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等我复仇
    ,!

    “是!”

    这明显就是一道逐客令,除欧阳穆外,所有的军官一齐立正敬礼,然后整齐的走出办公室。

    “说啊你这个老狐狸!”见房门被紧关上,欧阳穆再也无法按捺火气,叉着腰一路逼进过去,“全优的成绩,银狐史上难得一见的俊才啊!这还只是个见习,转正之后正式受训,那还不强到上天去啊?”

    张威远无视他的火气:“就算你想犯上,至少在兵团之内给我收敛点。”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就算你是西北军的总司令,轮得到你对银狐指手画脚么?”欧阳穆咬牙切齿地伸手过去翻开他甩在桌上的那一摞纸,“老狐狸,你给我看看这个!这小子在辽远舰上参加营救行动,隔着2300米两枪命中企图使用毒刺导弹击落直升机的射手。他是天生的战士啊!”

    “瞎激动个啥?”张威远回望几近气喘吁吁的同僚,低沉笑笑,“你说的都没错,成绩全优,2300米命中对手——但你摸得准这小子的脾气吗?在训练营呆了不到半年,就出手把战友打了个半残。”

    “我知道,不就是沈家的那个关系户么?”欧阳穆不以为然道,“就算这小子不把他揍回老家,我也准备把姓沈的大脚丫子开回原籍部队——银狐容不下废物。”

    说到这里,欧阳穆半仰起脸:“银狐要的就是有血性的男子汉,韩羽和韩辰都是,他也不例外!”

    “原来你还记得韩羽和韩辰。”话说到此,张威远啪地一声合上了手中的档案夹,面孔变得前所未有的冷,“咱们的老伙计有三个儿子,其中两个都为国捐躯——欧阳,我着实不忍心让这最后的血脉也……”

    忽然说不下去了,张威远重重地叹了口气:“特别是韩辰……老伙计,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么?”

    微微一怔,欧阳穆似乎看到了这个年迈的老将军,眼中依犀着泪水。半晌他才是神色艰难地开口:“怎不知?毕竟是你未来的女婿。”

    “都还没有告诉晓,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又是叹了口气,张威远平静地回望欧阳穆,“所以,韩墨向我申请退伍,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他了。”

    退伍两个字又一次地刺激到了欧阳穆,他别扭地开口:“可他毕竟……这么优秀的人才,我一直想好好培养他。未来跟韩辰一样做个分队长根本不是问题,说不定下一任的执剑人,就是这小子!”

    “你若这么看重他,就该让他平安活着。”张威远轻松地结束了这场谈话,“欧阳,恕我不奉陪了。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血色毒蝎恐怕从南疆入境了,在云川线上有他们的踪迹——我要和统战部的人商量拦截他们!”

    “血色毒蝎,你是说……g国阿曼山脉的那些孙子?”刷一下笔直了身体,欧阳穆瞪眼,“我请求一起参加!”

    “你?你以什么身份参加?”张威远蹙眉,“上头没有让银狐插手的意思。”

    欧阳穆一听这话瞪眼:“我的那些狼崽子们刚在红蝎子手上吃了大亏,余下的弟兄一个个憋着要报仇哩!这次行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明显是有内鬼把计划卖出去了。要抓住这个内应,就必须从银狐内部下手,少得了我么?”

    短暂的斟酌,张威远点了点头:“好,那一块去会议室吧!”

    说着,抄起桌上的几本资料,快速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我说老狐狸,事情真的没转圜了吗?再商量一下吧,我是真的想要韩墨那个臭小子啊。”欧阳穆紧追上去,嘴里还不停地絮絮叨叨。

    …………

    进入六月后,酷暑难耐。

    一辆城际大巴,在破旧的乡村小路上缓慢行进,摇椅晃的环境让为数不多的乘客昏昏欲睡。

    燥热的风迎面而来,入眼之处所有的景物都被镀上了一层晃眼的光。生活在内陆的人们,在不得不在正午时分赶路的时候,都会扣上一副厚重的墨镜,好保护相对脆弱的眼部。

    与此相比,后排座位上的年轻人的装备显然要高档的多。轻质的金属框架配着可变光的镜片,能让双眼始终处于相对柔和的光线下。

    修长却又晒的黝黑的手指捏着一张照片定在眼前:这照片应该被他反复摩挲,连边角都有些起毛发黑。

    照片上的酗子们穿着丛林迷彩,每个人都装配齐全,怀抱着乌黑的自动步枪,显然是要出征。

    站在最前面的年轻人笑容阳光,颈间的银项坠熠熠生辉。

    “哥哥。”喃喃出声,韩墨又叹了口气。

    这张照片,是执行维和任务的三队,刚到g国的时候拍下的。

    韩墨清楚记得,野狼还耀武扬威地嚷嚷:“长这么大,没想到第一次和老子照相的不是漂亮妞,而是群臭小子!”

    哄然大笑传得老远,但现在韩墨回想起那情形,心里就像有一只锋利的爪在来回挠,越挠越疼,越挠越苦……

    破旧的大巴车依旧前行。

    窗外的风景不断变幻,从一栋房子到另一栋,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韩墨挨个拜访了所有战友们的家。

    撕心裂肺的悲伤,源于亲人离去的切肤之痛,让每个家庭承受着相同的绝望,也让韩墨重复着心碎。

    他一次次地告诫自己要努力振作,但那个可怕的夜晚,始终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纠缠着他。

    “兄弟们,韩墨向你们发誓,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是的,报仇。

    他将手上照片塞回贴心口的内兜里,毫无波澜的双眼转向窗外。

    从孤狼的家乡大西北出发,大漠孤烟的千里胡杨林;从萧索的冬日,到艳阳高照的盛夏……多了更多的绿意和人烟,乡间小路的两侧也变成了满是青翠的麦田。远处,不断有炊烟从平静的小村落袅袅升起。

    祖国大好河山的宁静,也让韩墨得到了短暂的安宁。

    眼光渐渐飞向远方,一座浩瀚城市即在眼前:这也是他在国内的最后一站,野狼老哥的家乡t城。

    t城,华夏中部近千万人口的繁荣城市。得交通发达之便,市场广阔,经济发达。人口的稠密和经济的发达不仅使它成为梦想之都,也成了著名的藏污纳垢之地。

    各色各样的非法份子充斥,其光华的外表下,包藏无数祸心。

    他无心在那座城市久留,去见过野狼老哥的父母和妹妹,他就打算乘船出国,跨越大洋直奔血色毒蝎大本营所在的j国。

    没有什么比给弟兄们报仇更重要,这也是他离开银狐的原因。

    原本平静下来的眼神忽又多了几分杀机,韩墨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攥紧了双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