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正面交锋
    ,!

    按着身边奔跑的女博士刚是伏倒在地,韩墨就感觉到后心有一道炽热的火线擦身而过,那道火线是如此的热,仿佛要把湿透的军服都烧着!

    并没有看到枪口的火光,也未听到林子有枪声,但韩墨还是瞬间意识到这是一颗流弹。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中显现,就听密林中接二连三响起嗖嗖地闷响——这显然是被消声器抑制过的枪声!

    眼神徒然变得冷厉,韩墨从枯枝败叶中半抬起头,对着四下的正规军小队就是一声怒吼:“趴下,全部分散趴下!”

    可这些g军人哪里有韩墨的反应速度?

    他们只是看着跑在最前面的韩墨突然暴起,转向身边的女科学家,按着她一齐趴倒在森林的泥泞当中,甚至还没意识到韩墨那一声怒喝的原因,就被那接二连三的子弹击倒在地——惨叫声四起!

    “见鬼!”

    眼看手下一个接着一个喷血倒下,这支g国正规军小队的队长温斯特这才意识到状况不妙。

    短暂的慌乱后,他抽出手枪藏身一棵参天巨木之后,才是神色紧张地环顾四下。

    浓重的夜色,让敌人完全消隐在这密林之中,即便再这么凝眸观察,温斯特都无法穿越这重重绿芜,找到任何一个敌人。

    “见鬼,见鬼!”

    看着又一个手下被击中侧倒在地,发出痛苦至极的惨叫声,温斯特变得狂怒起来,正要冲上去把这个手下拖到安全位置,旁边的手下却比他动作快,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甚至还来不及伸手抓住受伤战友的后领,他就被另一颗告诉穿行而来的子弹命中,整颗头颅简直就像一颗被高速行进的列车,重重撞上的烂西瓜一样,整个都完全炸裂开来!

    横喷过来的鲜血还带着手下的余温,大惊失色的温斯特瞬间从慌乱中彻底醒来,正拔出手枪也冲上去,就听身旁浓密的芭蕉叶中传来韩墨的怒吼:“少特么犯傻,别动!”

    这个冷厉到极点的声音,让温斯特大吃一惊,不由侧脸转过去,只见这重重叠叠的芭蕉叶下,有个不大的浅洞,藏身其中敲能躲避飞射的流弹。

    “叫你的人原地找掩体!”那个藏身的洞并不大,韩墨只能让苏佩琳和小女孩菲琳娜在里面躲好,自己则是藏在芭蕉叶后面的一块巨石后,“不懂吗,围尸打援!”

    他说了一个华夏兵法的术语:第一波袭来的流弹,枪手们显然把位置压得很低,偏偏就是攻击双腿双脚这样的位置——剧痛,影响行动,却绝不会致命。

    等战友受伤,小队自然会有人前去救援……第二波袭击,就会直接杀伤救援者的生命。

    然后枪手就守着伤者,继续击杀救援者,这招阴狠无比,特别是在这种连敌人的位置都没有发现的状况,若不小心应付的话,整个团队都有被消灭的风险。

    参军时间还短的韩墨并没有亲眼见过,只是没少听家里的大哥二哥提起。

    “都别动,原地藏好!”温斯特虽然不太明白这个道理,却也看到前去救援的手下被杀死的结果,他赶忙半蹲下去完全藏好,对身边幸存的手下低吼着。

    除了风雨,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若不是刚才接二连三的袭击,人们甚至要怀疑对面的敌人是否是自己的臆想。

    痛苦的叫痛从那些倒在地上的人们口中响起,有几个性子烈的甚至在咒骂这些埋伏的敌人。

    狂风暴雨中他用手掌狠狠抹了一把脸随之定了定神,旋即将夜视镜狠狠往脸上一套。

    虽然g国提供的设备光学性能有限,但他还是借用它瞬间捕捉到了一顶迷彩涂装的钢盔!

    “温斯特,1点钟位置!”韩墨对着粗喘如牛g军小队长怒吼一声,旋即他将眼光又转向洞**藏身的苏佩琳,“在里面藏好,除了我回来接你,不许出来!”

    “哦……好!”

    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特种兵,在这样的危机中,依旧如此的镇定自若,眼神之中更是充斥着无限的英气……

    回望这个屹立于风雨中的年轻特种兵,苏佩琳在这个被雇佣军重重围困的杀机深夜,突然变得无比镇定下来。

    或许,只有他才能带着我们杀出雇佣军的包围圈,安全地回到首都。

    “藏在这里不要出来!”再次回脸对她冷喝一声,“记住我的话!”不等瑟瑟发抖的苏佩琳回答,韩墨忽然抄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在那钢盔露头的瞬间对准过去。

    瞄准,射击!

    在这死寂昏暗的深夜中,这把乌黑的枪管顿时拉出一道火光,喷出致命的弹头!

    就听对面漆黑的林子里响起一声痛楚至极的惨叫,伴随这声音的还有重重的倒地声。

    “隐蔽!”

    韩墨一声怒吼刚刚落音,幸存的几个g军人甚至还来不及完全隐藏,就听正前方传来数不清的嗖嗖声!

    接二连三的g军人被流弹击倒在地,这极大的激怒了队长温斯特,他环顾众人周遭手下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怒吼:“杀!”

    枪声在瞬间连成了一片,到处都是子弹划破空气的嗖嗖气爆声。

    坚定的反击彻底激怒了雇佣军,他们将火力集中小队的两翼,企图以消声器无法察觉的优势,将韩墨和g军小队彻底杀死在这里!

    “妈的,这些人不冒头,还打个屁!”

    g军方提供的夜视镜光学性能太差,韩墨很难发现消隐在密林深处的红蝎子——g军小队的枪口甚至连消焰器都没有配备,膛口的火光在这疯狂的雨夜简直就像敌人的指向标,对方只要对着火光开枪,就能完成击杀。

    “掩护我,干掉11点钟那两个杂碎!”

    看着手下不断地倒下,火冒三丈的温斯特抄起手中的自动步枪,用最快的速度将瞄准镜扣好。

    你疯了?!

    韩墨甚至还来不及阻止,这个g军的队长照着林地深处就是接连两枪!

    但这枪声,分明是捅了马蜂窝。

    甚至还来不及呼应队长的攻击,冲天的火光已在瞬间点燃了这片漆黑的林地,红蝎子显然被激怒了,失去了继续打埋伏的心思,一个个拆除了影响枪支散热的消音器,用最原始的平推战法压制过来!

    来不及躲避的温斯顿连中两枪,从阵前滚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