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被跟踪了?
    ,!

    那胖子甚至还没从震惊中醒过神来,韩墨倏然一个突进已袭到胖子身边。

    如此可怕的速度,胖子甚至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叫,韩墨就伸出双手照着这还在愣神的家伙掰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串剧烈的惨叫从他口中传出,手上的枪也脱手掉地,源于被折断的手指传来的剧痛,让他冒冷汗之余只剩下满地打滚了。

    如此惨烈的嚎叫,让那些本因为韩墨的实力而惊吓的匪盗们,更增加了几分恐惧。

    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四面八方投来的眼光,韩墨抬起双手,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自己的身体——手,胳膊,前胸和双腿双脚……

    巨大的震惊让他陷入失神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打这个赌,韩墨是临时起意——他,想测试一下这些天发生的事,包括刚才躲开那足矣致命的一枪,是不是都是巧合。

    其实,从在辽远舰上开始,他就对身体产生了疑问。不,从g国醒来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在阿曼山脉的无名森林,背着菲琳娜撤离的时候,他被那些该死的红蝎子打了一枪——他记得很清楚,那颗火热的子弹,先是穿透了小女孩的身体,紧接着击穿了自己单薄的防弹衣,从身体里透胸而过。

    可从g国医院醒来时,胸前的枪伤不见了:肌肤完好如初,似乎他从未让子弹击中。

    然后,韩墨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视力比刚进训练营的时候更好,感知力和速度,更是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现在的他,如果再进银狐训练营,绝对可以拿到全5a的成绩!

    全5a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直接能进入那支对于银狐内部都无比神秘的小队,一个只存在于华夏军人口中的传奇小队。

    想到这里,韩墨熠熠生辉的双眼又划过一丝黯淡。

    收拢失神的目光,他缓缓下移开始燃烧的瞳,环顾四下惊魂未定的匪徒:“你们,哪个还想再跟我打赌?”

    刚才他成功躲过了胖子这一枪,韩墨还是有点不信,偏偏还想再试试——这群恶贯满盈的恶棍,当然是最好的试验品。

    “什么,还打赌!?”听到他这句话,众匪吓得简直要跳起来了。

    不管这小子怎么躲过刚才那一枪的,但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胖哥的手指都没保住啊。

    他还想干什么?难道打算把我们所有人都玩死吗?

    “大佬,求你放过我们吧……”有人已哀嚎了起来,韩墨在他们眼中,早就跟“人类”没关系了。

    惹他,纯属找死。

    一群欺软怕硬的软dan,遇上普通民众就抢,甚至侵犯少女。遇上老子,今天就让你们全体了账在这里!

    韩墨哼哼一笑,正在眼底出现一抹杀气时,就听有数不清的警笛呼啸而来。

    肯定是凌雪那个小娘们,带着警察来了吧?

    翻了一眼,韩墨还是决定开溜……无心跟警察打交道,特别刚离开银狐的时候。

    “听着,都给老子抱头趴在原地,敢动一下,老子灭了你们!”在听到警笛声越来越近,韩墨冷喝了一声,拉开门跳了出去,不肖几个眨眼,他已经消失在深山的绿芜之中。

    从衣兜里摸了根烟点上,藏在树后的韩墨眼光冷厉。

    数辆警车在一辆纯白色的宾利suv的带领下,迅速包围了破窑洞,警官们动作迅速而准确,恐怕连个苍蝇也别想跑出这里。

    祖国的民警真靠谱。满意地抽完这根烟,韩墨转身下山。

    漆黑的夜将整个深山笼罩,不知隐藏着多少危险。如果换做是普通人,哪里敢在这种夜晚走这空无一人的深山?可特种兵出身的韩墨,是完全不会在乎的。

    虽然不在乎,但他又察觉到了异常。

    不是又出现了敌人或是猛兽,而是……他的眼睛出问题了。

    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包括地上的杂草,甚至于伏地的藤蔓都清晰可辨——仰头看天,阴沉的天空似乎要下雨,连一点月光都没有。

    心跳不由加速,韩墨心道:要是一直有这眼力,还要夜视镜干嘛?或许……是天上的战友们和哥哥,让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变化,为他们报仇吗?

    又是想起了“报仇”,韩墨的眼中又隐约现出杀气。

    红蝎子,你们死定了。

    …………

    以近乎于急行军的方式离开这座深山,已经接近午夜两点了。

    山下的小村落已陷入沉睡当中,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这种深夜,敲开一户人家借宿是最好的选择,但韩墨却没有这么做。

    作为一名军人,应该遵守不扰民的纪律。

    已到炎夏,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夜,然后再坐车去t城。

    想到这里,韩墨四下一瞧,看到有户人家的谷仓还开着,走进去寻了个干草堆就躺下。

    嗯,还挺舒服。

    这比在g国维和的时候,条件好太多了。

    那鬼地方的蚊子都有蜻蜓大,韩墨脚背被咬了一口,肿得军靴都穿不上,野狼为此嘲笑了他好几天。

    野狼哥的音容笑貌似乎还在眼前,这个即将退伍的“老兵”,在三队一直扮演着老大哥的角色,不管是外出执行任务,还是平日在队里,狼哥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

    有次,韩墨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才知道他善于照顾别人的原因:父母双亡的他,有个相依为命的妹妹。

    据狼哥说,他当兵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让自己跟妹妹混口饭吃,没想到却被选入特种部队——直到现在,韩墨还记得这个来自北部的粗莽汉子却笑得分外腼腆:在银狐光荣,妹妹上大学也不必因为学费发愁了!

    回忆还在像钝刀磨肉般折磨着自己。韩墨从角落的那扇小窗凝望那冷月星河,不由又一次攥紧了双拳。

    倏地,窗外忽闪过一道黑影。

    什么人?

    瞬间从干草垛上一个鲤鱼打挺,韩墨已坐起身来。

    “干什么的!?”

    …………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满整个北都的时候,身穿白大褂的女科学家苏佩琳,驾驶着汽车,通过哨兵的检查,进入这座军事禁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