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归国
    ,!

    整个监控室内虽然人多,但所有人始终保持着绝对的安静,甚至连人们细弱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他的身体,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恢复呢?”院长死盯着大屏幕上的韩墨,声音满是惊诧,“不提血虫的毒素,在他胸前,那可是一道贯穿的枪伤!他伤口的恢复速度,简直是肉眼可见的,新陈代谢的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想象……这简直是医学上的悖论!”

    院长开口之后,这些围在他身边的医师们亦是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显然,他们对韩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是你带回来的。”院长最终将目光落在身边的苏佩琳身上,“我想你对他的情况,应该了解一些。”

    “院长,我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停留在一句‘维和军人’上。”苏佩琳平静地回答,“他奉命到我们研究中心摧毁数据,到后来带着我和菲琳娜逃出叛军的包围圈,也从未对自己的身份有半句透漏——至于他的身体为什么恢复得这么快,我确实不清楚。”

    说着,她眨了眨眼睛,对院长狡黠笑笑:“我的专业是生物制药……人体医学,那可是您的专长。”

    这明显是给院长一个软钉子碰,院长有点无奈,可的确没法从她话中找出任何的漏洞。

    况且韩墨在g国的身份虽然是维和军人,但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年轻的军人来自东方第一强国华夏——因为几乎每天,都有固定的华夏军官,来医院核实他的情况。

    虽然对这个恢复神速的年轻人充满了兴趣,但他们无权对他进行更深一步的研究,所以在他恢复意识后,他们也只能将他转移至普通病房。

    “或许,就是只是人类的一个特例。”苏佩琳说着,“不管是大使馆还是华夏海军,都向我发出撤离这个国家的要求,我想我回国的时间到了。”

    院长听罢这话,有些吃惊:“那……你的研究呢?”

    “数据已经全部摧毁,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苏佩琳很轻松地结束了对话,“院长,如果您愿意的话,随时来华夏做客。”说着伸出一手,和他的手紧紧相握。

    院长心底虽有些不甘心,却还是礼貌的寒暄几句,目送这个年轻的女科学家离开。

    “对了,院长,”在离开前,苏佩琳还是十分不放心地说着,“麻烦您最近把韩墨房间的电视机讯号切断吧……那些雇佣兵在利用**武装的媒体,反复播出他的那些战友受刑的场面。我怕他……”

    院长赶忙点头:“这个是肯定的。”

    次日一早,大使馆的人就来通知韩墨,所有相关的手续都已办好。

    经过调查,韩墨使用的巴雷特m95狙击枪里只少了一枚子弹,后被证实是开枪射杀一条游至研究中心的森林巨蚺,而与叛军交手的细节,则是由这次行动的幸存者,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苏佩琳见证。

    所有情况,都符合g国以及华夏的交战原则。

    一切处理完毕,韩墨在数张表格签下名字后,跟随一名海军的军官,离开了g国首都医院。

    爆发叛乱后,是由华夏海军进行撤侨任务。1700名左右的华人,在军方的安排下,乘坐华夏“辽远舰”离开。

    这其中也包括韩墨和苏佩琳……以及,韩墨那十四名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弟兄。

    伏在船舷围栏上的韩墨,已经陷入长久的沉寂中。得知他是来自g方火线上的维和军人,韩墨得到了舰长和众多海军战友的礼遇。

    他却似乎完全没有上心似的,但并非韩墨狂傲,而是战友们的全部牺牲,让他陷入长久的沉寂。

    回国后军方不知有什么安排,但韩墨却有了自己的心思。

    他在战友们面前发过誓,一定要找那些红蝎子报仇。

    不仅是干掉那几个逃走的佣兵,他还要……

    “喝点水吧。”苏佩琳的话拉回了他的思绪,容貌绝色的女科学家递给他一只水杯。

    “我不渴。”话虽如此,韩墨还是接受了她的好意。

    回望着眼神幽深的韩墨,苏佩琳轻声说着:“你还好吗?”

    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韩墨毫无情感变化的双眼死死盯着平静的海面:“你替我作证的事,我都听说了……谢谢。”

    能让这个向来傲气的特种兵亲口说一句谢,那可真是不简单。苏佩琳却只是淡淡一笑:“应该的。我还没有谢过你救了我们。”

    “那是我的职责。”话说到这里,韩墨的脸上阴霾更重。他的思绪,又飞回了那个血腥的夜晚。

    “对不起……”这个能言善辩的女科学家忽然哑然了。

    “菲琳娜究竟是什么人呢?”韩墨忽然从那波涛汹涌收回目光,“为什么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要保护她?”

    苏佩琳一怔:“她,她是研究中心的一个临床药理实验的病人。我们的研究课题,就是她这样免疫力全无的病人。如果这种药实验成功,世界上像她这样的病人,就会得到有效的治疗。”

    如果真的只是这么简单,那g军方会如此重视?叛军会雇佣价格高昂的血色毒蝎来抢夺这个只有8岁,还病歪歪的小女孩?

    还有哥哥所说的重要数据,以及所谓的方程式……这些又是什么?难道已经在那夜,被韩墨彻底摧毁了吗?

    他双眼微眯,出神地望着苏佩琳:这个女人显然隐瞒了很多。

    看来,想为兄弟们报仇,就得从这个女人找突破口——搞清楚他们在g国的行动目的,或许就能找到……

    “韩墨,你究竟是什么人呢?”苏佩琳忽然正色说道,“你的身手,绝对不是普通的特种兵。”

    从深思中突然醒过来,韩墨的眼中满是戒备:“你问这个做什么?”

    凭白给这个眼光吓了一跳,苏佩琳还是小心地说着:“g军似乎调查过你的身份……但除了你的名字,其他信息都是绝密。”

    “那么你呢,也想知道我的身份吗?”半抬起下巴,韩墨的眼神桀骜。

    “我……”苏佩琳愣住了。

    嘟!嘟!

    尖锐的鸣笛声忽然响彻整个辽远舰,扩音喇叭随之响起一个沉稳的男声:“各位同胞,由于我们的船只即将通过索玛海盗活跃区域。为确保安全,请各位立刻离开甲板,有序地回到舱室之内!重复,请各位离开甲板,有序地回到舱室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