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援军到来
    ,!

    “你,到底怎么了?”见韩墨只是沉默着不回答,苏佩琳有些慌乱地发问着。

    一直没有停歇的枪声似乎在不断地靠近,弹头不断划过这片蛮荒未开的林地,在这初晨之下形成一道道诡异的弹道。

    咬着牙根的韩墨用意志力苦撑着,一手紧紧夹着后背昏迷的菲琳娜。听到对方的发问,不由回看着面带关切的女科学家,这双温润的瞳长睫蒲扇,这样的距离,让一股淡淡体香沁入心田。

    加入三队,有了许多生死之交,虽然没有全灭血色毒蝎,我也杀了那么多……还有这样的美女陪着一块死,值了吧?

    韩墨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可他却又笑了起来:“你好香啊!”

    “你!”

    原是满心的担忧,却因这一句痞气十足的话瞬间消散,苏佩琳脸一红,骂道:“我就知道你什么时候都不安好心!”

    韩墨却笑了,笑得很开心。

    自打被迫加入银狐,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由衷地笑起来。

    “你的她,很美吧?”没来由的,苏佩琳忽然这样问了一句。

    “什么?”韩墨愕然。

    “没什么。”顿觉尴尬,苏佩琳转开了眼光。她从昨天晚上就注意到韩墨颈中那条银色的项链——如此精致的圆扣项链,里面一定安放着爱人的照片。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好奇,非想关心这个其实跟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

    可她却全然没想到,那条项链其实是哥哥留给韩墨的唯一遗物。

    密集的枪声仍在身后持续逼进,两人都不再说话,相扶着艰难前进,林子越来越亮,低密的灌木丛和蕨类也渐渐稀疏,显然他们距离林地的边缘已经很近了!

    只要能跑出这片原始森林,他们生还的几率就能增加一多半!

    “咻!”

    只听灌木丛中,忽然传来一声刺耳的破空声,粗喘不已的韩墨倏然圆睁双眼,发出一声示警,一把将身畔的苏佩琳照着大树边的巨石狠狠推过去!

    “卧倒,别动!”

    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粗吼,韩墨就觉得一颗炽热的弹头直直飞来。

    根本来不及闪避,这颗7.62口径的弹头先是贯穿了他背上的菲琳娜,紧接着打穿了他单薄的防弹衣,从他前胸贯穿而过!

    火热的鲜血从伤口迸出,喷了苏佩琳满身满脸。

    “不!”她发出一声尖叫,想冲上来抱住这个年轻人,却没想到中弹的韩墨却是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粗话,命令她原地待着,与此同时他已从裤袋中抽出手枪,一个利落的转身马上抬腕瞄准,照着身后7点钟位置连开两枪。

    就听惨叫响起,一个身穿丛林迷彩的雇佣军从巨石上滚落。

    弹无虚发的神圣姿态得到了苏佩琳由衷的敬意,她凝望天神般看着他,他却突然周身一颤,已侧贴着一棵参天大树,斜斜地倒了下去。

    “墨!”女科学家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尖叫,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四射过来的流弹,发了疯似得扑上去紧紧抱住他。

    “还在发愣,跑啊……不然会死啊!”鲜血流出的速度越来越快,将韩墨身上最后一点温度彻底带走,他眼看着这个惊若天人的美女痛哭流涕,竟又笑了起来,“哭什么?这是每个华夏军人的使命——”

    似乎是用尽了全力,韩墨忽然抱起手上的自动步枪。已经到了这种决死时刻,韩墨顾不得是否点射,而且立刻抬手对准了正前方的包围圈!

    啪啪啪……啪啪!

    苏佩琳眼看着更多的雇佣军倒下,可是……大作的枪声却忽然听不到了——四周幽静,可闻鸟鸣,热血滴落的声音也分外清晰。

    苏佩琳喉头哽咽。

    从小就听闻“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的诗句,现在亲眼见了,却是悲壮得让人心碎。

    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此时却完全不知所措,凝望在她怀里渐渐失去生命的男人,从未有过的痛苦。

    “你叫什么名字?”老半天,苏佩琳才是颤抖地发问。

    没有等来回答,韩墨眼底的生命之火渐次湮灭,接着,他的头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垂落下去。

    手中依旧死死握着那把scar-l,直到最后一刻,这个热血的士兵依旧没有放弃战斗的意思。

    “别死啊,求你别死啊!”女科学家终于崩溃地哭了出来,“我连你真名都不知道啊……”

    咔咔咔……咔……

    枪栓被拉动的声音,开始从四面八方围过来,血色毒蝎恐怕已经彻底合围了这里。眼神之中满是绝望的苏佩琳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跪在地上死死抱着一动不动的韩墨不断地流泪。

    哒哒!

    头顶的天空忽然有机枪声在炸响,紧接着就是极大的引擎声在逼进。

    “警告,我们是g国正规军!我们得到命令,在此地执行华夏撤侨任务,重复,我们在此地执行华夏国的撤侨任务!”伴随着引擎的轰鸣,一个男人严厉的声音从武装直升机架设的扬声器传来,“相关武装分子不要进行无味的抵抗,下一次我们就不会使用空包弹了!”

    银狐三队的增援任务,是华夏军方直接下达的。

    可昨夜,他们和军方的联系突然中断了。军方为之震动,马上请求正规军搜救队进入阿曼山脉。

    后来,在与华夏沟通的时候,得知苏佩琳也在研究中心,华夏立刻请求g国协助撤侨。于是,g国正规军直接派出第二架直升机来此地接应。

    “头儿,已经把那个兵围起来了,我们离目标仅有一步,不要管废话连篇的家伙,上去抢了人就走,我就不信华夏敢怎样!”一个满脸涂着蓝绿油彩的雇佣军对指挥者说着。

    “放屁,你没听到他们刚才用的是空包弹?想被打成筛子就现在上!”指挥者狠狠瞪了手下一眼,抬起手中装配高倍镜的m16a4对着包围圈里看了一眼。

    冰冷的微笑旋即出现在他脸上,眼底还带着几分凶狠:“撤。”

    “为什么!?就因为几句可笑的威慑?”

    指挥者缓缓放下手中的步枪,冷冷说道:“目标,不知被哪个白痴打死了,尾款我们拿不到了。那个男人恐怕也活不成了,女人对我们半点用都没有,没必要为她浪费工夫。”

    已经到了这种时候,挑衅华夏这个世界强国就变成了一种愚蠢的事。已把韩墨三人合围此地的红蝎子们虽有不甘,却还是连连咒骂着选择撤离。

    小子,今天就饶你一命。指挥者冷厉一笑,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你还有这样的好运。

    眼神在包围圈中的韩墨身上再次停留片刻,指挥者带着手下转身小跑离开,很快消失在原始森林的绿芜交错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