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人证
    ,!

    “哗!”

    出手就如此惊人,一拳就打得对方栽倒在地失去知觉——这双方实力对比,实在太过明显。

    以一句专业的术语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这群同伙的表情顿时从仇恨变成了惊恐。

    手里虽然都拿着西瓜刀,但大抵是仗着人多势众瞎咋呼,回望韩墨冰冷的目光,没有一个胆敢带头上前。

    “咳!”眼看这些惊魂难定的男人们,韩墨忽觉得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异常好笑,当下一震双臂,装腔作势的重重咳嗽,却把这些手拿着西瓜刀,杀气腾腾的混混们吓得集体一哆嗦,忍不住连连向后退却。

    “对不住啊,喉咙有点痒——没把你们吓着吧?”韩墨嘿嘿笑了,眼神却依旧冷厉逼人。

    胯间剧痛趴在地上直冒冷汗的腰包男,却因同伙们的集体后退,被突出到最前方。说着的,撩起眼皮看这杀神,他也想退到同伙群里面去。可是,源于胯间的剧痛,还是让他腿软到完全站不起来。

    尼玛,撩阴腿果真犀利啊!

    眼看对方缓慢地靠近,这张丑脸开始连连抽搐,腰包男嘴里不停絮叨着:“饶命,好汉饶命!”

    “不是要办了我这个混小子吗?”韩墨发出一声冷笑,趴在地上的家伙甚至来得及有所反应,他又是一个突进,已站在了他面前。

    “啊!?”

    如此恐怖的速度,让趴在地上的腰包男发出一声源于心底深处的极大恐惧,他不顾剧痛地退身想逃。

    “想跑?”唇间忽是勾出一丝冷笑,韩墨倏然伸手,将他的脖子死死掐住!

    一点,一点的开始爬升高度。

    “救,救命……”双脚在不住乱蹬,男人在空中无力地乱抓着,丝毫不见刚才嚣张的模样。喉间的窒息感,以及极大的恐惧,让他的胯间顿时湿了,开始不断渗下带有骚臭气味的液体。

    “妈的你个废物,刚才不是还挺横的吗?”韩墨仰起脸,对着脸色已成茄子成精状的男人冷笑,“他吗的,你们不是嚣张吗?”

    眼中腾腾的杀气让众人不寒而栗,连庆幸有人来帮自己的少女也呆了——况且见他手上几乎用足了力气,必然已下杀心。

    这是要……杀人吗?

    暗叫一声不妙,少女正有心上前劝阻,就听身后有乱糟糟的脚步声在接连靠近。

    “都住手,不许打架!”只见跑来的是数个头戴大沿帽的民警——这边的喧闹终于惊动了附近巡逻的警官们。

    “太好了,警察来了!”

    “这帮子坏蛋早就该把他们抓起来了!”

    “救,救……”被韩墨一手掐起,离地足有半尺的腰包男,在看到几个赶来的民警时,竟没有往日里做贼心虚的感觉,反而竟不由得想要感激上苍。

    因为掐着自己脖子的小子着实太能打,关键这还是个杀神,即便是打不过,求饶也没有丝毫用处。

    相比较而言,警察简直太可爱了!

    缓缓回脸,韩墨这双杀机无限的漆黑瞳子,顿时划过一丝讪笑:这会儿才来,是不是有点晚了?可他只做一哼,手一松,这倒霉的腰包男重重地摔在地上,双手撑着地粗重地喘息和咳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都不许动,蹲下抱头!”

    看着把他们团团围起来的警官们,屁滚尿流的骗子们几乎是魂不附体,尤其是这个几分钟前还嚣张至极的腰包男,现在看着韩墨,活似见了鬼一样的。

    “你是干什么的?”带头的是附近派出所的所长,看着白衬衫打领带的韩墨,皱眉道,“怎么没听懂吗?让你们这些打架都蹲在地上!”

    韩墨撇嘴。

    他懒得解释,也用不着解释。围观这么多人,随便一两个人作证也说得清楚。

    刚是摊摊手,身边那个差点上当的大姐急着嚷嚷起来:“这小哥可不是坏人呐,不是他,俺上当不说,还得给他们打一顿!”说着,伸手指着这些蹲在地上的骗子们,“这些才是坏蛋咧!”

    少女也开了口,和这些警察辩解着。

    围观的群众们也纷纷激愤起来,七嘴八舌地指着这些骗子们描述事情经过,更有些人开始对韩墨表达着由衷的敬佩,直说都是这酗子啊,要不然这两个女的可要吃亏了什么的。

    明显抓住一个诈骗团伙。

    所长不淡定了,赶忙指挥手下的民警,把这些鼻青脸肿的骗子们一个个拷上,然后带上警车。

    “三位,能麻烦你们到局里作证吗?”所长大概从附近的群众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经过。现在要办这件案子,是需要程序的,摆在那些简易床上的破烂电子产品是物证,还需要当事人描述案情。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就去做一下证好了。”韩墨大大咧咧地说着。

    那中年女人马上点头同意,少女却是一咬后牙,也答应下来。不过她先是身子一转,走向人群之外的絮摊上,将那些手工制作的工艺品收回书包里。

    怪不得她说每天在这里,原来也是在这里做生意的。想到这里,韩墨摇头一笑,可在瞬间,韩墨却突然感觉少女的那些工艺品有点眼熟……但在这一时半会之间想不起来了。

    进了派出所,一个胸牌上面写“李廷”的民警,拿出几张表格让韩墨三人填。

    好歹也是考入名牌医学院的高材生,韩墨抓起桌上的笔,下笔如飞地刷刷刷写了起来。

    “哟,真没看出来,打是挺能打的,字也写的挺好看啊!”这个叫李廷的年轻民警笑笑。

    坐在他旁边的少女听到这话,不由伸头看了看韩墨手中的表格——是学生常见的正楷字,整齐而利落,第一眼看上去非常舒服。

    说真的,她也没想到这个三拳两脚把一群持刀的混混打趴下的年轻人,居然写这么一手漂亮的好字,甚至比班上那些高材生的字都好看。

    “韩……墨……”少女一字一顿地看着他写,然后小声地念出声来。

    可是,在她念完这个名字的时候,这副瘦小娇柔的身躯,在突然间剧烈颤抖!

    “你,你是韩墨哥哥?!”少女失神,“我,我是顾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