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正规军
    ,!

    “这……好,你小心!”

    他的声色俱下感染到了苏佩琳,让她再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赶忙对身边的小女孩又说了一句g国本地的语言,然后拉着她快速沿着水泥台阶往地下室深处走去。

    这个啰啰嗦嗦的女人终于听了自己的话,韩墨长舒了一口气。

    旋即眼神变得十分戒备,但这张刚毅的脸上,似乎挂着几分得意。

    其实刚才拿着无线电对红蝎子挑衅,韩墨就存着把这些凶残的雇佣军引来的心思。

    搞掉研究中心的数据,让他们过来扑个空……以自己的身手,除非是遮天蔽日的红蝎子,从他们手上脱身还是不难。

    到时候以黑暗和丛林作为掩护,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战友们身边营救——可他却没想到,研究中心居然有这么个女人耽误了时间,更没想到这些红蝎子来的居然这么快!

    一手紧握着自动步枪,韩墨快速抬腕看表:时间又过去了14分钟,也不知道这女人毁掉那些数据需要多久。

    不等韩墨做出决定,外面的皮靴声从四面八方靠近过来,然后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眼神多了几分杀机,韩墨侧耳贴在门板上倾听:一时之间很难判断有多少人靠近,但那密集的脚步和低沉的呼喊声已经包围了研究中心的b栋。

    见鬼,居然来了这么多红蝎子?

    韩墨倒抽了一口凉气,正打算背水一战之时,却听到来人清晰而准确地低喊着:“苏博士,请问华夏的苏博士在吗?我们奉命先来接应!”

    嗯?

    这话一出,韩墨有点蒙圈。

    居然是接应这女人的?来的这样快,很可能是陷阱!

    贴在暗道的墙壁上纹丝未动,韩墨在紧张的思忖着,可不肖两分钟,对方又高声将他们的部队番号喊了出来。

    准确无误的信息,彻底打消了韩墨的迟疑。

    攥紧手中的自动步枪,他快步出门——当下就有数不清的红外瞄准光对准了他。

    “什么人?”所有的士兵立刻将戒备的目光转了过来,纷纷目光冷厉地在韩墨身上扫过,东方人的特征让他们暂时放松了警惕——像g国这样政变频发的国家,东方平民鲜有滞留在此的。

    这样的面孔,多半意味着是华夏军人。强大的华夏是g国的朋友,骁勇善战则是华夏军人在g国人眼中印象。

    他们在注视韩墨的时候,韩墨也用同样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臂章显示他们的确是g国正规军,标志也清晰准确地显示着他们的番号。

    “维和第七军,所属华夏山地旅韩墨!”随手把自动步枪抛在地上,松了口气的韩墨半举起双手靠近。

    所有在g国执行维和任务的华夏军人,都统一所属为华夏山地旅,不得暴露真实身份——这是国际惯例。

    对面的士兵们显然认出了他,为首的军官小跑过来,再次确认了他的身份后,给了他一个坚实的拥抱:“墨,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这军官名叫温斯特,是g国本土人。

    韩墨所属的银狐三队在g国执行维和任务时候,曾解救过他和他被叛军围困的弟兄——他看着韩墨自然觉得异常亲切。

    几分钟的短暂交流战况,韩墨转身走向b栋的暗门。苏佩琳早已彻底销毁了数据,只是躲在暗道之内不敢出来。

    从韩墨口中得知这是g国正规军后,密布在这张俊俏小脸的阴霾终是散去。

    “苏博士,我们奉命来此地接应!”温斯特对她敬了个礼,他的目光随后落在苏佩琳身边的小女孩身上,又道,“苏博士,这位是菲琳娜?”

    转瞬的吃惊后,苏佩琳快速地点头:“是的。”

    “当局下令,我和我的手下安全护送您和菲琳娜回到首都。”温斯特掷地有声地快速说着,“现在,请您跟着我们快速离开。”

    这话一出,苏佩琳长舒了一口气,她言简意赅地对军人们道了句谢,随后轻声嘱咐身边的小女孩一定要紧跟着之类的,在此期间她的眼睛却不住偷看紧锁双眉的韩墨。

    “墨,辰还有战友们的事,我很抱歉……”这种时候温斯特自然要向他发出邀请,“不过现在,我们还是一块离开吧?”来之前他显然知道了直升机被摧毁的事。

    “不。”韩墨却义正言辞地拒绝。

    包括苏佩琳在内,众人皆是一怔。

    撤离的时候中了毒刺导弹,坠毁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生还的可能性有多大?就算没有那些凶神恶煞的敌人,只有你一个人能做什么?

    像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搜救空难的幸存者即便是由一个小分队执行,都会略显吃力,跟别提只剩下韩墨一个人了。

    “墨,别这样。叛军的火力很强,不是r城里那些土包子。”处于好心,温斯特善意地提醒,“还是一起行动。”

    “是血色毒蝎。”韩墨没有拒绝对方同行的提议,反而是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只是将身上的巴雷特m95狙击枪,和配备的子弹全部交还给温斯特,“请给我一些5.56口径的子弹。”这是手上scar-l对应的口径。

    听到血色毒蝎这个词,温斯特的脸上划过不小的震惊,但韩墨索取子弹的要求,却让他眼中多了几分深深的敬重。

    “老兄,祝你平安!”回身重重地跟韩墨握手,温斯特将身上所有对应口径的子弹都给了他。虽认识时间还不久,他还是很了解这个来自华夏的特种兵,一旦他决定的事就很难更改。

    对于一个银狐来说,怎能丢下任何一个战友?更何况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短暂的道谢后,韩墨扛起scar-l出门。

    漆黑深夜中,夹杂着丝丝飞雨的寒风快速从他的领口灌进迷彩服,韩墨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冷笑。

    “那些雇佣军很厉害的,”苏佩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他会送命的!”

    甚至没听清温斯特回应了一句什么,韩墨忽然发足一个助跑,已飞身翻过研究中心的水泥墙。

    送命?

    墨哥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送快递了。

    头顶惊雷在不断炸响,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