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下定决心
    ,!

    不可避免地还是提到了哥哥,韩墨原本凌厉的眼神突然多了一丝痛苦。他沉声地长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垂下了眼睑。

    “都是我的失误。”

    良久,韩墨才是开了口,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清楚,“作为这次行动的狙击手,我没有尽到责任,辜负了弟兄们的期望。”

    从来没见过银狐的狂狼这般失神的模样,连张威远都微微失神。越战前,他和韩墨的父亲就是战友,对韩家三个儿子可谓知之甚深,特别是这个最小的儿子。

    在母亲的疼爱和两个哥哥的庇护下,韩墨从小就养成了横行霸道的嚣张性格。后来,韩墨的母亲病逝,他在母亲坟前立下誓言,发奋读书考上医学院做一名优秀的医生,为保守病魔折磨的人减轻痛苦。

    可一切都终止于去年。

    那时,韩墨刚考入医学院,大哥韩羽在国外执行任务时牺牲。父亲却并没有沉溺于长子牺牲之中,反而中断了小儿子的学业,强硬地将他丢入银狐训练营。

    训练营是何等之地?

    每个学员都是从各部队精挑细选上来的,个顶个的骄兵悍将。不过,即便是在这么一窝狼中,毫无军事训练经验的韩墨却发挥出令人惊叹的才能,以全优的成绩声名大噪,直选入二哥韩辰所在的银狐三队。

    这小子的狂有目共睹,但认识他多年的张威远,的确没见过他这般失神的模样。

    “我要杀了那些红蝎子。”韩墨忽然攥紧了拳头,“一个不留。”

    张威远无视他眼底升起的激昂怒火,追问下去:“所以,在回国途中,你就不顾安危就冲到火线上了吗?你的两个哥哥都牺牲了,就一点也不在乎你的命?”

    “难道让我坐视那些红蝎子残害商船上的同胞,然后再大摇大摆的逃走吗?”一提这个韩墨的眼睛又红了,被调虎离山的辽远舰搜遍了整个海域,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船只,“张叔,就算我还不算银狐的正式成员,作为一个男人,让我忽视同胞和战友的血海深仇,我也做不到!”

    怎么说也是枪林弹雨之中走出的铁血军人,张威远竟给这双冷厉的漆黑瞳子惊得心底突地狂跳。

    定了定神,张威远才是拧眉说道:“韩墨,你在g国虽立了功,但归国途中你擅自行动,引起高层不满。迫于压力,你们银狐的执剑人,恐怕会对你从重惩处——你的一等功,只怕是保不住了。”

    “还是要处罚,对么?”听到这话韩墨笑了笑,“不过,随意吧。”

    看着韩墨满不在乎的样子,张威远又拧了拧眉头。

    “张叔,不瞒你说,即便不罚我,或者再给我比一等功还大的功劳,我也不打算继续留在银狐了。”韩墨像是变魔术似得从上衣里掏出一沓信纸来,“银狐的最高长官执剑人,应该没工夫搭理我这个见习。这是我的辞书,里面还有一份报告,详细记录这次行动的经过。”

    说到这里,韩墨自嘲笑笑:“张叔你也知道,我这最高学历就是高中,没文化写出来的东西着实上不得台面。”

    辞书?张威远愕然回望着他:“你要离开银狐?”

    “对,要走。”韩墨郑重点了点头,旋即又挤眉弄眼道,“张叔您刚才也说了,韩家就剩下我一个儿子了。我得给我爸留个后不是么?”

    彻底给他的话封得哑口无言,张威远接下了这份沉重的辞书:“好吧!既然要走,就去办退伍手续吧,安心呆在家里远离危险也好。我跟你爸爸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也不想看着他儿子们全死在战场上。”

    “张叔,不管怎样,我得感谢您这一年多以来对我的照顾。”似乎没听懂张威远的话,韩墨不动声色地将最后一根香烟点燃,“若没您的关照,在训练营我把江家那个臭小子揍进医院,也足够让江家把我扔上军事法庭了。”

    明显看出这个年轻人留意全无,张威远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懂就好。以后,别再惹事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父亲,能够庇护儿子一生。”

    况且,你的父亲,现在也不能给你庇护了吧?

    庇护?韩墨眼底忽然划过一丝黯淡,却只是摇了摇头。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西北第四军团的营区时,响亮的口号声震飞了林子里的大片晨雀。

    士兵们排成一对对整齐的队伍,小跑着前往操场进行训练。

    办公楼内,一个大约五十出头的军人身穿银灰色的制式军服,手里捏着一沓厚厚的纸,急行在整洁的走道之内。锃亮的皮靴敲击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胸口那银色的火狐徽章,在明熠的灯光下,与冷毅的面孔交相辉映。

    不时有军官经过他身边,在看清来人的面孔时,慌不迭的立正敬礼。他却只是不耐烦的快速回礼,然后径直掠过军官们,向着楼顶前进。

    难不成又有什么急至的军情吗,银狐的执剑人欧阳穆,居然焦躁到这种程度。

    这些大眼瞪小眼的军官们没法不这么想,欧阳穆的脚步如此快,脸色还这般难看。

    咣!

    几乎是破门而入,惹得办公室内所有军官愤然的目光一齐转了过来,在看到来人的面孔后,他们的眼光在瞬间又变得敬畏。

    “你们司令官呢?”欧阳穆没好气地嚷嚷起来,“出人命了!不给个说法我回南疆养伤去了!”

    “老东西,跑我这里大呼小叫来了。”张威远的声音从档案架后面传来。随着声音传来,一个身着陆军常服的男人走出。

    逼人的眼神,冷厉到所有人都忍不棕避开来他的眼光。

    欧阳穆却无视这双足以降低室温的目光,毫无惧意甚至还带着点赖皮走上去,狠狠把手上的一摞纸甩在桌上:“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的人说给我撵走就撵走?今天不给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低眉扫了那些纸一眼,张威远唇角凝出一丝浑浊的笑意。他却先是摆了摆手,对房间里的幕僚们道:“会议改到一个小时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