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请带我们走
    ,!

    还好刚才在那雇佣兵打死她之前出手了,否则没这女人带路,自己又没探测仪,就算是找上三天三夜也发现不了这计算机的位置。

    眼看暗门洞开,美女轻声道:“数据自毁只有我能启动,就算你砸掉机器,他们如果拔走硬盘还是可以恢复的。”

    韩墨满心惦记着战友们,哪有心思听她这么多废话,马上拧了拧眉头道:“那还说什么?我在这里守着,你快去处理。”

    可她听了这话,却站在原定一动没动,只是半仰起脸,目光坚定地回望着韩墨。

    给这女人的眼神瞧得浑身不爽,韩墨冷漠地发问:“干什么?”

    全然无视他这锥子般的目光,美女一手抱住身边穿得像个宇航员的小女孩,低声说道:“处理掉数据很简单,但我有一个要求……请你带我们离开这座森林。”

    这种要求,让韩墨有点发懵。

    满脑子惦记着战友们,他完全没想过手无缚鸡的女人带着一个女孩,有可能会对自己提出这种要求——毕竟,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中,他这个能征善战的特种兵,恐怕是她俩唯一的依靠。

    把目光转过去的时候,韩墨心底猛地多了几丝狐疑,右手不由自主地按在了腰间的手枪上:“你,不是这里的研究人员吧?”

    美女登时愣住了:“什么?”

    “一架s-70直升机带着所有人离开了。”韩墨十足戒备地盯着对方,“你们既然是研究中心的人,怎么可能被滞留在这里?”

    韩墨双眼微眯。

    他分明注意到这女人俏脸一变——这种细节的观察力,只有顶级特种兵才有!

    “请容我解释。”

    回望着韩墨如锥的目光,美女搂着面色铁青的小女孩,轻声开口:“我叫苏佩琳,是多国研究中心的负责人。”

    说着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枚胸卡递给韩墨,“这下相信了吧?我们两个之所以没有乘坐直升机离开,是因为我的女儿。”说着,轻轻揽住了身边不断发抖的女孩。

    “这是你女儿?”韩墨有点无语。

    可惜了啊,这么漂亮的妞,居然已是人母了?不过现在不是惋惜这个的时候,他继续将追问的目光投射过去。

    “我的女儿……患上了一种免疫性疾病。一旦离开无菌的环境就会丧命。穿着无菌服的她不能乘坐直升机离开,稍微的气压改变就会让她肺泡充血,这是致命的。”

    苏佩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接着往下说道,“维和军人,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如果你不能同时带走我们两个,那么,请务必带走我的女儿。平安到达首都后,会有人来接应她。”

    短暂的沉思后,韩墨断然道:“对不起,我是不会带着你们两个的。”

    “什么?”苏佩琳愣住了。

    她万万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这个自称维和军人的男人会选择拒绝保护她俩,“你不是军人吗?你们前来研究中心,不就是为了保护所有的研究员吗?”

    韩墨冷漠地回望这因为情绪激动而不断喘息的女博士,义正言辞道:“不好意思,来之前我得到的命令,是保护每一个遵守规定的研究员。即便如你所说,你的女儿不能乘坐直升机离开,你有跟任何人沟通吗?我没有义务保护擅做主张的人。”

    “你!”这个能言善辩的女博士顿时哑然。

    回望这个面色冷厉的军人,苏佩琳有些惶恐了。

    他说的没错,她的确没有跟任何人提及这件事。毕竟,没人肯带着这样一个带着免疫疾病的小女孩。

    然后,她偷偷留了下来,打算等直升飞机撤离后,再步行离开研究中心。

    这个常年处于优越环境的女科学家,想当然的以为,从研究中心离开,不过就是多走几步路。

    她想着只要能走出森林,在附近找一辆前往首都的车并不难——但那三个红蝎子的到来,把她这些理所当然捏的粉碎。

    没有人保护,恐怕刚走出研究中心就会被人抓走。所以,她才不顾一切,对现在唯一可能依靠的这位士兵提出同行的要求。

    “如果我们同样上了飞机,现在已经被那些恐怖分子击落了吧?我和女儿的生命安全如何得到保证?”

    苏佩琳定了定神,继续说下去,“你是维和军人,凭什么这么冷血?说什么我们不听指挥,是觉得我们累赘吧?”

    听到击落这个词,韩墨的双眼多了一股杀机,不光是苏佩琳,连她身边的小女孩都吓了一跳:“冷血?我的弟兄们被红蝎子击落,若不是得到命令处理你们那该死的数据,我早就去营救他们了!没错,我当然认为你们是累赘,首先我没有得到任何命令营救残留人员,另外我要赶着去救我的战友,哪有工夫顾得上你们?”

    苏佩琳惊愕地看着韩墨大光其火。像她这样的研究员,见惯了同事们的屏息细语,从来没见过有人这样发火。

    小女孩吓得死死抱住她纤细的腿,躲到身后不敢出来。

    “对不起……”苏佩琳低下了头,“可……可我的女儿真的很重要,如果你不带她走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倏然变色的韩墨忽伸出两手,一手抱起惊吓不已的小女孩,一手则是狠狠抓住了苏佩琳:“进去!”

    暗门随后死死关上,黑暗中韩墨冷冷说道:“废话多,这下把红蝎子等来了吧?”

    苏佩琳暗自抽了口凉气,极大的紧张让她屏住了呼吸。紧接着出现在耳边的声音清晰而响亮:那是不断靠近的皮靴声。

    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下暴雨的深夜,总不可能是圣诞老人过来送礼物吧!

    小女孩似乎是明白了危险的到来,虽然没有哭出声来,却也吓得一下钻进苏佩琳的怀里。女博士也吓懵了,一时贴在暗道的墙壁上,连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立刻去销毁那些重要数据。”黑暗中,韩墨的声音听起来再无任何商量余地,“别再跟我讨价还价!没有你,我一把火烧了这里,照样能毁掉数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