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美女来玩
    ,!

    眼看着韩墨一边揉着手腕,一边从地上站起,凌雪眼中的吃惊从佩服又多了几分希望:这个年轻人,必然能安然带着自己离开吧?

    可下一秒钟,凌雪就懵了。

    这货压根没有营救自己的意思,先是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神色若定地往窑口走去。

    “喂,你去哪儿?”凌雪急了,“怎么不管我了?”

    韩墨撇了对方一眼,眼中的大美女全然没有了高傲的模样,披头散发的她,平添了几分娇柔。

    “干嘛救你?你都不色诱少爷我,带上你这么个累赘我跑的了吗?”韩墨嘿嘿笑了笑,毫无惧意地回望这大美女火烧火燎的眼神,又笑了,“来给少爷笑一个?”

    “你!”

    被这些可恶的匪徒带到这种深山废弃的窑洞里,白净小手被死死铐在身后,身子完全动弹不得——这些这些就算了,还要给这色狼嘲讽……

    俏脸气得刷白,忍无可忍的凌雪正打算骂出声来,却听到从窑口的铁门传来响动。

    “嘘,别出声!”刷地一下从地上捡起半块土砖,韩墨的身形犹如灵巧至极的雪狐,从地上一跃而起,脚踩墙洞腾空而起,随后整个身子探进角落的巨大缝隙中。

    她不懂功夫,没看出韩墨这动作有什么名堂,可如此行云流水的动作也让凌雪吃惊:这个看起来只有20左右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可情况却不容她考虑更多了。

    闯进门的两个匪徒,不知嘀咕着什么,脸上还带着色迷迷的笑容。当两人把眼光转向惊魂难定的凌雪时,脸上暧昧气息变得更重,有一个甚至兴奋到连连搓手起来。

    “哎哟我的小美女,没用这种可人疼的小眼神看着我们哥俩。”其中一个匪徒,就是今天载韩墨和凌雪过来的面包车司机。

    当时他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盯着凌雪那傲然双峰和修长的腿,眼睛早就直了。另一个则是下午一把夺走那个大叔的鸡蛋,然后当着众人面的,把趴倒在地的大叔狠狠踹了十数脚的壮汉。

    啊?

    完全动弹不得的凌雪瞠目结舌,尽可能地回避两人过分激动的眼光,但两人还是狞笑着靠近过来:“小美女,你说这荒郊野外的,天气越来越凉了,我们哥俩给你暖和暖和呗?”

    “就是,长得这么漂亮,不就是天生给男人爽的么?”另一个死死盯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不断地舔嘴唇,“再说了,小蜜不就是给老总拿来爽的?你们张总不一定有我们哥俩厉害呢!”

    似乎是被这些话激怒了,凌雪不知从哪儿来了一股勇气,竟然对着两人怒吼:“滚!让我们张总知道,把你们两个扔进太湖沉塘去!”

    “哟,这小妞嘴还挺硬的,是没把老板伺候好了吧?”

    “现在喊着让我们滚,等下舒服起来,保证让你还想要。”

    说这话时,两个男人已经搓着手压过去,凌雪真没想那个年轻人居然真的没救自己的打算,看着架势,是准备一直躲到两个劫匪事毕之后了。

    这个缩头乌龟!

    就在她几乎要绝望的时候,眼前忽是一花,凭空多了一道漆黑的身影,几乎把整个窑洞不多的光线全部挡住了。

    甚至连这两个企图对凌雪不利的匪徒也感觉到了不妙,回身刚将目光投过去:韩墨伸出双手各自抓住两人的头发,像打保龄球似的一荡……这俩倒霉蛋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倒地失去了知觉。

    韩墨拍了拍手,盯着这两个昏迷不醒的劫匪,低沉一笑,“这俩废柴真是x虫上脑。”明明这屋里有俩人,其中一个不见了还不觉得奇怪,居然还有心思睡女人。

    见韩墨还是出手了,凌雪破涕,脸却依旧绷着:“我还以为你就是个缩头乌龟,真的不管我了。”

    白了凌雪一眼,韩墨却没有说话:这伙劫匪的作案动机是劫财,对这等美妞应该不怎上心——不过作为男人,总有那么一两个管不住裤裆的。

    而这一两个管不住裤裆的,就是韩墨首选的攻击目标。以逸待劳,等着他们送上门来就是。

    不过这其中的缘由凌雪是不会懂的,韩墨也懒得解释。毕竟把她当“诱饵”,小妞显然会气得跳脚,韩三少才没心思跟她斗嘴。

    从花衬衫的口袋里拿出那支铁丝,韩墨故技重施替凌雪解开手铐,然后不顾她的连连追问,先是弯下腰去抄着俩劫匪,趁手的家伙事总也能找到一两把。

    不过这俩匪徒真够穷的,除了香烟和一把算不得锋利的匕首,就是破旧手机跟几十块的零钞了。

    “比我还穷,抽的居然是白沙。”扫了一眼香烟的牌子,韩墨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不过待会儿烟瘾犯了,就算土烟卷也将就,他撇了撇嘴,把半包香烟塞进裤子口袋。

    随后,韩墨从这司机身上找到了面包车的钥匙。

    “得了,这下跑路没问题了。”韩墨抬手把车钥匙扔给凌雪,又找出一把匕首来。试了试锋利程度,也转交给凌雪,“收好防身用。”

    他又笑了笑,从地上捡起刚开了锁的手铐,把地上昏迷的两个劫匪右手臂一绕,在两腿间打了个圈,用一副铐子将两人缩在一块——就像这样,两人醒来之后别说反击,就是挪挪身子恐怕都很难了。

    转瞬间,这个满面坏笑的年轻人就变得分外可靠起来,凌雪脸上多了几分信赖:“我们现在?”

    “钥匙都到手了,不走在这儿留着过年啊?”韩墨翻了对方一眼,“回t城!”

    “不报警吗?”原本打算提出质疑,可韩墨这双瞳子即便在这昏暗的状况下,也分外精亮透着一股逼人的狠辣,凌雪顺从地点了点头,“好,可外面……”

    不再回话,韩墨转身朝着窑口走去,凌雪生怕给他打晕的两个劫匪又转醒过来,又怕韩墨丢下自己不管,急急忙忙赶快小跑着去追。

    已经接近暮色四合的时候了,被密林遮蔽的深山本就光线黯淡,现在残阳已逼近西山,四周渐渐黑了下来。

    连大气都不敢穿的凌雪小心翼翼跟在韩墨身后,眼神惊恐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韩墨则是挂着几丝冷笑,跨出窑口的瞬间,身形如若鬼魅,照着外面一个负责看守的劫匪就扑过去!

    先后仰手就是一记爆拳,这劫匪哼都没哼一声,就侧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