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蛇窟
    ,!

    “妈的!”

    暗骂一句,韩墨贴地斜滚起身,凭借着经验照着来势猛地直刺过去。

    顿时就觉得军刀接触到了某种软物,韩墨心头大喜,扬起手狠狠照着那东西拼命一抓,触手果然是一整片的硬毛皮,分明是那只饿疯了的豺狗。

    妈的!

    韩墨没有半分迟疑,照着那东西就是一通狂刺。

    鲜血四溅。

    “去死,给我去死!”韩墨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在发狂。

    “嗥!”

    就听凄厉的嚎叫声不断传来,这条企图杀死韩墨的豺狗重重摔在地上,鲜血从数不清的伤口狂喷而出,这送上门让韩墨出气的猛兽显然不活了。

    韩墨只觉得一股怨气堵在胸口,让他有种憋得要爆炸的感觉。

    “来啊,不是想杀我吗?老子让你杀!”

    空气中的焦臭加重了韩墨心底的愤怒,环顾四下已经失去生命的战友,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照着苟延的豺狗就是一个突进。

    抬手,就将它的脖颈拧断。

    极大的愤怒让他接连粗喘着,许久才长出一口气。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枪声又从身后的密林中传来,韩墨不敢再怠慢,赶忙从身上摸出一枚信号道标贴在头顶的机盖上。

    他要定位坠机位置,干掉那些该死的红蝎子之后,再来接他的战友们回家。

    “哥哥,你就在天上看,我这就为你,还有弟兄们报仇去!”韩墨只觉得气血不断地往头上涌,再次沉吟着,“我会把那些红蝎子,一个接着一个的送上西天!”

    说罢,他抄起自动步枪,然后就像是猎鹰般,朝着枪声响起的位置飞窜过去。

    雨水哗哗地倾泻而下,没有任何要停歇的意味。

    韩墨将军帽压低,尽可能地让双眼保持清晰——全身上下都已湿透了,也没有穿雨衣的必要,毕竟g国提供的雨服宽大不合身,还材质硬影响行动。

    咣!

    随着韩墨砍掉无数拦路蕨类无限靠近的时候,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响——这,明显是霰弹枪的动静。

    普通人听了可能毫无感觉,但韩墨听到后却脸色大变。

    要知道,霰弹枪的杀伤力和命中率都很高,但有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射程只有百米左右。

    已经开始使用这种武器,说明敌人已经距离很近,甚至是到了可以近身肉搏的距离。

    糟了。

    韩墨暗叫不妙。

    在g国参加过多次维和行动,韩墨很了解这些正规军,温斯特和他的小队甚至不是反叛军的对手,还需要他们这些华夏军人去营救,更何况是世界排名第七的红蝎子?

    哥哥临终再三嘱咐一定要保护好那娘们,显然红蝎子这回就是冲着她来的。

    火急火燎的韩墨刚是冲过去,就听到黑暗中传来不断的“咝咝”声,这声响随着韩墨的靠近,越发变得明显起来。

    这奇怪的声响和暴雨声交织,形成了某种叫人头皮发麻的诡异感觉。

    顿时停住脚步,韩墨定了定神,眼光不由顺着那声音看了过去——只见那重重叠叠的密林蕨叶后,是地势略低的畦地,因为时常有雨水倒灌的原因,并没有高大树木的存在。

    毫无阻挡的视野让韩墨借着人群的一点光亮看清了下面的一切:由温斯特率领的正规军小分队就分布在9点钟位置的畦地里。

    他们在朝谁开枪?

    就算以狙击手的眼光去看,韩墨也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敌人。可他正拧着眉打算靠近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围困小分队的是什么了。

    被泥水和烂草覆盖的低洼地里,有数不清的蛇纠缠在一起。恐怕没有人见过如此数量的蛇聚在一起,或许上万条,或许是几万条……这些蛇大多粗如手臂,是三角头状的毒蛇。

    它们蜿蜒而来,扭曲的身体打结在一起,放眼望去整个畦地的每个角落都是粼粼的蛇皮,一股股熏天的臭气扑面而来。

    虽不至于怕蛇,但看这一整片的蛇,韩墨还是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见鬼,哪里来的这么多蛇!

    12月的北半球正是寒冷的冬季,而地处南半球的g国,这个季节温暖多雨,正是蛇类交配的季节。

    每逢大雨的时候,所有的蛇类会倾巢而出,在特定的区域进行交配——但凡在原始森林和群蛇遭遇,多半性命不保。

    快速出刀将身边古木上的藤条快速斩了几根,韩墨用最快的速度将军靴和裤脚快速扎死。林地的毒蛇直接咬人的可能性不大,但一旦顺着裤子爬进军服可不是好玩的。

    深吸口气,韩墨用最快的速度冲刺靠近,对着用霰弹枪攻击的正规军低吼道:“不要浪费子弹,火,用火!”

    看着他狂奔而来,温斯特和他的手下们满面喜色,毕竟这个来自华夏的军人本事大,手段多。

    他的话当下提醒到了众人,这会儿连命都保不住了,也顾不得什么禁不禁火的了。温斯特立刻招呼手下换火攻。

    “你,怎么回来了?”看着韩墨将身上毒蛇打死扔在地上,吓得花容失色的苏佩琳眼底多了几丝希望之光。这个手段强硬的士兵,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韩墨却对这个女人没半分好脸,满脸冷然地哼了一声:要不是为你这个女人,老子早就去林子里找那些红蝎子的晦气了。

    不明这个对自己还算的上客气的士兵,为何在这时候变了另一副脸色,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身后传来古怪的声响。

    噼啪的轻响似乎是点燃了某种油脂物,紧接着就是乱糟糟的咝咝声。被雨彻底打湿的黑暗中突然多了令人作呕的焦臭,眼看着来不及逃走的蛇被火把接二连三的蔓延,烧成一条条游动的火蛇。

    “撤,赶快离开这鬼地方!”从心底油然而生起一股阴寒,韩墨对着众人低吼一声,随后从苏佩琳手中抢过身穿无菌服的小女孩扛在肩上,最先沿着可以撤离的方向奔跑。

    在这种毫无遮挡物的畦地之中,又有群蛇围绕,一旦跟红蝎子正面交手,连个可遮挡的掩体都没有!

    温斯特虽不明韩墨突然奔走离开的原因,却还是招呼手下紧随其后。

    一行人接着火攻之利刚刚逃出群蛇的包围圈,韩墨却听到暴雨声中突然划过无数尖利的嗖嗖声!

    “趴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