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臭色狼
    ,!

    “你他妈跟谁臭贫呢?”火冒三丈的男人瞪圆了双眼,“再不滚下去,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信,简直太信了!”韩墨虽装出一副吓着的表情,心里却说道,就你这破玩意想打着我,再练个二三十年吧。

    给他用枪抵着后腰,韩墨缓缓走下车的时候,脸上却露出一丝坏笑……

    寥寥几个乘客被这些匪徒用土制枪指着,背靠着大巴站着,一个个魂不附体的发抖,特别是几分钟前还很嚣张的大美女,也变了一副样子。

    裙子上面沾满了土,扯破了丝袜的腿还不断有鲜血渗出来,骄傲如孔雀的她现在只剩下发抖了。

    不是连我也敢凶么,再去凶这几个瘪三啊。看着她狼狈的样子,韩墨觉得有点好笑,不过这司机变魔术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天放了一枪。

    “啊啊!”

    乘客们的惨呼拉回了韩墨的思绪,眼神戒备的同时,他凝望对方手中的手枪。

    对比那些杂七杂八的土制枪,他手中的这把手枪显得洋气了许多,韩墨不由挑挑眉:是54式。看来这货不是什么先头兵,反而是带头的。

    “听着,黑哥我是盗亦有道,只要钱,不害命。”自称黑哥的人攥着手枪挨个指着众人,嬉笑道,“来,都老老实实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就放你们走。”

    那个一直抱着半篮土鸡蛋的大叔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都是村里受苦的,哪里有钱?”

    分明是感觉自己权威受到了挑衅,黑哥恼火地走上来,提起手枪照大叔肚子就来了一下子,后者则是发出痛苦的闷叫趴伏在地。

    即便如此,他也拼命地护住手上的半篮鸡蛋。

    “你他妈给我拿来吧!”另一个匪徒见了,伸出粗壮的手臂一把夺过。面带鄙夷地扫了一眼里面码得密密实实的鸡蛋,抬手就像泼水似的泼地上了,“妈的,什么破玩意还宝贝似的抱着。”

    数十个鸡蛋在触地的瞬间就跌得稀碎,蛋清蛋黄和地上的脏土混合在一块,明显是全毁了。

    “鸡蛋,俺的鸡蛋啊!”

    看着要给儿媳妇进补的土鸡蛋全毁了,大叔心疼地趴在地上嗷嚎起来。

    “妈的,让你们别吵吵是听不懂是吧?”翻遍了那个竹篮子,只找到几张十元钱的零钞,黑哥气不打一处来。

    看着大叔还在又哭又叫,当下脸色一变,冲上去抬脚就踹。

    不过是村里种地的庄稼汉,哪里禁得住这等悍匪的殴打?瘦弱的大叔,给踹的叫声越发凄厉。

    韩墨当下红了眼睛,正打算冲上去拧断这混账的脖子,可刚迈出半步,就看到另一个悍匪的枪管正指着哭哭啼啼的小女孩。

    自己进攻不要紧,这要是惹得他开枪,这么近的距离,小女孩非死即重伤。

    眼珠咕噜一转,韩墨忽然大叫起来:“报告黑哥,我这儿有办法让你们发大财!”

    一声大喊让众匪齐齐把眼光转了过来——这个身高超过一米九年轻人看起来强壮有力,只是那满面痞笑让劫匪感觉到了几丝危险。

    丢开疼的满地打滚的大叔,黑哥一脸冷笑走了过去,惊得一众乘客倒抽着凉气。

    “说啊,有什么法子让我们发大财?”抬手就把54式抵住了韩墨的眉心,黑哥哼哼的笑起来。

    “哎哟,我的哥,你拿这玩意指着我,我可说不出话来了……我晕枪呢!”韩墨嬉皮笑脸。

    “草,我看你他妈是想死!”把手腕狠狠往前一推,枪管把他眉心撞的通红,“再不说一枪崩了你!”

    韩墨一副吓坏了样子,赶忙收敛了笑容:“我说黑哥,你这明明就是抓芝麻忘了西瓜,他一个乡下种地的,就算把他逼死了,最多几百块钱吧?”

    见黑哥冷着脸没说话,韩墨脸上多了几分坏笑,指着躲在人群之后的美女:“我说黑哥,这娘们刚才就给了你2000,还说到了t城在给你3000。随随便便身上就能拿出几千块,这小妞有钱的很吧?”

    你这色狼简直是疯了吧?美女的脸刷一下就变了。

    从刚才下车开始,她就试图藏在几个乘客后面,避免引起这伙悍匪的注意。可这小子,居然生怕劫匪忘了她,一句话就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了!

    “哟呵,咋个就将这小妞给忘了!”其实就算没有韩墨提醒,黑哥也不可能忘记企图拿钱砸死自己的大美女。

    精致的妆容,配上数万块的衣饰,就算在美女如云的t城,她也是闪耀的一颗明星,别说在这乡间小路的破旧城际大巴上了。

    除却黑哥,一众劫匪在将目光转过去的时候,眼睛统统都直了。

    就算是个没钱的,用这小妞给大家伙儿乐乐也是人间美事啊!

    “臭色狼,你要害死我了。”美女简直要疯了。

    扫了一眼美女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韩墨嘿嘿笑了笑:“黑哥,你说我给你出个这么好的主意,好歹你也给点信息费吧?”

    “妈的,你他娘的还想跟黑哥我分账,你算什么东西!”用手枪指着韩墨的脑袋,黑哥抢过美女的高档手提包,随后不顾她的叫痛,一把将她抓着甩给手下,“把他们两个给我关起来!”

    …………

    本以为这些匪徒会把他们原地关押在这废弃的土屋里面,却不想紧随而来的待遇,是足以进警械博物馆的手铐。

    两人被推推搡搡进另一辆面包车的狭窄后厢中,美女毫不客气地瞪了韩墨一眼,厉声骂道:“让你再胡说八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尽管同样被上了手铐,身上也或多或少挨了几枪托,韩墨还是保持着职业军人特有的素养——双手和双腿紧绷起来,给这美女争取到一个相对宽敞的独立空间。

    “我看你还是闭嘴别乱动了。”出于男人对娇弱女性的照顾,韩墨并没有发作,只是冷笑了两声。

    要知道,腕子上这手铐虽古旧,但性能绝对可靠,而且手腕越挣扎乱动,铁铐会圈圈夹紧。到时候想要脱身可就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