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下次还找你
    ,!

    领班心底突突跳,眼前一片金光闪闪……只可惜这回他走眼了,韩墨注定不会刷半毛线出来。

    眼瞅着这班人出门,韩墨哗啦一下从皮沙发里跳起来,箭步奔进浴室脱了个精光开洗。温暖的热水驱走了连夜赶路和打架的疲劳,舒服得他差点在浴缸里睡死过去。

    “小爷,我给您送衣服来了。”就听浴室外响起一个足以让所有男人酥倒的温润软语,“人家进来了哦!”

    推门就看到一副足以让所有女人都喷火的强健身体:特别是那两块属于顶级特种兵的宽大胸肌,在金黄的浴灯下光芒耀眼,让遍阅男人的八妹都陷入疯狂。

    “哎呦,还是个俊小哥。”她双眼放光地审视着韩墨,酥胸不由阵阵起伏。

    老半天她才是咽下口水,第一次泛红了小脸,小心地走上去,麻利地用浴巾帮他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白衬衫——还悉心地为他打好了领带。

    别说,给这一双纤纤素手轻按身体,那感觉不是一般的惬意。尤其换上这么一身行头……韩墨对着浴室里的半身镜有点呆了,哎哟我去,这么一打扮,倒有点衣冠那啥的感觉了。

    等他身陷舒服的皮沙发内,椅着果味十足的绵醇美酒,身上更挤着一团软肉,沾唇浅尝由这媚眼如丝的小美女夹上来的一块块佳肴,韩墨突然不想走了。

    他娘的,难怪总有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让这么一搞,谁不膨胀啊!

    生活啊,这才叫男人该有的生活+墨差一点就真陶醉进去了。

    不过,属于顶级特种兵的素质,让他始终保持着清醒。

    爽归爽,该跑路的时候就该跑。这女人长得虽是甜腻,谁知道她身上是不是带着这个毒那个病……就算他韩三少再百无禁忌,也不想凭白沾点什么病。

    更重要的是,腕子上的防水军用表告诉他,从进门到现在已过去一个半小时,再呆下去该露馅了。

    “小哥哥在想什么?”美女细藕般的手臂拢着韩墨宽厚的臂膀,倦鸟般依偎在他的肩头。面前这个年轻人容貌俊逸,最重要的是还挺绅士,不像其他男人那般猴急。就算环境再暗,气氛再暧昧,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韩墨龇牙一笑,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姐姐,就别在我身上浪费力气了。我可没存着那种心思啊!”

    哟,听这口气,不会还是个雏吧?美女缓缓低垂眼睑,忽想起在浴室时看到他颈中那条银色的项坠——椭圆形的构造,明显是用来安放照片的,不由含笑:“是因为另一个女孩吧?”

    “哎哟,那我得摸着良心说话。”韩墨笑容越发痞气,“我不是因为脑子里有女孩,而是因为兜里没钱……在想该怎么开溜呢。”

    美女愕然,正当她以为这厮是那种装穷的富二代时,韩墨的话越发犀利:“钱我是真没有,即便是真有,我也不会浪费在喝花酒上啊!”言毕把桌上的黑卡一收,啪地就站起身来。

    美女这才醒悟过来。

    真是浪费感情,这从哪儿来的野小子,敢跑万豪来骗吃骗喝?关键是敢骗老娘!?

    当下俏脸就白了,一双怒目瞪着韩墨,全无刚才温柔甜美的样子,当下抄起喝光了的红酒瓶,照着韩墨就打了过去。

    “真要打?”

    你别说,这小妞生气了更可爱了呢!不过,她怎么就如此不冷静?好歹我也是你的客人!

    几乎没用力气,劈手就从这小妞手里抢下酒瓶。

    “哎?”没了武器的她,气焰顿时消了一多半,韩墨的动作简直太快,不等她醒过神儿来,照她肩头就是轻轻一推——看似无力的一招却让这火性子的小妞霎时间失去知觉。

    嘿嘿笑了,韩墨先把这副凹凸有致的身体放在床上,转身风卷残云一样的把桌上的好菜好饭一扫而光。推窗的同时一股寒风灌入这温柔乡,即便是强壮如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小妞,别说三少我不疼你。”看看横躺在床上的美女,本打算要走的韩墨耸肩,顺手抄起沙发边的一块绒毯给她盖上,“下次我没地方洗澡吃饭,再来找你哈!”

    投身窗外的韩墨双眉微挑。

    娘的,倒忘了这是顶楼。

    也不知道排水管禁得住不,若是个豆腐渣,爬到一半若断了——那我可成了银狐史上死的最憋屈的人了。

    眼珠转了转,韩墨死死抓窗沿,紧接着就是一个利落的鹞子翻身,已经登上这窗子的防晒棚顶。这种简易的塑钢骨架哪里禁得住他?在他脚踩的同时就发出一声难听的声响,瞬间就断了!

    真是卧槽。

    暗骂一句,在跌落的同时韩墨已飞扑而出,双手勾住楼顶天台的边缘,像个顶级跑酷者,看似毫不费力的引体向上,已经站在天台之上。

    剩下的就不费什么功夫了,天边已朦朦见了白,就算是通宵营业的夜总会,也是接近人静的时候了。

    韩墨悄然无声地从消防楼梯离开,直奔县城的长途车站。

    买了第一班开往t城的车票,韩墨用最快的速度来到t城。

    刚下车的他,就给早高峰的车水马龙搞得晕晕乎乎——从那蛮荒未开的原始森林,又回到这高楼遍布的繁忙都市,还真有种隔世之感。

    不爽地又想起自己几乎身无分文,韩墨无语了。

    去看野狼哥的妹妹,总不能空着手去吧?真没想到一文难倒英雄汉的事,居然也能发生在他三少身上。

    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来,韩墨苦恼地挠了挠头,矗立在车站外的atm机前纠结了。

    裙是不取,这是个问题啊!

    “阿姨,您别信他,这就是个骗子!”随着一声娇嗔,韩墨身后的站前广场,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喧闹,其中还夹杂着推推搡搡的声响。

    “骗子?你说我是骗子?”在这一片乱七八糟的声音中,突然有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大家都过来可看看清楚了,到底谁是骗子?”

    这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尖尖细细的,让韩墨莫名萌生了一种厌恶的感觉。

    他将卡收回裤兜中,以军人独有的利落动作转身,属于狙击手的准确眼光很快捕捉到了喧闹的发源地——被急着瞧热闹的民众围住的,三个人: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和一长一少两个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