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我的失误
    ,!

    浑身颤抖地掀起盖布,一张张无比熟悉的脸,一一呈现眼前。

    只是他们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睁开眼睛对他大喊一声:“兄弟”了。

    “啊!”

    巨大的痛心逼得韩墨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声,就仿佛天地间有一只垂死的巨龙正在绝望地怒吼,让紧随着他跑进门的苏佩琳听得一阵揪心揪肺的恐惧。

    双手抱头的韩墨跪倒在地,在瞬间已泪流满面,这丧失了手足的痛苦,正在心底酝酿成为无限的仇恨。

    “别这样……”苏佩琳老半天才是伸出一手按在韩墨不断发颤的肩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一些,“他们……已经不在了,请你节哀!你身体还没好呢……”

    可韩墨好像没听见似的,这双漆黑的眼睛遍布杀气。

    哥哥,我的兄弟们。

    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

    他俯身下去,眼泪一滴滴砸在地上,也砸在苏佩琳的心上。

    不多时,好几个医生赶来这里,看着韩墨趴在上痛哭流涕,他们脸上满是震惊,轻声对苏佩琳道:“他……怎么就跑出来了?”

    “院长,他……他的战友们在这里,大家都拦不住啊。”苏佩琳无奈,“我……还是劝他回去休息吧。”

    两人的表情有点奇怪,却还是连番劝着韩墨回病房休息。

    就算是心里再痛苦,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平添哀痛。

    韩墨握紧了双拳,眼神如刀一般地环顾他的战友们。狠狠抹了一把脸,他转身离去。

    现在要做的就是替兄弟们报仇。那么,就要尽快恢复身体,否则拿什么跟红蝎子对抗?

    经过一番医学检查,院长和苏佩琳因他身体恢复的速度而感到惊讶。

    已脱离了危险,韩墨被移到了普通病房。

    医院立刻将韩墨苏醒,还有他的身体状况直接上报给g**方。

    他英勇杀敌,并成功带着苏佩琳脱险的壮举几乎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首都……如果这次行动没有韩墨的话,研究中心的重要数据和菲琳娜,恐怕都要落在敌人的手中了。

    军方很快派了几名军官来到医院探视韩墨的状况,并给他颁了一枚g国的勋章表达敬意。

    韩墨望着那金灿灿的奖章,却是一脸苦涩——这东西,可是用银狐三队所有人的命换来的。

    华夏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也来到了医院。

    一番自我介绍后,工作人员开始询问那夜行动的细节。这种回忆对于韩墨来说,无疑是再揭战友牺牲的伤口。

    他描述的很慢,却也很准确。

    从急行军进入阿曼山脉,到独自坚守观察哨,直至红蝎子放出毒刺导弹阴了自己的兄弟们,以及那一整夜的战斗,都和工作人员交涉清楚了。

    “你说的红蝎子,不会是世界排名第七位的血色毒蝎吧?”工作人员暗暗吃了一惊。

    “没错,就是那伙人,他们生性凶残又装备精良,若不是正规军及时来接应,我和苏博士恐怕没法活着回来了。”和身边的美女科学家一个对视,韩墨拧着眉头对工作人员说着。

    “你和你的部队遭遇的,居然是雇佣军?”工作人员暗暗吸着凉气。

    老半天他才从极大的震惊中回神过来,“那就是说,g军的情报,出现了重大纰漏,我们直接进入了敌人的包围圈?”

    韩墨无声地点头:若不是情报出现了大问题,自己的战友怎会被暗算?

    昏迷前他深陷苦战,一直没考虑这其中的缘故——现在看来,这其中问题大了。

    不过……

    就算情报出现了失误,作为观察哨上的自己,更应该掘地三尺地搜索敌人的踪迹!

    自己却为了显摆狙击的本事,去打一条队友们完全可以料理的蛇……

    想到这里,韩墨痛苦地抱紧了头,陷入极大的悔恨中。

    都是自己的错。

    战友们把如此重要的守望职责交给自己,自己却让他们失望了。

    眼泪又一次充盈了这个铁血男儿的双眼——并肩作战的影像还历历在目,但战友们却和自己天人永隔。

    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

    “韩墨,你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还是先休息一下吧!”一旁的苏佩琳看着不住发抖的他,有些担心地说着。

    “我没事。”良久,韩墨硬生生地止住泪水,攥紧双拳直起身来。

    这个年轻士兵的眼底充盈着骇人的杀气,看得工作人员的脊骨阵阵冒凉气,赶忙说着:“韩墨,你好好休息吧……这种时候还来打扰你真是抱歉。”

    随后起身,苦涩地再次看了韩墨一眼,“有情况我们随时沟通。”说罢,起身告辞。

    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青白,苏佩琳越发不放心:“韩墨,你还是先休息吧!”看得出来韩墨跟他那些战友有非比寻常的感情,偏偏他们却……

    她明白,这个时候韩墨需要开解。

    但她还没有开口,韩墨却摆了摆手:“请你出去。”

    在银狐他虽然只是个见习,但到底也接受过高强度的训练,心理调整能力哪里是普通人可比的?

    现在的他,迫切地需要安静。

    “你……真的没事吗?”苏佩琳对韩墨的身体十分担忧,但看着韩墨的样子,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韩辰的项链递给韩墨:“这个……你收起来吧。”随后快步走出了病房。

    门被关上的时候,韩墨的双拳已经攥紧了。

    在这次任务中,战友们都牺牲了。

    而战友的牺牲,还多少和自己的失误有关。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变得前所未有的糟糕。

    极大的悲哀让他又一次头晕目眩,韩墨深吸了口气,走进卫生间用冰冷的水使劲洗脸。

    他需要尽快冷静下来,并尽快恢复,接下来,就要为兄弟们报仇!

    痛快地洗了个冷水,韩墨把医院给他准备好的营养餐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入睡——然而这一切,都被监控室里的诸人看在眼里。

    这明显是首都医院的一群医师,男女都有,他们手中各自抱着病历夹,簇拥着院长和苏佩琳,围在60寸的大屏幕四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