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决战
    ,!

    毒,恐怕已经开始侵蚀全身,以及……心脏。韩墨只觉得心口阵阵作痛,连每一口呼吸都牵着整个胸口疼。

    发白的视线,让韩墨看不清她手中的药片:“是你女儿的药吧?就算优先我吃,也不一定能保住我的命——还是留着给她吧!”

    “没有特效药能治她的病。这只是消炎药,于你有益。”苏佩琳不由分说地塞进韩墨的嘴里,平静地说着,“只有你能带着我跟女儿平安离开,所以……”

    “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吞下药片的韩墨还在发抖,他抱进树干苦笑,“菲琳娜是纯g国人的血统,你是华夏人,请告诉我你是怎么有个纯g国人的女儿的?”

    说这话时,韩墨用了华夏的语言。

    苏佩琳怔怔看了一眼韩墨,无奈:“还是……被你看出来了。你也是华夏人,对吗?”

    抬眼看了看浑身发抖的女科学家,韩墨木然地点了点头。

    见他如实应下,苏佩琳认命似得叹了口气:“菲琳娜,的确不是我的女儿,但,但她真的很重要。我敢肯定,这些雇佣军,就是冲她来的。”

    这话一出韩墨懵了,从哥哥,到那些急着赶来的g军,都再三嘱咐他一定要带苏博士离开——可现在,怎么却好像是这个快要病死的小女孩……才是大家真正的目标?

    没等韩墨再想明白,怀里的菲琳娜突然周身一颤,眼见这张由透明玻璃罩拢着的小脸瞬间变黑发紫,不断有大量的鲜血从口鼻涌出来,见此情形苏佩琳啊地一声闷叫,泪水盈盈而下。

    “这么些年了,真的,真的还是不行了吗!”女科学家终究是崩溃了,抓着韩墨的手臂就哭了出来,“三年,三年的心血啊,就这样……”

    韩墨心头忽然划过极大的不祥来:“等会儿,你的意思是,菲琳娜真的才是那些雇佣军的目标,而不是你!?”

    苏佩琳周身发抖,抬起满脸眼泪的脸回望韩墨,但一瞬之后又低垂眼睑:“我……”

    回想昨夜温斯特在得知这小女孩就是所谓的“菲琳娜”后,也是满脸的郑重,韩墨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误导了。

    “干得漂亮啊,什么都不说……这下,她可要见上帝去了。”眼见不住发颤的小女孩一边呕出鲜血,一边已是不活了,气急难当的韩墨却是大声笑了起来,“这下你满意了是吧?”

    苏佩琳不知如何是好,凝望着面色冷厉的韩墨,终于掩面哭了起来。

    一股不祥突然涌上心头,韩墨突然抄起了手上的自动步枪:“别嚎了!”

    苏佩琳周身发抖,猛地止住了哭泣,眼看着韩墨将瞄准镜套上了眼睛。

    瞄准镜中,三个身强体壮的红蝎子,手上各自抄着野兔野鸭子正在生火,明显是准备饱餐一顿。

    “冤家都上门了,还在号丧!”已经这么近的距离,韩墨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先后干掉了那三个家伙。

    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整个森林,不仅惊飞了一大片宿鸟,树下那十几只游弋的豺狗更是争先恐后地慌乱逃走。

    被这枪声吓得捂住耳朵的苏佩琳失声:“你疯了,现在开枪不是会把追兵引来?”

    “老子求之不得。”抬手给自动步枪换了一个弹匣,韩墨冷笑。

    既然自己要保护的目标快要死了,就没什么继续保护的必要了——现在,是给弟兄们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枪声大作。

    被暗算的红蝎子震怒,纷纷拿起武器对着枪声的来源处扫射,数不清的子弹射过来,虽然没能准确找到他们藏身的位置,在这样饱和攻击下,还是有子弹准确的咬到了韩墨的位置。

    咣!

    一颗流弹命中了韩墨的防弹衣,虽不至于伤到他,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中毒已深的韩墨猛地一抖,差点从十几米高的树杈上滚落。

    世界排名第七的雇佣兵组织。

    自己一个银狐的新兵,恐怕不是对手啊。

    “还挺厉害,嗯?”被锁定位置的韩墨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大声地笑了出来。他一把将苏佩琳抓过,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身沿着树皮滑落,急速的下坠速度让她发出一连串的惊叫。

    触地之后韩墨狠狠推了一把苏佩琳:“趁现在包围圈还没有形成,往林子西边跑!”

    看了一眼怀里的菲琳娜还在不住地吐血,惊恐不已的女科学家却是死死攥撰墨的手:“那你去哪儿?”

    “给,我的兄弟们,报仇!”韩墨架着自动步枪,因毒素发作而僵直的身体,硬生生地靠在树干上,只是那涣散的眼光依旧透着一股不可执拗的坚定,“老子跟他们拼了!”

    更多的流弹扫射过来,苏佩琳却是拉紧他的手:“他们人多又很厉害,你现在中毒了,就是拼命,能拼得过吗?还是一起走吧!”

    这个男人虽然脾气坏没风度,但这整整一夜,他为了自己和菲琳娜多次身处险境,还因此中了血虫的毒,或许还会因此丧命!

    想到这里,苏佩琳一把拖撰墨的粗壮的手臂架在自己窄细消瘦的肩膀上:“来,我搀你走!”

    回望这张俏脸满是认真,韩墨却不由苦笑了起来:“我还不至于废柴到……让你这个女人来帮我逃走。”

    苏佩琳苦笑一声:“现在不是嘴硬的时候,快走!”

    “好吧。”这还是桀骜的韩墨头一遭这样听话。又一次掏出绳索,将没有了意识的菲琳娜捆在身后背着,一面由女科学家搀扶着,快步往林子的西边快步走去。

    韩墨粗重地喘息着,双腿也觉得越来越软,苏佩琳注意到了,尽量地放慢脚步,并尽可能地让他靠着自己走。

    这样一来,两人的身体不可避免地紧贴在一起。这样的距离,苏佩琳嗅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浓重的酸味,他在雨中战斗了整整一夜,雨水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形成了这绝对算不上好闻,却充满了阳刚气息的味道。

    这个从未如此亲近男人的女科学家,竟觉得这个味道蛮吸引人的。

    有这种感觉,她自己都觉得莫名。

    “咳咳,咳咳……”

    韩墨粗重的咳嗽,打断了苏佩琳的思绪,她越发觉得这个男人强壮而庞大的身体滚烫,她将愕然的面孔转过去:“你还好吗?”

    毒已经很深了,除了胸闷头晕,现在高烧的状况也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