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好好活着
    ,!

    他的防弹衣外插着一块薄铁,像是机舱内脱落的零件外壳——就在韩墨观察他伤势的几分钟里,暗色的血迅速染红了身下的机舱。

    他努力朝韩墨笑了一下,想伸手拍拍弟弟的肩膀,但几次努力都失败了。

    “哥!”

    翻开完全解体的防弹衣,韩墨看到这要命的铁片贯穿了他的身体,血液涌出伤口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个人怎么可能带着这样可怕的伤口,撑了近两个小时?

    韩墨抬头回望着眼神渐渐迷离的哥哥,马上深吸了一口气,想稳定一下自己的双手——沉闷的空气中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惊雷不断炸响。

    接着,韩墨抽出军刀想要将那薄铁撬出韩辰的身体,他却一把抓住弟弟的手:“别费劲了。”

    “哥……”只说出口一个字,韩墨就完全哽咽了。即便加入三队时间还不久,他也很清楚,哥哥的生命就在顷刻。

    死死盯着弟弟,仿佛是被人灌注了力量,韩辰忽然从半躺的姿势坐了起来,伸出双手努力地抓紧了他的肩膀,低吼道:“独自……撤离吧!敌人是红蝎子……你一个人,会有危险!”

    绝望的双眼中似乎突然间被灌注了星火般闪耀,韩墨猛地抬头盯着哥哥:“我要替弟兄们报仇!”

    一个巴掌登时甩在脸上,韩墨吃惊地发现哥哥噙着鲜血愤道:“活下去,绝不能死!大哥牺牲了,我也要……弟弟,你绝不能再出事了!若你也出事,家里就……”

    “一日银狐,终身银狐。”韩墨回握着哥哥的手,硬声硬气地回答,“首先,我是银狐三队的狂狼,其次才是韩家的儿子!”

    回望着他坚定的目光,韩辰脸上的震惊在退却的同时多了几丝欣慰:“执剑人果然没看错你……红蝎子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恐怕又扑回研究中心了……”

    “哥,数据已经被毁掉了!”韩墨坚定地说着,“至于那些该死的雇佣军,他们死定了!”

    “苏博士……保护好我们华夏的苏博士!该死的……没人告诉我苏博士也在研究中心!”韩辰又吐了一口血,“方程式,他们要找方程式和苏博士……”

    两个小时前,在直升机刚起飞的时候,这些科研人员才偷偷找到韩墨提起,从华夏来的苏博士也在研究中心。

    连g国提供的任务简报也没有提及此事,否则按照国际公约,大使馆可以直接要求华夏海军进行本次行动。

    这让韩辰极为光火,正要大声质问他们为什么不早一点说,毒刺导弹就击中了飞机……

    哥哥的话说完,倒让韩墨悚然吃惊:“苏博士?那个女人我在研究中心见到了!她被g国的正规军接走了,现在应该已经……”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遥遥丛林深处,突然出来一连串突突的枪声,兄弟二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又是那些红蝎子!?”

    自打来到g国执行任务,韩墨的神经就始终没有放松过。在听到枪声的同时,他那冷厉的目光已在瞬间转了过去。

    “哥,我现在该怎么做,是去接应那个苏博士,还是……哥!?”回转脸的同时韩墨大惊失色,回扑过去抱紧哥哥。

    他眸子里渐渐升起了湿润的光,湮灭了那里面原本已经很微弱的火,优雅的微笑仿佛是在对韩墨轻声地说:好好地活下去。

    接着,他的头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垂落下去。

    韩墨一阵惊愕,伸手推推他。

    “哥,哥你怎么了!”

    韩辰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从颈中掏出一条项链塞给弟弟,凄然笑笑:“替我……照顾好晓!”言毕,静静合上了双眼。

    “哥,哥!?要保护张晓你自己去!”

    他跪在地上抓住哥哥的肩膀用力摇着。

    “哥,哥哥……求你,求你不要死!”

    曾经,他对战友的尸体只说过“等我为你报仇”,对敌人的尸体只说过“这是你应得的下场”,他却从来没有对谁的尸体说过——

    “求你,求你不要死,求求你……”

    他听见自己在用华夏的语言低声说着,觉得自己在慢慢地陷进无限的漆黑里。

    也许,我该拿走他的军刀,毕竟还要对付那些凶残的红蝎子。

    想到这个,韩墨突然无比憎恨在这密林之中进行的战争,一瞬间恨不得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失去亲人的痛苦,在这瞬间灌注心底化作无限的仇恨——对那些雇佣兵的不共戴天的仇恨。

    “血色毒蝎……”沉吟着,韩墨几乎咬碎了牙齿。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不知从哪里窜出一条豺狗,如同穿行在机舱内的子弹,从舱门外激射而出,若不是韩墨反应迅捷,它已经将他按在利爪之下。

    在这个多雨的季节,丛林内的动物除了必要的觅食,多半都会蛰伏在洞穴之内。而靠捕食其他动物而生存的肉食动物,多半会处于相当的饥饿状态。

    这只凶猛的豺狗也不例外,不断发出爆燃声的直升机虽然让这些动物不敢靠近,但强烈的血腥气息,还是让个别已饥饿到了极点的猛兽铤而走险。

    相对地上的那些已经没有了生命力的尸体,韩墨这样的活物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妈的!”放下哥哥的尸身,韩墨拔出军刀护住自己,“除了红蝎子,连他妈一个畜生都要置我于死地吗?”

    双眼死死盯着这只豺狗,韩墨才发现它体型巨大,比帝都动物园的足足长半米,粗上两圈,杂乱的毛皮沾满了脏泥臭水,长着血盆大口,又做势要扑韩墨。

    正好老子不爽到了家,恭喜你中奖了。

    他没有急着扑上去,反而缓缓放低了身体,十足戒备地盯着这只疯狂的豺狗。

    现在就是拼耐性的时候,谁能僵持着彼此最后一点体力耗尽的时候攻击,就是胜利!

    韩墨觉得眼皮开始不住地打架。

    不提持续了一个白天的维和行动,下午他们急行军到研究中心。经过大半宿的守望任务,直升机被击落后疯狂的冲刺,战斗……直至现在韩墨都没正经地休息过。

    疲于奔命的他体力几乎完全耗尽了。

    面前的豺狗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疲倦,开始弓着脊骨一点点的靠近……伺机待发的它现在觉得这是最好的机会。

    舱外的漆黑夜空,又是一道可怕的惊雷闪耀,晃得刚刚适应这昏暗环境的韩墨,视线变成了一片空白。

    吼!

    一股腥风夹杂着咆哮,朝着韩墨猛地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