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交战
    ,!

    “所以,你是想让你的那些‘心血’,白白落到外面那些人的手里,对么?”满心惦记着坠机的哥哥和战友们,哪里有耐心跟这女人臭蘑菇?

    尽管硬压着火气了,韩墨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十分狰狞。

    战友们安危难料,若不是身为队长的哥哥严令掷下,他管什么超级计算机什么数据的,早就飞奔往坠毁点去了。

    奶奶的,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身材火辣长得漂亮,别说现在浪费老子时间,就凭刚才电老子那一下,管你美女不美女的,早就把你按地上打个半死。

    即便漆黑一团,韩墨这冲天的怒气还是影响到了这一大一小,小女孩刷一下钻进美女怀里吓得不敢吭声。而这美女显然也在纠结:那些数据的确不能落到别人手里,可如果被毁掉的话,这多年的辛苦……

    正在左右为难间,身旁的韩墨突然劈手将两人按在角落里藏好。

    “不管发生什么事,别动!”

    随后就是一个鲤鱼打挺,瞬间在房门一侧无声地落脚——这利落的身手让美女大为震惊,可让她更加震惊的是,房门外传来的异常响动。

    皮靴在门间停下,伴随而来的是粗重的喘息声。

    妈的,我就知道再浪费时间,这三个家伙迟早会搜到这里!

    韩墨眯了眯眼睛,后背死死靠墙的同时,右手已经死死攥紧了军刺的刀柄——很难预判这个企图开门搜索的雇佣军是否独自行动。

    轰地一声门被踹开了,这狡猾的雇佣军却并没有直接杀进门来,最先出现在韩墨眼中的,是一把scar-l轻型步枪。

    眼见那带着消声器的乌黑枪管最先伸了进来,紧随其后是用于瞄准的红外光线,在这昏暗的环境下,这道光简直刺眼无比!

    见鬼……

    眼见那道叫人惊恐的红外线光,毫无悬念地在射向美女和那小女孩的时候突然停下——这佣兵已发现了她俩!

    韩墨眼角悚然一挑,这时候哪敢迟疑?

    以红蝎子的凶残,对这种身份难辨的目标,必然会选择在第一时间开枪射杀,若在连发模式,一口气打完一个加长版的弹匣完全没问题……

    不到十米的距离,被轻型步枪装配5.56mm的子弹扫射……唯一出现在韩墨脑海里的只有一个词汇——“肉酱”。

    猛地伸出左手,以近乎于不要命的姿势狠狠抓住这支乌黑的枪管,韩墨用尽全力朝着天花板就是一推!

    砰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顿时连成了片,让人失明的火光伴随着大量喷出的弹头几乎将头顶的天花板彻底击穿,大量的白色硝烟彻底迷了眼,这倒霉的雇佣军甚至还没看清抓住枪管的人是哪儿冒出来的,就被猛刺过去的军刀斩断了咽喉,倒地的瞬间就失去了生命。

    “毒蛇,敌人的位置在哪儿?回答我!”被这枪声吸引过来的同伴发出震惊的怒吼,只是被他询问的倒霉蛋,已经没机会再发出任何回应了。

    可是,小女孩因极大的惊吓而发出远远不断的尖叫声,杀红眼的韩墨简直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外面还有这死尸的两个同伴,这种毫无意义的大喊大叫只能招来杀身之祸!

    “让她安静!”韩墨快速转脸对着身后发出一声怒吼,立刻捡起地上的步枪猫腰出门,就听耳侧“咣咣咣”地巨响,小楼狭窄的走道让对方的枪法大失水准。

    但即便如此,韩墨身畔的护墙板都被流弹炸得四裂开来,倾泻而下的水泥渣差点将他就地掩埋。

    从粗重的水泥灰中探身,韩墨却没能发现对方的射击位置——每一次的射击都应该伴随着强烈的火光出现,但这名枪手显然是装配了消焰器,膛口几乎完全没有火光的出现。

    午夜的黑暗,成了这枪手最好的藏身屏障……当然,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也让身穿迷彩的韩墨成功藏身其中。

    砰砰砰!

    接连又是三声枪响,枪手显然捕捉到了韩墨的位置,有一颗流弹甚至迸射在韩墨脚边。他猛地将g国提供的那粗劣夜视镜往脸上一推,照着枪响的位置看过去,抬起手中刚捡的scar-l就是一通扫射,对面发出一连串痛苦地惨叫跌倒在地。

    没有半点迟疑,韩墨抬起枪管对准了还在不住惨叫的家伙,正打算一通射击让这凶残的红蝎子见鬼去,就听到一个奇怪的响声。

    听上去很像琴弦崩裂的响动,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声刺耳的风哨声。

    “嗖!”

    韩墨顿时意识到这是什么,立刻朝着正前方的就地翻滚,绕过大厅正中摆放的圣诞老人,在楼梯口边的装饰墙下半跪藏好——就听啪地一声脆响,就见一枚黑箭直至射入刚才韩墨所站的位置。

    这家伙用的武器,居然是十字弩。

    十字弩的射程虽有限,但如果距离足够近的话,飞出的箭矢能够秒杀任何护甲,甚至能贯穿士兵头顶的钢盔,对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而且相对于热兵器,十字弩发射时无声无息,更不会有膛口的闪光,着实是杀人无形。

    后身死死贴在装饰墙上,韩墨攥紧了手中的自动步枪。

    一时无法捕捉到敌人的位置,但他现在根本不能冒头……一旦被十字弩射中非死即伤,在这种状况下被杀或者受伤,坠机的兄弟们就没指望了!

    想到这里,原本狂怒的韩墨镇定下来。唇角勾出一道桀骜的冷笑,他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自动步枪。

    “哥们,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从腰带里抽出手枪,韩墨缓缓从装饰墙后面站起了起来,竟开始对着这最后的敌人朗声讲话,“我觉得,你我之间需要一点深入了解……”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身后接连传来嗖嗖嗖的轻响,数支带着仇恨的黑箭又射了过来——这狡猾的雇佣军在韩墨开口的瞬间,已经捕捉到了他的位置,看来是不把他射成刺猬决不罢休。

    见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韩墨笑了笑,继续往下说道:“哥们,真不知道你是哪国人……不过我想说,今儿可是平安夜,我们不如坐下来喝一杯热腾腾的苹果酒,再增进一下彼此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