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中毒
    ,!

    “喂,你怎么了?”苏佩琳见状,赶忙放下重病的女儿起身扶住他,“你一定是累了,快躺下休息……等下!”

    细致入微的女科学家似乎发觉了韩墨的异常,伸出一手探上了他的额头:“我的老天,这样烫,你也发高烧了!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我,发烧?这怎么可能的?

    他刚想骂,头晕却害得他一下虚趴在地,眼前阵阵发黑,老半天才是粗喘着回过神:“我没事,应该只是疲劳……”

    “不对,你这是被血虫咬到了?”苏佩琳忽然抓撰墨的右手。

    手背上有一排黄豆粒大小的伤口,经过一夜的雨水的浸泡,伤口已经开始发炎。韩墨这才想起,这是昨晚从树上掉下的一条肉虫子咬的。

    “血虫,那什么鬼东西?”韩墨有点无语地回望苏佩琳,“是条肉虫子,树上掉下来的。”

    “g国林子里的一种烈性毒虫,连本国的生物图鉴也没有它有关的记载。”苏佩琳从韩墨手中快速把清水接过来,一面解释,一面小心翼翼地替他把伤口的脓液挤出,“因为它的毒素会侵蚀血液系统,当地人因此称它为血虫……哎呀!”

    话还没有说完,满面不安的苏佩琳发出一声惊叫——伤口这么深,不仅开始发炎流脓了,经过一夜的雨水浸泡,甚至还有溃烂的迹象。

    显然他中毒已深。

    苏佩琳慌乱地抬眼回望韩墨,才是发现这个一直以冷厉自若示人的特种兵,眼神已变得十分恍惚。

    “好了,别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刚才还不觉得,这会儿头晕目眩的状况突然加重了许多,韩墨却并没有慌神,反而拍了拍苏佩琳的肩膀让她镇定,“还有没有救,没救的话我还能活多久?”

    这……

    他过分的平静,让苏佩琳愣住了。

    在g国参与研究活动已经整整3年。在此期间,她没少见过被血虫噬咬的人,此物毒性猛烈,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十有**会丧命——可她从未见过有哪一个能像韩墨这样镇定自若,还能问出“我还能活多久”这样的话。

    “毒素进入人体后,有4到12个小时的潜伏期。”长出了一口气的苏佩琳定了定神,继续往下说道,“一旦毒发,如果没有病毒血清的治疗,一般是10个小时左右……”

    韩墨木然听罢,却是摇头嘿嘿一笑:“原来10个小时才会要了我的命,我还真以为会跟眼镜王蛇一样。”说着他将肩上的scar-l取下来,把枪栓拉的脆响,“走,我这就带你们下山!”

    “不行,你现在应该平躺下来,运动会加速血液循环,而毒素就是由血液循环侵蚀脏器的——你会死于心衰或者是肾衰!”

    心衰就心衰,为毛又来了一句肾衰?头晕眼花的韩墨鼻翼一颤,颇无语地指了指侧躺在地不停喊冷的菲琳娜:“你到底想不想救你的女儿了?我特么有十个小时,她呢!?”

    “可是……”

    不再说话,韩墨从地上一把抱起菲琳娜,最先快步走出矿洞。

    雨已彻底停了,透过那遮天蔽日的树叶,韩墨隐约看到乌云渐渐远去,天蒙蒙见亮了。过雨的空气清凉舒适,但韩墨的心口始终压着一块石头般沉重,头晕,耳鸣,让他快步前进的时候呼吸渐沉。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联系到g国高层,让他们再派出一队人来接应我们?”眼看着抱着菲琳娜的韩墨脚步和呼吸变得越发沉重,苏佩琳有些焦虑地说着,“你是军人,总有跟军方通讯的方式吧?”

    这女人想得倒轻巧。

    要这么简单的话,还需要我沿途护送你们回首都吗?韩墨对这个想当然的女人简直佩服到了极点。红蝎子不仅如数干掉了三队的所有成员,拿走了他们的武器和弹药,还带走了他们的通讯设备。

    这很可怕,为了实现数据互联,g军的通讯设备能直接连接军方卫星,但这样一来,红蝎子一旦得到了通讯设备,就能够入侵卫星系统,得到所有装备有通讯设备的士兵的位置!

    所以,韩墨在发现设备被带走的同时,就摧毁了无线耳麦,现在直接联系军方已经不可能了。

    没心思给她解释,手上死死抱着菲琳娜的韩墨却是脚下一顿,略带迷茫的眼神竭力变得戒备,警惕地环顾四下,旋即转脸对着苏佩琳冷喝一声:“不好,快上树!”

    难道是追兵又来了?苏佩琳瞬间觉得手脚冰凉。她伸头对着光溜溜的大树犯了难:“可,可我不会爬树啊。”

    韩墨也懒得训斥这个拖累,忙掏出软绳先把菲琳娜跟自己死死捆进,然后先行上树,待站稳之后,将绳子解下丢给女科学家:“拴在腰上,我拉你上来!”

    一阵阵眩晕的他直冒冷汗,只得靠着意志力用尽全力将她拉扯上树。女科学家刚是搂着树杈坐稳,就听林子里阵阵动静,惊得她面色青白,将一副惶恐的目光转了过去——眼见灌木丛中闪过几道灰影,她震惊的发现这虽不是什么追兵,却要比追兵更危险百倍!

    豺狗,丛林里最丑,也是最危险的动物。它们群居出动,十分凶残,就是虎狼豹这样的大型动物,见着成群的豺狗都要退避三舍。

    他们所处的树杈枝繁叶茂,位置也比较高,这十几头出来捕猎的豺狗虽然循着气味找到了韩墨三人,却没法爬上来进行猎食。

    这些贪婪的动物怎能放过送上门的食物?当下蹲在地上守株待兔了起来。

    “娘的。”韩墨骂了一句。他没有消声器,贸然开火的话他很难干掉这些灵巧的豺狗,却会把好不容易甩掉的红蝎子再引过来。

    “现在怎么办?”眼看这些动物存着死守的心,苏佩琳犯难了。

    时间正在每分每秒的流逝,每消耗一分钟,韩墨和菲琳娜就会增加一分的危险。想到这里,她紧张地将目光转了过去——脸色发白的他身体已陷入轻微的抽搐中,只有借着不断地调整呼吸才能稳定身体。

    “你还好吗?”苏佩琳咬了咬后牙,终究还是伸手入口袋,掏出一个药盒来,“我,我这里有两颗药,你先吃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