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怎么也打不着
    ,!

    胖子不过是t城的混混,仗着有点蛮力,跟着黑哥混,对枪械这玩意是完全不懂的。

    但他的对手韩三少就不同了——军人世家出身的他幼儿园的时候就摸过真枪,还没进银狐训练营的时候,拆组枪的速度就远远优于普通士兵。

    他对枪械的了解,简直比对自己身体的了解还深刻。

    就在刚才,握住枪管的时候,他已用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拔了这把土制枪的枪机——就算胖子把扳机都扣下来,只怕也没法让这把枪喷出致命的钢珠了。

    “妈的,给我一块弄死……”意识到不对头,胖子刚喊出半句话来,韩墨扬手照着他的鼻梁骨就是一记直拳!

    就听这扁塌塌的鼻梁发出嘭地一声脆响,这胖子甚至连惨叫都没来记得及发出,就因巨大的痛苦晕倒在地。

    好……好厉害……

    眼看众匪中最厉害的胖哥,一枪下去没打着这小子就罢了,居然眨眼间就靠近过来,而且……一招就将他制服?

    不是人,绝对不是人。

    妖怪,这绝对是个妖怪!

    “刚才哥几个是说我啥呢?”环顾愕然众人,韩墨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呗?”

    众人齐齐打了个哆嗦,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怕毛啊,一块上弄死他!

    但这一声大喊,却颇有些壮胆之嫌了。

    “一块上正好了,省得浪费老子的时间。”韩墨看着这群匪徒围上来,毫无波澜的脸居然显露出异常的兴奋。

    不到十分钟,算得上赤手空拳的他,已结束了战斗。

    地上横七竖八的劫匪,在痛苦的哼哼唧唧着。

    这货,是世界散打冠军出身吗?

    这么厉害,简直被碾压了。

    大部分都是被捏的脱臼,丧失了行动力——韩墨狠辣又不失精准的打法,既消灭了在场所有匪盗的战斗力,又没真正伤着任何一个人。

    不是圣母,韩墨只是不想在刚到t城的时候,就因为这一群狗屎不如的匪徒,就进警局待会儿。

    也不是怕事,他只是不想惊动银狐。要知道,在自己提交退伍申请的时候,若不是张叔力排众议,哪里能这么顺顺当当的“退休”?

    以欧阳穆那老东西的脾气,必然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在某个犄角旮旯盯着自己,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钻出来干预自己的事……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毕竟,给弟兄们报仇最重要,在把血色毒蝎这个组织从这个世界抹除前,他是绝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从口袋里掏出那半包从匪徒身上拿来的白沙,韩墨抽了一根点上。

    抽了两口,他就蹲在地上,看着这群还在地上疼得来回打滚的匪盗,脸上露出几丝痞气的笑容。

    “你说我这人出手就是没轻没重,对不住了啊。”韩墨又是抽了一口烟,对着距离最近的一个络腮胡坏笑,“啧啧,看这眼睛都打成熊猫了,我可真没使劲啊!”

    趴在地上的他,一脸崩溃地回望这个面带嬉笑的年轻人,真心不知他这葫芦里头又打算卖什么药。

    “大哥,饶命啊!”瞠目结舌的络腮胡,赶忙满面讨好的告饶,“我们是真心瞎了两只眼,居然把您这么尊神给惹了。”

    “哎哟,这我可不敢当。”韩墨又是一笑,却是捡起地上散落的两把土制枪,对着地上还在哼哼的众人连续比划着。

    就这个动作,惹得地上还在嗷嗷叫的匪徒们吓得又是集体一哆嗦。

    从手上的土制枪收回了眼光,韩墨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彻骨的眼光缓缓下移,忽然指着地上的络腮胡子道:“来,你,站起来!”

    我?

    络腮胡子回望韩墨这张冰冷的脸,不由得重重吞咽着口水,老半天才是惊魂未定地站起,满面赔笑地回望韩墨:“大佬……您这是……”明明都求饶了,难不成这小子还打算痛打落水狗么?

    正在十分忐忑韩墨打算怎么收拾自己时,这位年轻能打的大佬忽然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土制枪扔给这货,并说了一句在人听来简直是发疯的话语:

    “来,打我。”

    什么?

    络腮胡子满面愕然地瞪圆了眼睛。

    打你,怎么打?

    是把枪口对着你开枪,还是拿枪托殴你?

    “听不懂吗?我叫你开枪打我。”韩墨发出一声嚣张的笑,“打个赌,看你这破枪能不能打到我。”

    这小子是膨胀了吧?

    居然让我用这玩意打他?

    这种土制枪,是他们出门抢劫的常规武器。

    有次,一个远比韩墨还强壮的男人被抢不服气,主动带人反抗,胖子毫不犹豫地对他开了枪,当下火光四溅,数不清的带火弹珠崩进他的身体,惨叫声直到现在胖子还记忆犹新。

    “不过,”回望胖子蠢蠢欲试的表情,韩墨忽然说道,“既然是打赌,那么总有点彩头吧?要是打不到,我就掰断你一根手指!”

    胖子眯了眯眼睛。

    抛开这小子发疯的可能,他刚才的确避过了自己一枪。不过那时候,距离少说有5到6米,现在却不到3米——避开的可能性根本没有!

    短暂的迟疑后,胖子脸上多了一丝邪恶的狞笑,抬枪的同时已经对着韩墨开枪了:这样的距离,根本用不着瞄准,一枪下去足够弹珠穿透他的身体。

    “好,这赌跟你打了!”

    想死是吧,好,爷爷就送你一程。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大量带火的弹珠从乌黑的双筒枪管迸射而出,大量的硝烟迷了胖子的眼,让他一时对方的状况。

    可让他期待的惨叫声却没有出现,四周突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哎,居然让我一枪崩死了?

    但是下一秒,胖子就傻眼了。

    “不好意思,好像又没打着。”

    发出一声冷笑,韩墨拍了拍双手上的土,从胖子身后站了起来。

    众匪全都惊呆了,纷纷到吸着凉气像看妖怪一样看着韩墨——这怎么回事?刚才那一枪分明该将他打飞了才是……怎么眨眼间就绕到胖哥后面去了?!

    “啧啧,真是浪费机会啊!”回望着呆若木鸡的胖子,韩墨呲牙笑笑,“你不是想灭了我么,给你机会都不会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