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发火
    ,!

    这也难怪,给冰冷的暴雨浇了整整一夜,没吃没喝的韩墨跟成群的雇佣军交手至今,他若只是个普通的士兵,只怕早就倒下了。

    口袋里还剩下最后一包军粮:这是一种精心调配的面饼,含人体所需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味道虽普通,但热量却高达3000卡路里,非常适合野战的士兵快速补充能量。

    韩墨却没有撕开军粮密实的包装,而是拔出军刀斩断了几根纠结在树枝上的粗藤。

    一股股黏稠的液体喷涌出来,韩墨就口喝了个饱,然后循着地上的茎蔓挖出了不少可食用的根状物。

    三下五除二削掉沾满泥土的外皮,他一边按着沿途做下的记号往苏佩琳藏身的矿洞去,一边啃食着。

    在野外没有补养的时候就要自己找寻食物,藤蔓是否储水,什么野果能吃……这都是每个银狐都必备的常识。

    勉强填饱了肚子,韩墨觉得头晕的症状似乎减退了些,但总感觉身上有种难以描述的轻微刺痛。雨还没有停,身上湿得通透的军服死死贴在身上,是怎样都不会觉得舒服的。

    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韩墨回到了苏佩琳藏身的矿洞。

    天已经蒙蒙见亮了,在拨开丛丛灌木的时候,一把乌黑的沙漠之鹰指了过来。

    “喂,保险都没开,想杀谁啊?”面带嘲弄地一笑,韩墨趁她吃惊的瞬间已抓住了枪口,“别随便乱指,走火了可不是好玩的。”

    “墨,你回来了!”看到来人的同时苏佩琳又惊又喜。

    冷,饿,又有无数的可怕凶残的追兵,这个从未有过这样经历的女科学家,度过了一个今生“难忘”的夜晚。

    现在看到唯一可以信赖的特种兵归来,心底所有的恐惧和不安一齐消散,她甚至有种冲上去拥抱这个男人的冲动。

    可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特种兵,在回望她无比欣喜的目光时,韩墨却变得分外震怒,当下冷着脸冲进洞去,几脚就踹灭了这矿洞深处的营火。

    “我看你这女人一定是昏头了!”彻底踹灭了火的他还不算完,马上厉声怒斥道,“你在干什么?觉得我们还在野营,对吗?”

    蜷缩在矿洞深处的菲琳娜突然惊醒了,小女孩的双眼因这极大的嗓音吓得顿时圆睁,满脸惊恐地看着这个大光其火的特种兵。

    “你这是怎么了?天气这么冷,我女儿一直嚷嚷好冷,不生火怎么行呢?”心头的喜悦立时消散,苏佩琳不快地说着,“我们也需要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烤干……”

    话还没有说完,韩墨粗鲁地打断了她的话语:“对,没错,最好再把几个红蝎子吸引过来,给你烧点热水,服侍你洗澡睡觉对吗?”

    女科学家的眼中出现一丝慌乱:“我,我没想这么多……喂,我承认你是救了我跟女儿,但你的态度能不能好一点,ok?”

    “对你的态度好一点?”这话一出韩墨火冒三丈。

    他半仰起脸审视着这个女人。就是为了这么个小娘们,温斯特率领的g军小队,还有整个银狐三队都搭进去了,这其中还包括自己的亲哥哥!

    可这小妞倒好,自己在矿洞里生了堆火——这幸好是自己沿途放枪把那些凶残的雇佣军引走了,若真因为一堆火发现了她俩,这么重大的牺牲,自己一夜的辛劳,就全白废了!

    双手攥拳,韩墨也不知哪里来了一股怒气。若不是哥哥严令掷下要护送这个女人安全离开,他真的想就地掐死她解恨。

    这个男人的眼神是如此强硬和霸道,跟他对视的苏佩琳不由立刻避开了他的目光!她甚至感觉,自己正在跟一头森严的上古巨龙对视。

    “我……我,对不起……”女科学家不由软了几分,“是,我太想当然了……”

    “哇!”就听身后幼小的菲琳娜忽然大声哭了出来。一夜的过度惊吓,已经彻底击碎了这个小女孩脆弱的神经,现在韩墨的样子简直像要吃人,她终于绷不住了。

    见小女孩被吓坏了的模样,盛怒的韩墨气消了一多半。他胸口这股邪火是红蝎子给的,见着那一堆火,不由就把火撒在这愚蠢的女人身上了。

    苏佩琳脸色灰暗,急忙转身过去搂着菲琳娜小声安慰。

    韩墨一句话没说,从口袋里掏出那唯一的一袋军粮,轻轻地放在女科学家的手边,又道:“原地待着,我去给你们找点水。”

    雨又小了些,韩墨四下看看,从翻身上树砍了几片大叶子,然后卷起来收集了一些露水,然后大概找到不少能吃的野果,一并带了回去。

    他的头还是很晕,耳朵嗡嗡一直乱响,恐怕跟一夜的战斗有极大的关系。

    “先喝点水,我们休息一下。”韩墨把找回来的东西递上去,“已经天亮了,我带你们出林子。”

    但死死搂着女儿的苏佩琳却像是没听见似得,双眼勾勾地盯着臂弯里的菲琳娜——不过是韩墨出去找水的功夫,小女孩又一次沉沉地睡了过去,不管是母亲怎么呼唤,她都无法醒来的样子。

    “她这是怎么了?”困惑地眼神刚转过去,韩墨心底不由咯噔了一下,他发现菲琳娜那本是一体成型的无菌服,似乎被划破了几道口子。

    不好。

    韩墨分明知道,如果这小女孩真的免疫全无的话,离开无菌的环境,就会被各种病毒侵蚀……普通人能够轻易抵抗的流感病毒,对她来说都是致命的!

    “不要……不要这样!”苏佩琳几乎要哭了出来,仰头看着面带不忍的韩墨,“我求求你,现在就带我们回首都好吗,她病了,病得很严重!”

    “现在?”韩墨懂她的意思,不由拧着眉头道,“就算现在出发,你我用跑的离开这片丛林,也至少需要4个小时的时间x到首都,最快也要晚上了。”

    苏佩琳倒抽了口凉气,身子一软已经瘫坐在地:“那,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想办法走。”韩墨说这话的时候,又是头晕目眩起来,身体不由一阵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