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劫匪
    ,!

    晕头转向的美女却是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等把略带羞愤的目光转过去的时候,韩墨已经整了整弄皱的花衬衫,朝着车厢尽头的座位走过去了。

    就算不觑她,韩墨也不打算继续跟个不懂事的小娇娘继续斗气。

    吵嘴简直是浪费时间,有这功夫还不如睡会儿。把墨镜再次扣到脸上,韩墨把身子朝着轿厢歪了歪,大有好好来一觉的意思。

    而从刚才到现在,车厢里的所有事,都映在大巴司机的倒车镜上。他那张带着刀疤的脸,逐渐泛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辆破旧的大巴,继续不紧不慢地沿着乡间小路前进,道路却越发颠簸起来,本不多的乘客接二连三的抱怨,吵醒了后排睡觉的韩墨。

    揉了揉眼睛直起身的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车上之外——尘土飞扬的土路已经看不到其他车辆,入眼之处全是绿得发青的麦田。

    奇怪。

    就算这是第一次到t城,韩墨也分明感觉不对头。这辆车明明是开往t城,窗外的景色应该越发繁华才是,可现在的状况,竟是越来越荒凉了。

    不光看不到那座繁盛的城市了,连路两侧的建筑物也越来越少,随着车子的行进,道路也变得更加崎岖难行,颠得乘客们不断地抱怨起来。

    “喂,这是什么鬼地方,你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就算再迟钝,美女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头。她又一次地从座位上站起,但这次她分明学乖了,一手紧紧抱着座椅靠背,大声冲着司机喊起来。

    “对啊,不是说进城吗,怎么像是绕进山里了?”一个抱着半篮土鸡蛋的中年男人也嚷嚷起来,看他略土气的衣着,应该是要进城去的农民,“俺儿媳妇刚在城里医院生了孩子,还等着俺过去看呐!”

    “就是,这是打算把俺拉哪里去?”

    还有两个乘客也发表着质疑的意见,司机听了,却是嘿嘿一笑:“急什么?这位有钱的妹子不是要快么,给你们抄近路还不高兴?”

    人们听了这话,也就不再说什么,但坐在最后的韩墨眼底凛然:抄近路?最终的方向也该驶向城市才对,可现在看来,他们的方向根本就是反的!这样的“近路”最后能到t城才见鬼了!

    眼神戒备地再次环顾车厢之内,稀稀落落的乘客们虽带着几分不安,却也始终老老实实坐着未动。唯一焦躁的还是那位急着回城的大小姐,若不是车内颠得她难以站稳,恐怕她早就又一次地冲到司机旁边理论了。

    呵,现在看来,就是打算把大家拉到郊区无人处,再跟同伙们实施劫掠吧?

    出身军事世家,并曾加入华夏顶级特种兵组织的韩墨,对类似的犯罪行动早就司空见惯。能从世界排名第七的雇佣兵包围圈中脱逃,他压根没把这些活动在城乡交界的匪徒放在眼里。

    可现在,自己算得上手无寸铁,对方有什么武器装备则一概不知;再者这车上还有还有几个普通民众,特别是那个碍事儿的小娘们,还有那个带孩子的大姐……真要打起来,单枪匹马的自己很难保证他们的安全。

    再也不能轻率做事,阿曼森林的悲剧绝不能重复。

    想到这里,韩墨那向来桀骜的漆黑瞳子,第一次出现了慎重。

    缓缓从短靴里摸出一把军刺扣在手中,韩墨双眼微眯,看来只有先控制这个开车的先头兵了。

    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坐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腾地从位子上站起,手里拿着把简陋的猎枪,先是将窗口伸向窗外,狠狠地扣下了扳机!

    随着一股白色的硝烟喷出,惊天动地的枪响惊得所有乘客齐齐惨呼,特别是几分钟前还高高在上的美女,双手抱着耳朵发出凄厉的尖叫。

    车子很快在一处近乎于荒废的村落停下来,那持枪的匪徒对着一车人厉声怒喝:“都给我不许动,不许喊!”

    真是见鬼了。

    就连出身特种兵的韩墨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这混蛋手上是一把土制枪,用无缝钢管焊接而成,除了能射出致命的子弹,这家伙还填装了钢珠。

    在枪膛内高温加热过的钢珠,射程虽然非常有限,但如此狭窄的车厢之内,却可以发挥出可怕的杀伤力,开枪就是一个扇面受伤害——打着自己不要紧,其他人中了弹,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可要出人命的。

    “都给我安静!”男人又是一声怒喝,“再吵吵崩了你们!”

    车里没人敢吭声了,就连那个带着孩子的大姐,都惊魂未定地捂住女儿不断呜咽的小嘴,阻止她哭出声来。

    唯一的车门被嬉皮笑脸的司机打开,从外面荒弃的平房里,又走出几个手持土制枪的痞子。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荒郊野外的破房子,居然是个作案团伙的基地,韩墨心头真是数不清的草泥马奔行而过,老子坐个城际大巴也能遇上这等悍匪,运气真是超级爆表了。

    “下车,全部给我滚下车!”脸上始终带着嬉笑的司机对着车内的乘客喝道,韩墨这才看清了这张脸,古铜色的皮肤有一道绵延眼角的疤痕,让这张本就丑恶的脸平添了几分狰狞。

    哭丧着脸呜呜咽咽的人们惊慌失措地接连下车,那个衣着高贵的美女腿软到甚至走不稳,下车的时候高跟鞋崴了一下,双膝着地顿时蹭破了腿上的丝袜。

    “那个大个儿,发什么愣?给我滚下去!”看到座位最后的韩墨无动于衷,最初开枪的男人把冰冷的双筒土枪指向了他。

    说真的,以韩墨的身手,一秒钟前的那个照面就足以让他失去生命——但已经下车的乘客无疑已成人质,若以他们的生命要挟自己,就算已不是军人的韩墨,也不能让普通民众置于危险当中。

    这些劫匪多数图财,下一步见机行事就是。想到这里,韩墨双眼微眯。

    “您那玩意声儿太大,腿都吓麻了。”假惺惺地揉了揉腿,把唯一的军刺塞回靴中,略带一丝嬉笑的韩墨毫无惧意地站起身来,“大哥,咱有话好说!您这玩意还是别指着我,万一走火可完蛋了,我还指着这张脸吃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