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毒刺导弹
    ,!

    “我们被导弹锁定目标了!”话机里的讪笑戛然而止,紧接着就被接连响起的呼喊所替代。

    源于科学家们的尖叫此起彼伏,韩墨根本听不清战友们在喊什么。只有0.01秒的短暂失神,韩墨立刻回神过来,脑子里冲头就是一股冲动:绝不能让这该死的毒刺击落战友们的直升机!

    抬手的瞬间韩墨拉动枪栓,将手上这柄巴雷特m95的子弹退出,并换上了一枚同样口径的钢芯弹。

    “妈的!”

    换弹的同时韩墨已然瞄准了那枚曳着火光的毒刺导弹。风速,飞行高度等的测算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头顶一道雪亮的惊雷闪过,震耳欲聋的雷声炸响,惊得整个丛林宿鸟乱飞。

    砰!

    与此同时,韩墨手中这把m95发出尖利的枪声,银白的钢芯弹霎时击发出膛,在这死寂的深夜划出一道笔直的光冲天而起,照着那枚毒刺导弹就飞了过去!

    以巴雷特击发的钢芯弹,可以穿透毒刺导弹坚实的外壳,在命中直升机前引爆它——就听嘭得一声巨响,毒刺在韩墨的头顶炸开一朵绚烂的火花,数不清的弹片四炸开来,极大的冲击力将他掀翻,旋即重重栽倒在地。

    可在接触这湿滑草地的时候,韩墨的思绪忽然一片澄明:这,这太不可能是g国的叛军。

    要知道,毒刺导弹原产于m国,是一种价值不菲的单兵便携式防空武器。

    在g国执行维和任务也有些日子了……像这种政变频发的国家,活动在这里的叛军,多数只用得起二手ak之类的粗劣武器。

    类似毒刺这种洋气的武器,即便是有,也舍不得用在一架用于撤离人员的直升机上。

    难道这研究中心,有什么重要的资源?居然让这些人不顾国际公约,动用重武器打击一架撤离的直升机?

    或许他们跟g国境内叛军,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这种状况容不得韩墨考虑清楚了——因为就在韩墨倒下的瞬间,另一颗毒刺导弹已然接踵而起!

    可恶……

    冲头又是一股血气,韩墨奋力举起手中的巴雷特,想要故技重施打落这第二枚毒刺导弹,却不想在瞄准射击的时候,从枪机之内发出一声难听咔咔声。

    断了,手中的狙击枪,撞针断了。

    g国提供的这把巴雷特本该使用轻型子弹,但韩墨刚才为了击落毒刺,换上了沉重的钢芯弹,不堪重负的撞针难以为继,生生就那么断了。

    枪机无法再次击发子弹……他,救不了战友们。

    不……抬头的瞬间,他就听天边一身炸响。与电影电视剧出现的场景不同,毒刺导弹在击中目标时,听上去很像是突然的闷雷。

    咣!

    几乎震碎耳膜的巨响从耳机中传出,韩墨眼见载有战友们和科学家的直升机,被那枚毒刺击中。

    冲天爆炸光瞬间染得漆黑夜空半边天红,四溅的弹片形成了独一无二特有的剧烈“火雨”,大量的硝烟炸开白气,在这漆黑的夜空划出无数诡异的“线”。

    剧烈的爆炸产生了恐怖的冲击波,将方圆百米的树木震得拦腰断裂。

    “may day!may day!”继而连三的呼喊从耳机中传出。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通讯忽然中断了。

    眼看拖着火光的直升机不断起火和爆炸,以恐怖的速度沿着天空斜下坠落,韩墨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不甘地伏倒在地躲避燃爆。

    眼看这架载有科学家和战友的直升机,已化为一团燃烧的火球,以近乎于恐怖的速度向下坠落,攥紧双拳的韩墨只觉得骨头都在喷火。

    不管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居然敢阴自己的兄弟?

    妈的,到底藏在哪里?老子要灭了他们!

    短暂的颤栗后,伏身在地的他抽出身上的轻型步枪,用最快的速度把红外瞄准镜往眼睛一套,已在瞬间锁定射出毒刺导弹的位置。

    g国提供的红外瞄准镜光学性能太次了,在这样漆黑一片的密林中,一时半会儿根本搜不到目标。

    “妈的!”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的韩墨,恨不得将手中的步枪切换成连发模式,然后对那片丛林狠狠放他两梭子,至少能干翻那个射出毒刺导弹的罪魁祸首!

    咬紧了后牙,韩墨才将这种冲动抑制下去。这样干的确很爽,也能为弟兄们报这偷袭的仇——但这样做浪费有限的弹药不说,还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定了定神,继续保持着观察姿势的韩墨对着耳麦焦虑的低喊:“队长,队长!孤狼,野狼!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心急如焚的韩墨不断使用无线耳麦在呼喊自己的弟兄……可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除了呲呲的电流声,韩墨听不到任何回应。

    弟兄们,我的弟兄们!

    冷汗“刷”地就下来了,韩墨的呼吸变得越发局促。

    一秒,两秒……十秒……

    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

    韩墨心底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

    “狂,狂狼……”

    耳机中突然传出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

    “野狼,你怎样?”听到有人回应,韩墨突然周身颤抖,“连接定位系统,我这就过去救你们!”

    没有回答。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腰间的代表着求救信号的红灯亮起,韩墨猛地抓起gps定位仪,但数据还未完成共享,连接就中断了。

    他的心底,再次升起极大的不祥来。

    “野狼,回答我!”他不断喘着粗气,正要再次对着耳麦高声询问,却听到林子那边,似乎有动静。

    在这毫无光亮的死寂深夜中,任何轻微的响动都十分清晰。

    韩墨全身的注意力顿时凝聚一处,随后就见一颗光溜溜的脑袋出现在瞄准镜中。

    娘的,终于让老子逮到了!

    一股热血涌上头,韩墨的食指顿时扣在扳机之上,恨不能立刻开枪打死这光头。

    但属于华夏顶级特种兵的冷静,还是将这种冲动抑制下去,他再次吸了一口气,食指在扳机上松开,死死攥紧了身下的草地——掌中的冷汗,已将手中的草凝成了一坨球。

    轰!

    头顶又是一道惊雷闪耀,借助红外瞄准镜观察的韩墨看清了那片林地后,顿时心底大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森林中,影影绰绰的居然全是人影。据他粗略估计,敌方人数不下10人。

    暗自咒骂了一句,韩墨庆幸自己并没有急着射杀那光头。

    要知道,他们来g国执行维和任务,所使用的装备都是正规军提供的。

    他现在所使用的枪械,都并没有配备带灭烟装置的消声器。如果狙击枪在这种距离开火,暴露位置是一定的。

    如此一来,单兵作战的自己就成了敌人的活靶子,必然遭受灭顶之灾。

    坠机的弟兄们还等着救援,哪怕只有半点希望,自己也绝不能放过!

    眼底里的仇恨被缓缓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只属于华夏顶级特种兵的镇定和狠厉。

    一时很难判断对方的具体人数,但韩墨却看到他们统一穿着四色丛林迷彩:这种服装具有很高光学伪装性,能将他们彻底藏身在密林中。

    怪不得在眼皮子底下,自己都没能发现!

    韩墨简直气炸了肺。

    果真有备而来,连着装都这样专业……若不是循着那颗导弹的轨迹去找,韩墨不可能发现这些藏身密林深处的混蛋!

    瞄准镜中,为首的男人脸上抹着厚重的油彩,却没有头戴钢盔,银灰色的头发随风摇曳。他背对着韩墨现在的位置,对着手下不知在说些什么,想来应该是在分配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