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是美女啊
    ,!

    随着对方一声竭力压抑的惨呼,韩墨震惊地发现,自己手肘触及之处,是软的。

    何止是软,简直是触及就会融化的一种绵暖质感。

    即使是在这种万分紧张地情况下,韩墨也顿时觉得一股气血涌上头。

    居然是……女人!?

    g国提供的夜视镜光学性能很普通,在这种无光的环境下,别说看清人脸,就是连对方是男是女都很难分辨……可这种绵柔的触感不可能是假的。

    “这些倒霉催的红蝎子,居然拉小娘们充数。”

    不比男人承受力大,在韩墨刚才那一脚,以及手肘重压的攻势之下,这个用铁棍攻击韩墨的女人,已在瞬间失去了知觉。

    剑眉微蹙,正打算收手起身的韩墨突然感觉腰上被什么东西抵住了。

    不好!

    正暗叫不妙,韩墨就听到腰间的那玩意发出一声叫人牙酸的噼啪,极大的电流瞬间贯穿全身,火辣辣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叫,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这下完了,被电击枪命中,要壮烈在这里了。

    经年累月的严苛训练,让韩墨的身体素质都远远优于常人,虽不至于像普通人一般失去知觉,但他还是觉得眼前一黑,等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虚趴在地。

    就听身后的铁门被人狠狠关上,房间里的应急灯被人点亮了。

    没看到对方的身影,韩墨先是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着通用语:“打死他了吗?”

    另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却略显柔弱,用同样的语言回答:“应该没有,这东西打不死人。”

    够无耻,居然阴老子。

    伏身在地的他粗喘不止,倏然将仇恨的目光转了过去,可眼前的两人却让韩墨一怔。

    昏暗发黄的应急灯下,最先映入眼帘的人手握着一支高压警棍,但看起来却是个7,8岁的小女孩。她穿着一件形似宇航服的连体服,整个脑袋被透明玻璃罩拢着。

    而她身边的女人身穿白衬衫,身材轻盈且高挑,小脸白净细腻,像剥了壳的鸡蛋。一头漆黑的卷曲乌发,因为满脸的汗水,紧紧贴在那姣好的脸上。

    狭长的丹凤眼十足戒备地盯着韩墨,胸口还在因为韩墨对她施加的剧痛而不住颤动。漂亮的脸蛋此刻充满了惊恐的表情——显然她没想到在高压警棍的攻击下,韩墨还能这么快恢复清醒。

    哟,是个美女啊?

    说是倾城倾国有些夸张,不过若不是在这种分外紧张的状况下,以韩墨的痞性,必然会心生邪念。

    毫无遮挡的完全暴露在韩墨面前,唯一能够对韩墨造成伤害的武器,就剩下小女孩手里的警棍。

    漂亮,身材也够赞。

    我说红蝎子带着这种女人,就是那种作用的吧?

    眼光毫无顾忌地打量着面前不住发抖的美女,特别在她那高高的隆起停留片刻后,一怔之下的韩墨使用通用语开了口:“你是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

    长发美女听到这话旋即呆了:“那你是……”

    面前这男人身材高大且强壮,脸上虽涂满了用于伪装的灰绿油彩,但并不妨碍一双清冷的眼瞳散射出叫人哑然的虎狼之威。

    他应该是从胸卡看出自己的身份,可……他又是谁,来干什么的?美女再三审视着韩墨,眼光长久地停留在他那柄乌黑的狙击枪上。

    没等到回答,就听研究中心的大门那边,传来一声脆裂的爆炸声——显然是用于破门的定向爆破。

    “这,是什么声音?”

    “妈的,来得这么快?”顿时换了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韩墨劈手拽住美女的手藏身角落,“躲好,别出声!”

    他声音透着一股不可违逆的冷厉,表情也霎时间突变,没察觉到异常的美女虽是一脸茫然,却还是乖乖抱起奇装异服的小女孩,缩身在暗道的角落里。

    见她俩乖觉,韩墨再没说什么。

    随后,他目光冷然地环顾四下,旋即挑了挑剑眉,忽然伸出右手,朝着身后的美女伸过去!

    藏在身后的美女本看他目光落在别处,哪里想到韩墨会突然伸手朝自己胸前伸过来——那动作实在太快,她甚至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叫,那手已经猛地伸过来,拽掉白衬衣上的一枚纽扣。

    霎时间就解除了束缚,那一对柔软的双峰猛地向前弹出。因这动作极为震惊的美女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噫,双手立刻环在胸口挡住。

    正张口刚想骂句臭流氓,就听啪地一声脆响,整个房间就黑了下去。

    原来他拽掉自己的纽扣,是为了打灭那盏应急灯。

    正在困惑他这么做的理由,就听这绝对死寂的深夜,由远及近传来响亮的皮靴声——来人决计不善。

    心头大骇,美女有些庆幸他的反应迅捷,若在晚上一两秒钟,这些前来突袭的人们兴许会发现他们。

    可即便想明白了这一点,美女还是有点不爽地说:“为什么不拽你自己的扣子?”

    “因为……我的质量比较好。”韩墨轻轻补了一句,“我扣子又没崩掉线。”凭白给电了一下子,腰上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就算不礼尚往来,以韩墨的性子也要回敬过去的。

    美女也不傻,当然听出这是句戏谑,一张俏脸顿时就白了——这男人哪里冒出来的,居然一点风度都没?

    咬了咬后牙,她真的很想碡去,可外面的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面前这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虽然嘴坏,却是她俩唯一的依靠。

    一面调整着呼吸,她低声发问:“他们是什么人?”

    “红蝎子,是雇佣军。”韩墨几乎是用牙缝里的声音回答着,“藏好别动。”

    “雇佣军?”暗自倒抽了一口凉气,美女不由攥紧了双拳,老半天才是低声又问,“那你是……”

    “维和军人。”韩墨一字一顿,拧着眉又道,“我奉命来此,必须赶在那些雇佣军之前摧毁研究中心的超级计算机,那东西在哪儿?”

    又是一惊,美女几乎不曾失声起来:“这怎么可以?那里面是全体研究人员多年的心血,怎么可以说毁就毁?”

    杂乱的皮靴声已经进到b栋之内,韩墨着实无心解释,但这倔强的美女显然不刨根问底就不会给自己指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