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辞书
    ,!

    “这个不必你说。”舰长意味深长地看着韩墨,“我已经把今天的战况生成报告,上传至总旗舰了。”

    托腮的韩墨陷入沉思,如果辽远舰队派出驱逐舰进行追击,抓住这些该死的红蝎子可能性有多大?

    可是,若让他们侥幸跑了呢?世界这么大,自己去哪儿找这些该死的红蝎子?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总部不就是在j国么,大不了老子连他们老窝都一块烧了!

    想到这里韩墨只觉得一股股血气往头上涌,不由转脸凝望舰长:“舰长,一定要住这些人。”

    “你放心,舰队一定会全力以赴。”定了一定,舰长伸出一手按在韩墨的肩膀上,“韩墨,我刚才跟你说的话,除了上级,还有我的几个参谋之外,也就只有你和段辰清楚,希望你不要外传。”

    韩墨点头:“这个自然。”

    舰长又是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下定很大的决心似的,为难地对韩墨说着:“今天的行动,其实你是立了最大功的……但上级下令,原地对你进行警闭,直至回国后,再移交给前来的接应人员看管。”

    “关禁闭啊。”

    原来只是关禁闭。韩墨不以为然。

    之前在银狐训练营,替卫生队的女兵出头,他出手打了一名关系兵,要不是身为三队队长的韩辰提自己求情,就不是关一个月禁闭那么简单了。

    “只要能把那些红蝎子全部抓住,怎么处罚我都认了。”韩墨平静地说着。

    舰长见他不卑不亢,对自己的境遇居然毫不在意,只是一心记挂是否能抓住敌人。这种不拘小节的大度让舰长越发欣赏。

    舰长由衷地说着:“说真的韩墨,我还真有心挖你来辽远舰队啊!”

    听到这话韩墨一怔之下又笑了:“就算现在想挖也行啊!”

    “你可别逗老哥我了。”舰长摇头一笑,“以你的本事,必然是国内拔尖儿的特种兵,怎会甘心来辽远舰队做一个水兵呢?”

    韩墨低沉一笑:“都是保家卫国,哪里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越发欣赏这个年轻人,舰长不由和他多聊了几句。

    不多时,特战队的段辰也过来了。

    这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话匣子一开,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段辰对韩墨隔着2300米狙杀对手,并且一人单挑三船的壮举十分敬佩,若不是当着舰长,恐怕就要拜师了。

    眼见自己也插不进去话,舰长摇头一笑,转身走出舱门。

    韩墨起身把他送出去,随后伸头左右瞧瞧甬道空无一人,赶忙锁门对着段辰发问:“商船上的情况真如舰长所说,不是那些红蝎子?”

    虽吃了一惊,但既然话已问出来了,段辰也不好隐瞒,当下点了点头:“的确不是什么血色毒蝎。我跟真正红蝎子交过手——今天这拨儿简直太弱了。”

    愤怒地一拳砸在墙上,震得铁舱发出刺耳的声响。韩墨恼怒地咬紧了后牙根:“这些混账,真是狡猾至极!”

    段辰并不知道韩墨如此痛恨血色毒蝎的理由,但眼看着他浑身发抖,段辰不由拧着双眉发问:“你跟那些雇佣兵,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一定要抓住啊。”没有直接回答,韩墨说了一句让段辰摸不着头脑的话。

    回归祖国的路上,韩墨被原地看管起来。

    他的“壮举”几乎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辽远舰队,舰长虽有命令,但很多人还是偷偷来到他的舱室探望,或者拜托以照顾韩墨身体为名,可以自由进出的苏佩琳带话给他表达敬意。

    舰队很快返回津城港,算是圆满地完成撤侨任务。

    侨民们兴高采烈地从跳板走向栈桥,终于踏上了祖国的安稳的国土,在和家人团聚的时刻,很多人喜极而泣,整个港口陷入极大的欢闹当中。

    然而就在这乱哄哄的人群之外,泊着一辆悬挂军牌的纯黑色军车。

    还不到春节,北方城市津城还处于严寒的状态。

    过午的阳光照射在车皮上,散出一片耀眼而炽热的光芒。两个身穿制式军服的警卫荷枪实弹,背合着双手站在这辆肃穆军车旁,冷然的气势压得路过的普通人都喘不过气来。

    车内,却分外温暖。

    为了后排的乘车人更加舒适,中排的座位被拆掉了,铺上了厚厚的胶毯——而此刻,车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青烟,就连高档的车用香膏,都无法这股呛人的香烟味。

    后排座位上的军人头发花白,身穿一袭松枝绿的军服,肩章居然是两颗耀眼的金星。

    张威远,西北军区的最高司令官,银狐,就是他一手创建的,他也是银狐的第一任执剑人。

    时下,这双锐利的眼睛凌厉犹如鹰隼,正半垂着眼光,凝望着身侧沉默抽烟的韩墨。

    他身上的军服,应该是华夏海军的冬季常服,但即便不是自己的军服,张威远依旧看得清楚,领口和袖口被他洗得发白,胸前的军徽也擦得光可鉴人。

    不管身处何地,不管是怎么境遇,韩家的男儿,胸中的一腔血都是火热的。

    张威远稍显欣慰。

    “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拉回了他的思绪。

    一根接着一根抽了大半盒,这种拿香烟撒气的架势,很快让韩墨的喉咙都感觉着火了。

    虽然一个字都没有说,但不管是这张俊逸的脸,还是那漆黑不见底的瞳子,都染上了极大的焦躁。

    劈手夺了韩墨的烟,张威远训道:“在训练营那么久,怎么还没戒掉你的烟瘾?”

    撩起眼皮斜睨了张威远一眼,韩墨没有说话,而是从烟盒抽出里面最后一根:“命令下来了吧,上面打算怎么处置我?”

    “就这么想挨罚?”张威远看了看脸已彻底黑了的韩墨,平静地说着,“三队在韩辰的带领下,在g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成功救回了苏博士。军部,高层,还有你们银狐的执剑人开会决定,给三队集体一等功。”

    话音未落,韩墨周身不自觉地一抖,手上的香烟掉落在地。

    “这个结果很吃惊吗?一等功,追认烈士,抚恤……其实这些对于遗属来说远远不够。”张威远眼中失落,“一个维和任务,牺牲了这么多英勇的手下,特别是……韩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