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血色毒蝎
    ,!

    又是一道惊雷在头顶闪耀,韩墨在瞬间捕捉到了这一队人的特征:他们脸上戴着一模一样的骷髅面具,钢盔外都绘着一只红色的蝎子。

    这些人居然是……红蝎子!?

    血色毒蝎佣兵团,俗称红蝎子。世界排名第七,他们的成员大多是来自各国的亡命徒,由顶尖特种兵集合训练,拥有相当恐怖的战斗力。

    当然,与之战斗力相称的,当然是红蝎子不菲的价格。如果研究中心没有什么重要的资源,不可能有人雇佣这样一支价格高昂的佣兵团来袭击。

    忽然,佣兵们有了动作——三个荷枪实弹的壮汉突然取道向西奔跑而去,其余诸人则是在那首领的带领下,向相反的方向奔跑。

    居然……分兵了?

    眼见那三人奔跑的方向,是位于原始森林腹地的研究中心……而其他人,显然是往直升机坠毁的方向去。

    看来,还要对自己的弟兄们不利!

    他对研究中心并不感兴趣,毕竟那是科学家们关心的——现在他满脑子记挂着坠毁的直升机。

    目测坠落高度没有超过一百五十米,加上触地面应该是森林,树木会极大缓冲撞击力,乘员存活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攥紧了生死与共的狙击枪,韩墨从地上一窜而起:兄弟们,我这就来支援你们。

    正打算跟在敌人的大部队后面,去营救坠机的战友,耳机里突然响起一阵阵细碎的电流声。

    “阿墨……”

    细弱蚊呐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让他不由浑身一震:“哥,你怎样?接通信号,我马上去救你们!”

    “不,计划有变。”韩辰的声音断断续续,显然是爆炸影响到了信号的传输,“马上去研究中心,毁掉研究中心超级计算机,绝不能让里面的数据落在敌人手里!”

    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

    “先别提指令,你们怎样?”听出哥哥的声嘶力竭,韩墨的脸色彻底变了。

    “服从命令!”韩辰的声音虽弱,却透着一股绝不允许执拗的意味,“听好,计算机的位置在b栋的……”

    通讯忽然又中断了。

    韩墨接连接信号,但却始终没有收到回应。

    见鬼,一定是雇佣军启动了信号干扰装置:难怪之前信号会莫名中断,原来是这干扰在作祟。

    头一次参加任务,就遇上了如此狡猾和凶狠的敌人。在这种时候分兵,显然他们要抢到研究中心的数据,还要对坠机的科学家不利。

    韩墨冷笑,顺手将狙击枪甩在后背,然后再次检查手枪的保险是否锁好了——没有消声器,除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不能开枪。

    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向研究中心奔跑,一边抬腕校对时间和位置,预计十分钟后就能到达研究中心,绝不能跟那三个傻瓜浪费时间,也不能暴露——在他们到来前毁掉那什么超级计算机,然后无声无息地去坠机点。

    眯了眯眼睛,下定决心的韩墨加快了速度,很快,研究中心就在眼前。

    由高强度水泥砌成的高墙原本浑如一体,现在却分布着大小不一的弹眼,泼面的血迹到处都是——在战斗结束后的几个小时,韩墨依旧能感觉到雇佣军进攻时的惨烈程度。

    该死的红蝎子。

    他暗骂一句,随后倾听附近的声音:除了暴风雨到来前的呼啸风声,暂时还听不到任何非自然的声音,显然自己的速度远远胜过了那三个笨蛋。

    退了两步,他挺身翻过高墙,落地的同时从裤袋里掏出夜视镜套在脸上:人员撤离之后,整个研究中心处于断电的状态。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正常人连方向都很难辨别,但韩墨在夜视镜的帮助下,循着消防指示图,找到了一栋白色的小楼。

    b栋的正门大敞开着,沿途的水泥小路上,还有很多散乱在地的文件,显然是这些科学家在撤离的时候散落的。

    韩墨抽出腰间的军刀,几步就飞跑进门。

    这里的内饰虽然简单,但还是悬挂了一些彩灯彩条,还有绿油油的槲寄生——从那大红色的电动圣诞老人,以及堆积的礼物盒上面收回目光,韩墨才意识到今天是12月24日,西方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平安夜。

    但这里毫无节日的气氛,漆黑的环境下,浓重的血腥味让整个小楼充斥着某种诡异的气氛。

    这里这么大,去哪儿找这个超级计算机?

    因连续奔跑而轻喘的韩墨再次核对时间:已经过去六分钟了,那三个红蝎子恐怕随时都会到来。

    见鬼,得快点找到+墨紧蹙双眉环顾四下,心说,红蝎子的战斗力不低,自己想无声无息地一次性解决三个不易——万一提前暴露,想再脱身就难了。

    正打算上二楼去找,他就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被人竭力压抑过的咳嗽声。

    那三个红蝎子居然来的这么快?

    心底微颤的韩墨觉得不大对劲,因为这声音明明是从楼里传来的。

    居然有伏兵?

    双眼顿时锁定一扇关严的小门,韩墨冷峻的眼底顿时划过残忍,扑上去的同时抬脚就是一记飞踹。

    被踹开的同时,韩墨就听到隔空传来呼啸风声,显然是一柄袭来的铁棍。带着夜视镜的他左手猛地伸出,牢牢抓住了铁棍的另一端。

    “啊?”对方没想到自己用尽全力的一招,就被韩墨轻轻松松地握住,甚至连挣脱都不能。

    冷笑一声,韩墨抬脚狠狠朝对方踹了过去,这一脚他几乎是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调集到了足尖,力量分外惊人!

    就听敌人发出一声惨呼,几乎是立刻仰倒。

    “真特么废柴!”见状,韩墨发出一声冷笑,松开了铁棒,朝那人领口抓过去就是一记过肩摔,立时就把对方丢在地上,手肘朝着敌人的胸口就压了过去。

    这一招是大哥韩羽教他的——人类最为有力而坚硬的“武器”就是手肘,朝着胸口狠狠挥出后,用尽全力压在胸前剑突上,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都会感觉痛不欲生,根本无法再动弹。

    可就在手肘压过去的时候,韩墨却是浑身一凛,瞬间呆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