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打秋风
    ,!

    “我去,你大爷的!”

    连日的阴雨,使得这玉米地里满是稀泥。韩墨倒也不是个有洁癖的人,但这股稀泥搅和了农家粪肥和化肥,在接触颜面部的时候,他只觉得双眼刺痒难忍。

    趁着韩墨失神的瞬间,男人忽是挣脱了他的纠缠,一把夺过韩墨手中的匕首,立时就扎了过来。

    似是感觉到了这突袭的攻击,饶得是反应迅捷,韩墨顿时向后跳开半步躲闪开来。

    谁知这一下只是佯攻,男人哼哼一笑,伸手入怀的同时照着地上扔了一件东西。

    糟了,m84震爆弹。

    正意识到这是什么鬼东西的时候,那玩意忽然就炸了——巨大的声响和强烈的闪光,让韩墨的视野陷入一片空白。

    等有反应的时候,韩墨才发现自己双手撑着地,已经几乎伏倒在地——眼睛还在刺痛,两耳嗡嗡一直乱响,就像有整队的马蜂在耳道内阅兵。

    卧槽……

    老子的耳朵都要给震聋了。

    跌东到西从地上站起,韩墨四下一瞧,玉米粒地里哪有那男人的身影?反倒是他在这几乎密不见风的玉米地里迷路了。

    “这他娘地算哪门子事?”韩墨分外崩溃。

    自打从g国归来,遇上的怪事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那黑影,手上功夫硬的很,而且……明显是冲自己来的。

    难不成,是那些红蝎子?

    这可能性应该不大……红蝎子有胆子入境挑衅我们华夏?

    还是,那个什么黑哥?他连54式都能弄来,在弄出一颗震爆弹也不稀奇吧?况且,他应该是带着得力手下,去t城敲诈勒索什么盛唐的张总了。

    又是四下一瞧,韩墨立刻通过头顶繁星辨别方向。

    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他拍了拍牛仔裤上的泥土,转身往玉米地之外出去——本有点犯困的他现下睡意全无,短暂的思索后,韩墨沿着相间小路往t城的方向去。

    无异于又是急行军式的赶路,差不多晚上两点多的时候,韩墨已步行到了距离大都市t城20多公里外的县城。

    经过抢劫,打架,赶路,韩墨的脸和手臂全是血污,花衬衫牛仔裤更是惨不忍睹,身上的汗臭味把路边的流浪猫狗都熏得退避三舍。

    哎哟我去。从路边店铺的玻璃看到自己这副尊荣,韩墨哑然失笑。

    一拍大腿暗叫一声坏了,他这才想起从那贼窝跑出来的时候,忘了拿行李。

    口袋里就剩下几十的零钞,只够买一张去t城的车票。

    总不能就这德行上车站,就算不给当成盲流抓起来,恐怕车站也不会把车票卖给自己。

    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来,韩墨还是迟疑了。

    不同于普通的银行卡,这种卡的安全级别是最高的,不能绑定手机进行支付,还带着特殊芯片,只要插入atm机,就都会向军方上传自己的位置——这不是等于告诉欧阳穆那个老狐狸,老子我已到t城了吗?

    这要上哪儿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呢?

    属于狙击手的凌厉眼光四下一扫,薄唇顿时凝出几丝坏笑。他马上站起身来,先走进一家便利店,用之前从匪徒身上找出的手机换了包进口烟。

    这小县城看着不大,城中的位置却有一座气派的五层建筑。巨大的霓虹灯在这夜深人静中十分惹眼,“万豪夜总会”的广告牌上,美人衣着火辣,让整栋建筑都透着暧昧的气息。

    抬手拢了拢头发,一脸邪气的韩三少,叼了根烟往那片停满豪车的灯红酒绿走过去。

    正常的成年男人都明白夜总会开在小县城是什么用意,当然,这勾当在华夏是违法的。

    当然,不违法的地方韩三少也不会进去了。

    敢在这地界上开场子,多半跟当地的痞子有点关系。在家里的时候,他没少见过为了所谓的“地盘”,欺负平民的事。

    三爷我今天跟你们我玩玩。

    “老板您好!”看着走进来的韩墨,门童马上弯腰。

    装大爷谁不会,韩墨半仰着脸目空一切地扫过四下,冷冷回望着迎面小跑过来的领班。

    万豪的消费用一掷千金形容并不夸张,敢进这门的,多半都是t城的贵人。虽然韩墨身上的恶臭引得接待连连皱眉,但这小子半仰起脸的气势十分唬人,让领班也不敢怠慢。

    况且别看这小爷脏兮兮的,眉眼却分明是个俊酗儿。再加上眼神冷厉,一看就不是小城市的土大款,兴许是个名门之后呢。

    “老板有预定吗?我们这边一般不接待散客。”领班露出几丝殷勤的笑容。

    看出对方的顾虑和试探,韩墨笑笑,随意地从口袋里摸出银行卡来。

    黑色的卡面镭射着暗金色的飞龙图样,和这位客人一样彰显着某种低调的华丽。

    要知道在银行界,有一条不成文的约定,外表黑色的卡,大多都是限量发行的顶级卡——拥有这种卡的人非富即贵。

    遍身上下最唬人的东西让韩墨拿出来晃了对方的眼,领班打消了最后的疑虑,直接把韩三少请进了顶楼的房间。

    调到恰到好处的黯淡水晶灯,墙纸优美,音乐悠扬,墙角还燃着凝神的熏香。韩墨撇着嘴把脚一勾,直接蹬上圆床边的茶几:“也就这样吧,环境还行。”

    银狐训练营有专门的课程,队员们外出执行任务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带入身份。扮个富二代还不简单,简直张手就来的事。

    服务生们立刻就给韩三少唬住了,况且他的口音本就是煤老板们的故乡。带头的领班马上一脸笑容道:“老板您来点什么?”

    “来瓶98年份的红酒,水果给我上进口的,越贵越好!餐嘛,你们看着办!对了,你们谁给爷拿身行头?”最先解决的就是饿肚子问题,吃饱了泡个澡,那落地窗刚好跑路。到时候这夜总会也只能吃个哑巴亏,谁让他们整这非法生意?

    领班随之眨眨眼,眼神暧昧地问:“老板一个人吃饭呐,不如喊个美女给您夹菜?”

    “废什么话呢?不漂亮我马上就走。”韩墨掏出黑卡拍在桌子上,“这年代谁特么心疼钱谁王八蛋。”这种地方不叫妹妹反而会让人怀疑,韩墨马上大手一挥。

    一句话说的领班心坎里,立刻招呼手底下的服务生去给老板拿干净衣裳。出门后领班虚掩上门用对讲机吩咐:“顶楼小包616,98年红酒加豪餐果盘,叫八妹出台务必把这小爷服侍好了,出手必然豪的很。”

    这种服务行业必然不会以貌取人,数不清的事实证明,穿着廉价土气的客人,出手是越发的阔——要知道奖金可是跟客人的消费挂钩的。一瓶近万元的红酒,加上豪餐和果盘,如果八妹唬得客人开心,那可就是几万块的进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