溜的披几片树叶站在跟前,啧啧,那我这一世清白,可就全毁了!”

    就你小子,还有清白一说?

    一席话惹得众战友忍俊不禁,队长的担忧随即消散,却又忍不住训道:“通讯恢复了,为什么不早点报告?”

    队长的话音未落,就听耳际响起“砰”地一声脆响,就见漆黑空中倏然有光划出一道刺眼的火光,犹如流星般瞬间射向黑色的墙头。

    那不是什么“流星”,而是突袭的流弹!

    谁开枪?

    在场的所有银狐队员一齐变了脸色,同时抄起了手中的武器——冷月之下,散射出一片寒光。

    那坚实的砖块给这带着火的弹头迸裂开来,打在距离最近的野狼身上,他立刻骂了出来:“狂狼,你这王八羔子!又不打招呼胡乱开枪,要误伤了狼哥我,跟你没完!”

    虽是这样骂着,野狼却很相信这位身作狙击手的战友。狂狼加入三队时间虽然没多久,可在特种训练营的时候,他就名声大噪,误伤的可能性基本为0。

    “不开枪,让你等死?”狂狼的回答让众人一惊,不由将目光同时转了过去。

    夜色早已浓沉,为防叛军偷袭,研究中心中断了不需要的照明,变得漆黑一团——但即便如此,借着屋内散射出的一点光亮,包括队长在内的众士兵们还是看清了那一大片黑色阴影:刚刚松了口气的他们,又不禁头皮发麻起来。

    蛇,不,是蚺。

    一条长度超过5米的森林巨蚺!

    “我去!”看着那大蛇还没死透,野狼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很清楚,这种生活在原始森林的大蛇十分凶猛,不仅力气超大,而且耐力极久。

    由于生活在树上,加上和环境类似的颜色,人或者其他动物都很难发现它们。这种蛇可以快速的在林间荡来荡去,连迅速的猴子都无法逃脱它的追杀。这种长度超过5米的林蚺,假如在100米内锁定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在发现它的时候第一时间射杀它,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还不谢我?”狂狼发出爽朗的笑声,“换别人当狙击手,这蛇该把狼哥你当宵夜了吧?”

    在场的战友们听到了狂狼的话,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纷纷将眼光转向那条还没死透的巨蛇。

    “g国人真邪门,怎么把研究中心建在这种鬼地方?”

    “是啊,亏是狂狼在,谁知道这林子里还有什么东西?”

    听到战友们的嘀咕,队长的眼神越发冷厉。

    不提那些蹊跷“逃走”的武装分子,就是这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他也觉得这里绝不是久留之地。

    “狂狼,你那边情况如何?”队长右手按在耳麦上低声发问。

    “报告队长,我现在无聊到数蚂蚁啊!”狂狼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在研究中心远处的制高点上,一个年轻士兵披着吉利服,架着巴雷特m95狙击枪,正伏身在草地间。

    尽管脸上涂满了灰绿相间的油彩,却无法掩盖这一副清俊的相貌。那漆黑眼眸射出的锋芒,简直比鹰隼还要锐利百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