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带她走
    ,!

    人就此滚倒在地,再没有了半点声息,这个距离韩墨根本看不出对方是死是活。

    见此情形,他只觉得一股气血涌上心头。

    就是这些人暗算了哥哥和他的弟兄,现在连g军人都不放过!?

    冷厉的双眼瞬间被无尽的仇恨再次充盈,韩墨恨不能冲上去一刀刀将他们碎尸万段!

    双手死死攥紧了自动步枪,韩墨打算拼了。

    “墨。”

    身侧突然有人低语着他的名字,韩墨暗吃一惊才是发觉,这个喊出他名字的不是别人,正是搂着菲琳娜藏身浅洞里的女博士苏佩琳。

    显然,她刚才听到了温斯特喊他的名字。

    在这种时候,韩墨东方人的面孔,让他成了她最信赖的人。

    刚把目光转了过去,就见苏佩琳紧咬着薄唇低声开口:“若你们挡不住那些人,请在最后一刻杀死我,还有我的女儿!我,我们绝对不能落入他们手中!”

    这个女人脸上显现无限的决意,韩墨心头划过哥哥临终之前的嘱托,眼底莽撞的仇恨一丝丝的退却。

    为兄弟们报仇固然重要,但这娘们对于国家来说,显然更重要。

    国仇和家恨一旦有所冲突,身为华夏军人的韩墨,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为国效命!

    况且,报仇急什么,反正已认定了是红蝎子,只要老子我还有命在,未来一定废了他们的老窝!

    定了定神,这张脸最惯于的自信笑容已现:“当我是废物吗?只要我韩墨还活着,那些红蝎子就休想靠近你半步!”

    仰望这张神圣的脸,苏佩琳眼光恍惚:这个男人,一定能带自己脱离险境!

    “你,可以跑吗?”

    掏出两枚烟雾弹来,韩墨深深地吸了口气。

    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苏佩琳立刻坚定地回答:“我可以!但我的女儿……”

    “你能紧跟着就行。”

    连天战火之中,这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充满了铁一般的刚毅——这样的神色,对异性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

    苏佩琳刚打算发问你要做什么,就见他左右手臂各自朝着两个方向狠狠挥出,被拔掉销子的烟雾弹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在落地的瞬间腾起浓重的白烟。

    烟雾弹毫无杀伤力,只是能产生烟雾阻挡敌人的视线。

    对面的炮火毫无停歇之意,满脸冰冷的韩墨顿时横跳而出,照着倒下的温斯特就冲过去,拽着他的后领回缩到那棵参天大树之后。

    这个来自g国的队长只是被子弹击中多处,暂时失去了知觉,现下给韩墨拖了回来,又给头顶倾泻而下的暴雨一激,顿时悠悠转醒过来。

    “还好吗,你能走吗?”韩墨抓着对方的肩膀快速发问。

    “墨?”温斯特老半天才是定了定神,活动了一下酸麻的全身,脸因源于腿部的剧痛分明一变,终究是叹了口气,“我腿中弹了。”

    韩墨眼神凛然,循着他眼神所指看了过去——就见迷彩军裤满是斑斑鲜血,大腿外侧有一个恐怖的弹洞正在汩汩喷血。

    但这并不是他身上的致命伤。

    眼见他的防弹衣前胸已被弹片贯穿,韩墨甚至看到他的血肉都翻了出来。

    这样的伤别说在这样危机四伏的丛林,就是在华夏顶级的医院多半也没救。

    “温斯特……”韩墨说不出话来。尽管认识的时间还不久,他早就把这个多次并肩作战的国际友军当成了战友。

    现在连他也……韩墨眼睛一红,一拳狠狠砸在地上,旋即骂了句粗话。

    “墨,带着苏博士走。”温斯特死死攥撰墨的手臂,“她跟你一样都是华夏人!军方正在加大援兵数量,在她安全被送往首都前,保护她!”

    “这个不劳你吩咐,可你……”

    温斯特却是信赖万分的抓紧韩墨的手臂:“兄弟,你的本事我们是见过的!现在也只有你能带着苏博士突围了……我会带着我的人拖住这些见鬼的毒蝎子,让你们安全离开!”

    韩墨沉吟几秒钟,连天的枪炮声又一次压制过来。他沉重地点了点头,眼中再无迟疑。

    “别特么整的跟诀别似的。兄弟,一定要安全回来,你欠我的酒还没还上!”韩墨强忍着悲哀,对他一个郑重敬礼。

    温斯特咬牙苦笑,随后冲着四周还在战斗的手下大吼:“弟兄们,给我杀啊!”

    韩墨凝眉回头,一把抢过在风雨中瑟瑟发抖的菲琳娜,对着惊吓不已苏佩琳怒吼一声:“还在发呆,突围!”

    头顶突然一道惊雷炸响,本是惊魂难定的苏佩琳顿时在这泥泞中滑了一跤,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抱着菲琳娜的韩墨,已经借着身后g军人的掩护,朝着包围圈的薄弱处突围了!

    纷乱的枪炮声响彻整个森林,g军人已经开始集火,为他们争取宝贵的时间。

    多一秒,他们就距离生的可能近一分!

    “你他么的还在发呆?跟上来!”

    左手死死抱着穿无菌服的菲琳娜,右手忽然拔出手枪对准了苏佩琳,那充满了血腥气息的杀戾眼神,让女科学家甚至有种他要干掉自己的错愕。

    砰!砰!

    接连开了两枪,窜火的弹头笔直前行,随后贯穿了两个雇佣军的头颅。

    “好厉害!”苏佩琳哑然万分。

    虽然连她也看出这两个家伙是急于冒进,但韩墨这种迅捷的反应力,精准的定位和冷静的射击,又一次地刷新了她对这个未知军人的认识。

    必然是相当级别的特种兵,否则不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这样想着,女科学家紧咬起惨白的唇,勉力跟在快速突围的他身后。

    继续开枪射击的同时,韩墨沿着崎岖的林间小路快速奔跑——借着夜视镜,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更多的雇佣军已经冲破了g军人的火力封锁线,朝着他们奔跑的方向追了过来。

    “妈的,看着挺无脑的一群废柴,反应还挺快啊?”雨水迷糊了韩墨的脸,冷雨狂风之中不断降低他的体温,但毫不妨碍这张坚定的脸爬上嘲弄的笑容,“既然敢来,就让你们一个个有来无回!”

    把肩上的菲琳娜换了个方向,韩墨抬手换了一个弹匣,随后又射杀了两个企图围上来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