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惊醒
    ,!

    风声呼啸中,面前是夹杂着碎冰,却一眼望不到边的河。

    甚至还来不及有所反应,韩墨就感觉被人大力踹进水里,刺骨的寒冷立刻变成了剧烈的刺痛,让他连正常呼吸都变成了一件艰难的事。

    不知道喝了多少水,他拼命想要游回岸上,却看到岸边忽然多了一个黑影。

    一个叫他绝望的黑影。

    “不许上来,你的训练还没有结束!”

    “废物,你这个废物!这样就受不了了吗?给我使劲游起来!”

    一柄长竹竿猛地伸了过来,似乎是想抽打韩墨。

    浑身剧痛的韩墨涌起一种极大的激愤来。从刺骨的冰水中倏然抬起手臂,他猛地抓住了抽过来的竹竿。

    “废物,你这个废物……”

    似乎隐约还有一个女人痛苦的哭泣,可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得遥不可及。

    周身一颤的韩墨,忽然睁开了眼睛。

    白光和刺鼻的气味让他差点吐出来,接连袭来的就是欲裂的头痛。

    明明已睁开了眼睛,可不管怎么努力,一片晃眼的环境还是让他很难视物。

    熟悉的消毒水味,让他很快安心下来——得救了,现在一定在医院里。

    韩墨定了定神,然后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像是接纳一个远道而来的朋友似的接纳身上的大大小小的疼痛。

    这是大哥韩羽教过他的——长久昏迷醒来后,最快适应身体的方法。

    一面粗喘,一面仔细地观察四下,可在他看清“病房”后,韩墨不禁愣住了。

    不同于普通的医院病房,四面都是墙没有窗户,而且包括天花板在内,都包着一层厚实的不锈钢板。

    更无语的是,床头的位置放着数台精密仪器,而这些仪器接着粗细不一的管子和线,和自己的身体连接在一起。

    什么情况?

    不过是被条鬼虫子咬了一口,然后当胸中了弹,伤得虽然不轻,却至于搞得声势浩大吧?

    他有点发懵。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幺蛾子的时候,他喉咙干渴到冒青烟的状态,仿佛这一秒不喝水,下一秒就要渴死了。

    他挣扎着起身想找水喝,可身体刚一动,接在手腕上的一根白色的腕带,就发出一连串的清脆响声,听上去很像闹钟的铃声。

    马上就听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走进门的人让韩墨不由圆睁双眼——那人的穿戴和毫无免疫力的菲琳娜无二,透过拢在头上的玻璃罩,韩墨发现来人是女科学家苏佩琳。

    手上夹着病历本,苏佩琳一脸惊喜地走近:“你醒了?”

    回望这张娇艳如花的脸颊,韩墨心头却没有半点愉悦,拧着眉头盯着对方:“我这是在哪儿?你们这是干什么,是打算把我控制起来吗?”

    银狐三队奉命来g国执行维和任务,他们的真实番号并没有公开。毕竟对于华夏军方,银狐都是一直处于绝对机密的部队。

    难不成是g国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把他带到这种地方来?

    他们想知道什么?这过河拆桥的g国……

    “你还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可以替你喊医生来。”回望着韩墨锥子般的目光,苏佩琳俏脸微红,低垂那如扇长睫盯着床头的监控器,“一切都正常……喂,你干什么?”

    还算平静的面容突然因韩墨的起身变得无比吃惊,“快躺下,你身体还没好全呢!”

    韩墨哪里管这么多?撑着还有些发软的身体就坐了起来,他十分恼怒地瞪着苏佩琳:“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g国首都医院,这里的医疗条件是最好的。”看着韩墨的双眼还带着不小的怀疑,苏佩琳一面想要扶着韩墨继续躺下休息,一面耐心地给他解释道,“qt109号血清可以你身上的毒,但还没有彻底恢复,你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只是中毒的话,需要把我关在这种密不透风的病房里?

    韩墨把目光转向墙角处的广角监控,却没有再说什么。深吸了口气,韩墨把最想问的问了出来:“我的兄弟们呢?”

    分明知道这个重情义的年轻士兵会问这个问题,苏佩琳却还是一下子哑然了。半晌,回望韩墨近乎于审问式的目光,她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正规军根据你留下的坐标找到了……他们,他们就在医院的……灵安室里。”

    尽管她想尽办法说的平静一些,但面前这个年轻的特种兵听了,胸口还是陷入极大的起伏中。

    再次深吸了口气,他撑着病床艰难站起,随后注意到臂弯和手背都扎着吊瓶针,韩墨把手伸过去:“给我拽掉,然后,带我去!”

    “你再休息一天行吗?现在你的身体真的不适合……”

    根本没心思听她废话,起身的瞬间就接连将两个针头先后拽掉,狠狠丢在一边!

    “墨,这样不行的!看看,还在流血呢!”因他这一连串的动作惊得面红齿白,苏佩琳急忙追过去想要拦着他,却不想他早就一个鲤鱼打挺,已飞奔走向这间病房的门。

    伸手就扯开了病房门,韩墨这才注意到自己所处的病房是个里外套间,出门的时候数个医务人员上前想要拦住他……可这些人哪里是这个特种兵的对手?不过是随手一挥,企图拦住他的两个男护士就趴在地上了。

    “墨,墨!”苏佩琳从后面追了上来,韩墨已经冲了出去。

    他顺着墙上的消防指示图找到了灵安室的位置,韩墨甩开大步就飞奔过去,急得完全顾不得什么,沿途遇上挡道的就直接粗鲁推开,搞得整个医院走道一片怨声载道。

    紧锁的铁门不断有干冰的酸味传出来,粗喘连连的韩墨抬脚就踹开了门,猛地扑了进去。

    十四张冰冷的解剖床覆着纯白的盖布,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叫人绝望的气味,韩墨的脑子轰地一下就爆炸了。

    掀开一张白盖布,野狼惨白的脸死死闭着。收殓过的尸身已看不出累累的伤痕和血迹,但韩墨还是清晰地看到这张脸带着十足的痛苦和惊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